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3、险胜(求收藏!)
    因为裂变能力,季鱼有这个信心!

    昨天他还不清楚,今天听徐长春讲过之后,他便知晓这个能力有多逆天!

    开启衍化之法!

    短短六个字,带来的却是颠覆。

    璇玑界域自从有文字记录以来,已经不下数百万年,可这数百万年里,公布于众的衍化之法不超过10000条。

    当然,有很多珍贵的衍化之法被人藏了起来,但由此也可以推测出衍化之法的稀少!

    更何况,能衍化的东西可不止基因星卡!

    道法星卡、器物星卡、特殊星卡....通通都能衍化。

    以至于璇玑界域里有一门十分高贵的职业:衍化师!

    季鱼有想过说自己是衍化师来换取基因星卡。

    可刚才大家问徐长春如何成为衍化师时,徐长春信誓旦旦道:

    “没有谁生来就是衍化师,他们往往需要无数次的摸索和积累,再加上良师指导,最终考核成为衍化师!”

    季鱼当时就蔫吧了。

    如果他说他能衍化?岂不是凭白招人怀疑?

    他的出身背景、他有几斤几两,整个王府清清楚楚。

    如果到时候一问:你在哪里学的衍化知识?如何衍化?衍化的原理是什么?

    他就真傻眼了!

    并且他连裂变能力都没掌握清楚,所以还是不要冒充衍化师的好!

    等以后条件成熟了,倒可以尝试一下。

    ......

    告别徐长春,季鱼毅然进入西凉山脉。

    王府有一项奖励措施,以凶兽血肉换取丹药或道法星卡。

    等阶越高的凶兽越值钱,相应的,也越难对付。

    虽说西凉山脉危机重重,但只要小心一点,不太过深入,还是有机会猎杀凶兽的。

    他征求过徐长春的意见,对方犹豫片刻,表示赞同。

    修炼之路没有一帆风顺,否则如何臻至巅峰?

    这个道理大家都懂,所以徐长春没有拒绝。

    他只是给了季鱼一件器物星卡,当做防身之用。

    【百花流月针:黑铁中品,百花之势,可摧流月,攻击力:5-7,破抗+1,使用次数3/3。】

    据徐长春说,百花流月针是一种暗器,威力强大,适合偷袭。

    可惜使用次数有限,最好作为应急之用。

    将星卡融入体内,季鱼大步走出王府,钻进后山。

    十月份的山脉,格外清凉。

    满地枝叶,人踩在上面“咔嚓咔嚓”的响。

    季鱼紧了紧衣服,沿着崎岖山路逐渐深入。

    王府背后的大山叫西朗山,凶兽很少,野兽倒是管够。

    兔子、蛇、山狼、野猪....

    一路过来,他杀了一头狼、两头野猪....还有蛇若干!

    由于长期保持训练,季鱼的基本功相当扎实。

    动作矫健、出刀有力。

    对付野兽没任何问题!

    至于此行的目标--凶兽,则和野兽完全是两个概念。

    凶兽主要体现在一个字上--凶!

    体型庞大、力量非凡,加之嗜血狂暴,更可能有一两种血脉技能傍身,如果遇到了,千万要谨慎对待。

    继续深入。

    大树茂密,遮天蔽日,不时有阵阵吼叫响彻山林。

    若搁着以前的季鱼,早被吓尿了。

    但现在不同。

    一是璇玑界域里,人的身体素质普遍比地球上强。

    二是他好歹身为府兵,有两下子的。

    俗话说艺高人胆大,指的就是他这种。

    翻过西朗山,地势逐渐陡峭。

    没走多久,季鱼在树上发现了第一头凶兽--赤练蟒!

    赤练蟒皮肤赤红,蟒躯共有三道白色圆环,粗约半米,长逾八米。

    体态庞大,狰狞骇人。

    见有人闯入领地,它吐着信子,昏黄竖瞳望向季鱼,不带丝毫感情。

    【赤练蟒,蜕凡一阶,攻击力:6-8,生命值:50点。】

    生命力很强,足足50点!

    而季鱼因为核辐射的影响,根骨受损,只有区区10点。

    最多承受一次攻击!

    他深吸一口气,屏气凝神。

    “嘶嘶~~”

    赤练蟒低吼着蟒躯一弹,从树上飞扑下来。

    速度好快!

    季鱼脚步一蹬,猛地翻身滚出去,同时霜刀斜向上斩。

    “噗嗤~~~”

    -11!

    蟒血飞溅、洒落林地。

    “吼~~~”

    赤练蟒吃痛,蟒尾“啪”的一声扫向季鱼。

    早有准备的他一个鲤鱼打挺躲过蟒尾,“百花流月针!”

    “咻咻~~”

    十几根毫毛银针“噗噗”扎进赤练蟒体内,消失不见。

    【破抗生效,伤害提升!】

    -14!

    “嗷~~”

    连番遭受重创,赤练蟒蟒躯一扭,血盆大口呼啸而来。

    季鱼不动如山,待到蟒口临身时,他脚步斜踏,快若闪电。

    同时手腕一翻,斩出霜刀。

    “噗嗤~~~”又中一刀。

    -11!

    但赤练蟒也绝非易于之辈,蟒尾接踵而来。

    恰逢季鱼旧力刚逝、新力未生之际,根本来不及躲避。

    “砰~”的一声,他被拍飞两三米远,鲜血狂飙。

    -8!

    一击得手,赤练蟒“噌”的一下窜向季鱼。

    季鱼翻身滚走,手中暗器“噗噗~~”喷出银针。

    -14!

    “嘶~~”赤练蟒嘶吼着暴毙而亡。

    巨大蟒躯砸中地面,撼动山林。

    “呼哧、呼哧~~~”

    季鱼捂住胸口,呼吸如风车般格外费力。

    好险!

    还剩2点生命值,差点葬身蟒口。

    多亏了徐长春的百花流月针,否则他必死无疑。

    不得不说,他太天真了,满以为自己有两下子,就能妥妥的击杀蜕凡一阶凶兽。

    没想到现实转眼就给了他一巴掌。

    怎么办?退回去还是继续?

    如果退回去,还可以冒充衍化师!

    良久过后,季鱼眼中充满坚定。

    继续!

    不疯魔不成活!

    前进是死,退缩也是死,区别只在于一个早点,一个晚点。

    再说了,他也并非没有反抗之力。

    他有从王府里带来的陷阱,还有裂变,只要小心一点,胜算还是蛮大的。

    看着地上的尸体,以及汩汩流淌的血液,血腥气息很快就会引来野兽或凶兽!

    此地不宜久留。

    他用霜刀剖开赤练蟒的肚子,取出蟒筋、蟒胆和蟒心。

    赤练蟒是一阶凶兽,蟒筋和蟒胆大概值10个星币。

    而一颗最差的黑铁下品丹药,价值50星币!

    也就是说至少还要击杀4头凶兽,他才能换取丹药。

    前路漫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