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2、基因衍化
    基因侵蚀重置?

    季鱼脸色一沉,陷入思索。

    在璇玑界域里,万事万物都蕴含星源。

    星源可以凝成基因星卡、道法星卡、器物星卡、特殊星卡等等。

    除了少数物品之外,星卡通常融入生灵体内!

    基因星卡改造基因和血脉;道法星卡赋予功法和道术,器物星卡幻化各种物品...

    培元丹和白玉续魂丹虽然药效强大,却不能改变基因血脉。

    核辐射已经侵蚀基因,想要活命恐怕要从基因星卡上入手了。

    但,难就难在这里!

    基因星卡非常稀少,季鱼只听过没见过。

    如果没有基因星卡,他最多活4天!

    可他今天才刚满18岁,这个结果太残酷了!

    一定还有办法!

    天无绝人之路,他不会轻易放弃。

    “霜刀!”季鱼突然喝道。

    话音刚落,便见一张黑色卡片从他体内飞出。

    先是巴掌大小,接着迎风而涨,最后固化成一柄明晃晃的金丝大环刀。

    刀长七尺三寸,寒光熠熠,犹如冰霜附体。

    季鱼握着刀,眼中闪过清冷。

    好刀,造型霸气,寒芒逼人。

    这把刀,不对,这张霜刀器物星卡便是他所有的家底。

    【霜刀:黑铁下品,寒霜天降、刀芒如雪,攻击力:4-5。】

    霜刀的品质是黑铁下品,攻击力一般般。

    在璇玑界域里,黑铁只比不入流好一点。

    其上还有青铜、白银。

    不过这些离他太过遥远,当务之急是保住性命。

    他打算明天去问问徐长春,再做决定。

    倘若基因星卡很难得到,就要想办法换取丹药。

    因为丹药不会凭空变出来,王妃能赏赐他两颗、四颗,但绝不会把他给供着。

    说难听一点:何德何能?

    季鱼自己也很知趣,他不过蜕凡二阶,谁能瞧得上?

    哦,不对,现在是蜕凡一阶了。

    他被蜕凡四阶剑齿虎重创,修为打回了原形!

    蜕凡境就是修炼的,其上还有凝真境。

    据说王爷就是凝真七阶高手,威震一方,统帅十万西凉精兵。

    如果能有王爷一半厉害,便可翻手镇压凶兽、妖兽,区区丹药何足挂齿?

    放弃毫无意义的幻想,季鱼收回霜刀,吹灭烛火。

    先睡觉!

    养足精神,明天再作打算。

    .....

    第二天,天边刚刚破晓,季鱼就睁开了眼。

    他一晚没睡,身上时时刻刻传来刺痛,根本睡不着。

    捂着胸口,打开房门。

    “呼~~”

    空气好清新。

    不像核战后的地球,空气里布满粉尘和颗粒物。

    来到院子角落,他打起井水,洗漱一番。

    稍微活动下筋骨,见时间差不多了,季鱼走出院子。

    整个王府很大。

    绿树、假山,水池、花园...

    布局独特,颇具钟灵毓秀之态。

    一路走来,鸟语花香。

    王府丫鬟们早就忙碌开了,收拾、打扫、修剪花草...

    还有府兵时不时的巡逻。

    这些府兵并非第三小队的,所以季鱼不认识,偶尔有些面熟的也只是点头回应下。

    穿过七八个院落,来到一间木屋前,这是他们第三小队的集结地。

    看见季鱼走进来,一个正在擦拭桌椅的清瘦男子惊讶道:

    “咦,季鱼,你不是在修养吗?”

    季鱼轻轻一笑,冲着对方打招呼:“陈大哥早,其他人呢?”

    “队长带队巡逻去了!你的伤好了吗?”陈义之语气关切,毕竟季鱼可伤得不轻。

    “嗨,死不了,陈大哥放心吧!”季鱼笑着说道。

    “呵,你小子,就知道逞强!”

    陈义之摆摆手不管季鱼,继续擦桌子。

    两人偶尔聊上几句,很快,徐长春便带着巡逻小队回来了。

    “老大,季鱼找你!”陈义之指着季鱼说。

    徐长春一愣,没想到季鱼也在这里:

    “你不躺在床上休息,来这里干嘛?”语气充满严厉。

    “徐大哥,我是想问你些事情!”季鱼开门见山道。

    “哦?啥事,你问吧?”

    徐长春躺在椅子上,左手端着茶杯。

    周围兄弟们各忙各的,都没闲下来。

    季鱼想了想,认真说道:“徐大哥,你对基因星卡了解吗?”

    基因星卡?

    徐长春坐直身体,脸色有些疑惑:

    “知道一点点,你问基因星卡干什么?”

    “昨天受伤后,我总结出一个道理:没有实力的人无法掌控命运,而我,不想再躺在床上了!”

    季鱼眉头一挑,看着徐长春信誓旦旦说道,他说的很认真,以至于周围兄弟们都停顿下来,诧异的望着他。

    哟呵,季鱼幡然醒悟了?

    以前他训练最不积极,所以实力最差。

    没想到在黄泉路上走了一遭后,竟然改性了?

    这倒是好事!

    徐长春也很惊讶,反复确认几遍,发现季鱼不像开玩笑:

    “很好,浪子回头金不换,季鱼,你小子总算开窍了!”

    季鱼笑笑不说话,等着对方讲解基因星卡。

    见其他人也挺感兴趣的,徐长春摆摆手招呼道:

    “你们也别忙了,一起过来听听吧!”

    “好勒,老大又要开坛授课啦!”兄弟们立刻起哄。

    “老大,距上次授课有小半年了,你倒是多掏点存货给我们啊!”

    “没错,顺道再讲讲西凉军营里的事呗!”

    “.....”

    徐长春的实力是蜕凡九阶,曾在西凉军任狼牙小队长,因为受伤退下来当了府兵。

    看着兄弟们围拢过来,他端起茶杯砸巴几口,缓缓讲道:

    “基因星卡又叫血脉星卡,顾名思义,主要作用在血脉上,让人脱胎换骨!”

    “据说,我人族是从妖兽蜕变而来的,大家都知道妖兽的恐怖,那是因为它们的血脉之力尤其明显...”

    “....”

    “我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一张魔牛基因星卡...”

    “....”

    “说到基因星卡,就不得不提基因衍化!”

    “如果我手上有1张爆熊基因星卡和3张烈焰基因星卡,两者达到某种契合,就能衍化出烈焰爆熊星卡...”

    “当然,基因星卡可遇不可求,能有一张就算邀天之幸,你们切记不要好高骛远!”

    “.....”

    听着徐长春的讲解,季鱼眼前一亮,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原来基因星卡这么厉害?

    衍化、蜕变?

    达到特定契合,无限进化?

    爆熊星卡×1+烈焰星卡×3=烈焰爆熊星卡

    烈焰爆熊星卡×2+地魁碎片×5+水精星卡×3=幽冥魔熊星卡

    这是璇玑界域里公开的最出名的一条衍化之法,造就了无数强者。

    心念及此,季鱼热血澎湃。

    衍化!

    他一定要衍化出一条逆天之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