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我不是天王 > 第三百一十节:
    手机短信提示声响起的时候,沈欢正在一户民宅里。

    准确来说,是公寓。

    这是一间三室两厅的公寓,总面积不清楚,不过从宽敞的客厅以及小区的档次、建筑来判断,这间公寓的总面积不会小,可能在15o左右,对于普通人家来说已经算是大房子了,很是宽敞阔绰。

    不过要是跟沈欢面前这人的身份相比起来,就稍稍显得有些掉档次了,毕竟她可是个明星。

    “沈导,喝茶。”

    这女人把沏好的茶端过来,放在了沈欢面前的茶几上,随后自己也坐了下来,娴静地坐在沈欢左侧的沙上。

    “谢谢。”

    沈欢道了一声谢,仔细地多看了她两眼。

    现在在他面前坐着的这个女人是他的一个老熟人,李曼姝,《流星花园》的女主角,曾经一手被他捧红的女演员。不过之后的时光,两人因为再没有任何方面的合作,所以倒是没怎么再多见过面了,沈欢也好久没亲自见过她了,只偶尔在一些报刊杂志上有见过她的一些相关报道和照片。

    “好久没见,你是越来越漂亮了。”

    沈欢说了一句半真半假的场面话,赞美了一下她,“比起我们上次见面来,好像也瘦了不少。”

    沈欢上一次和李曼姝见面的时候,还是邀请李曼姝出演《潜伏》,和那时候沈欢印象里的李曼姝相比,现在的李曼姝确实瘦了些。

    不管是从面容管理还是身材管理上,现在的李曼姝和那时候相比,更像个明星了。

    “是吗?”

    李曼姝听到沈欢夸奖她变漂亮变瘦了似乎挺开心,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随后也回了一句夸赞过来:“沈导你也是越来越帅,看着越来越年轻了。”

    话一出口,李曼姝心中稍稍有些不是滋味。

    他们俩现在的对话怎么听怎么礼貌陌生,比起当初拍《流星花园》的时候,可要疏远了不少。

    沈欢端起茶来,也没喝,就只是转过眼四周围打量了一番后,道:“这是你自己买的?”

    李曼姝也跟着他的目光四周围转悠了一圈,“嗯。”

    随后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贷款买的。”

    她为什么要补充上这么一句?

    沈欢这个想事情总是喜欢多想的家伙忍不住又琢磨了起来,更何况他今天上门来也确实是有目的而来的。

    可是他这次没能想上半秒钟,手机的短信提示声就响了起来。

    如果是平时的话,沈欢在这种谈事情的时候,对于手机短信提示声是置之不理、事后再说的,但是这两天有点特殊,所以他还专门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

    然后就看到了一条陌生号码过来的信息。

    “我劝你谨言慎行,不要再写这些乱七八糟的歌了,不然后果自负!”(奶奶的,上一章最后的名字打错了,短信的是董乔不是李尚颐)

    这是短信点开后的内容,没有署名,号码陌生。

    沈欢若有所思地看着这条短信。

    他对于这条短信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只不过他暂时并无法确切地锁定到某个人身上。此刻在他的脑海里,同时浮现出两个名字来。

    董乔,李尚颐。

    一个是他所期望的,一个是他不期望的。至于想要知道是哪一个,也非常简单——虽然在他脑子里基本上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不好意思,有点事,借用一下你家的书房可以吗?”

    沈欢拿着了李曼姝一声。

    李曼姝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当然可以,我带你去。”随后就亲自把沈欢带到了她家的书房里,还体贴地帮沈欢在外边把门给关上了,保证沈欢的隐私。

    李曼姝家的书房和她家外边的客厅装修风格一致,是简单利落的北欧风格,看着没有半点乱的感觉,也没有多少女孩子的女性装饰,瞧着都有些不太像是女孩子的家了,给沈欢的感觉却是很舒服。

    他把书桌前的椅子拉开,直接坐下,同时用手机拨出了这个恐吓短信的陌生号码,放到了耳边。

    “嘟嘟嘟……”

    没有复杂的彩铃,听筒那头传来的就是最简单的待电铃声。

    ……

    手机铃声响起,看到那个“糟心人士”的来电号码显示的时候,董乔心中一跳,有些慌乱。

    沈欢接到短信之后没过片刻、二话不说直接反打了个电话过来,多少让她有些意想不到。

    她还以为他会很久之后才有反应呢。

    毕竟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不可能一天到晚抱着个手机,甚至很多时候手机都不在他们自己身上。而且就算是沈欢自己看到了这条短信,她觉得以沈欢这种人来说,多半也会置之不理,又或者是同样用短信的方式询问、严斥之类的,却没想到沈欢的回应度这么快,并且直接就是用打电话的方式回应过来。

    沈欢的出乎意料,让她有些慌乱,慌乱到心脏的跳动都加快了。

    不过董乔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看了那个来电号码的名称几秒后,就收拾起自己的慌乱,随后面色一整,板起面孔来,眼露凶光,凶神恶煞,仿佛电话那头的人能够顺着无线电波爬到手机这头来看到她的表情一样。

    最后她接起电话来。

    喂。

    董乔本来想要压低声音,营造出一种平稳阴沉的语调来的,回应语也想好了,就一个简单的“喂”,言简意赅又意义深远,饱含意味万千。

    可是临到头来,她现自己这个简单的“喂”字都说不出口,咽在了喉咙口。

    更重要的是,她现自己好像重返青春了。

    她现在又有了年少时,第一次心动的感觉……

    董乔还清楚地记得,她的初恋对象也是初次暗恋对象,是她高一时的数学课代表。

    那是一个戴眼镜的妹子,脸蛋干净白皙,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有一种楚楚可人的气质,偏生却是一个体育爱好者,也是班级里非常罕见的会打篮球的妹子。可能就是因为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一个人的身上交汇,特别地复杂迷人,所以才让当时的她有了第一次心动的感觉,而那也是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性取向。

    她还记得她那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体育课上的时候坐在篮球场边,看着她和一群男孩子一起打篮球,看着那样一个看起来楚楚可人的少女在篮球场上肆意地挥洒汗水,看着她曼妙的身姿在灿烂的阳光下鲜活地跳跃,看着她打完球、洗完脸、重新把眼睛戴上后,那样一张楚楚可人的脸角还挂着一些没擦干净的水渍的动人气质,以及看着她走过自己身边时,向自己微笑的迷人笑颜。

    那笑颜绚烂到,就像是太阳一般夺目,让人目眩神迷。

    每当这个时候,董乔的心都会莫名地加快跳动,脸红耳热,身体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疯狂地向上涌动。

    而她现在又有了这样类似的感觉,这让她有一种重返青春的恍惚感。而且和那时候相比,现在的她还另外又再多了一些异样的心情在里面。

    那似乎是……偷腥的刺激。

    “……”

    电话这头的沈欢静待了两三秒之后,听到电话那头只有呼吸声,却没人说话,于是他终于确定,这个来恐吓短信的人是谁。

    “董小姐你好。”

    董乔不说话,沈欢这边先开口了,“你真是神通广大,我都不知道你的电话号码,你却能知道我的。”

    他这倒不是瞎说的。

    会来这样内容的短信,基本上就可以把名单锁定在董乔和李尚颐这两个名字里了,而他之所以确定是董乔而不是李尚颐,也是因为基于他对于李尚颐的了解。

    李尚颐真想威胁他的话,以她的性格和谨慎,不会做出这样容易留下把柄和没有确切效果的无用事情来——这条恐吓短信,在他看来更像是恶作剧性质。

    这点就基本让他把目标锁定在了董乔身上,而接电话的反应就更加让他确定了这一点。

    如果是李尚颐的话,她很可能不接,就算接了,她也不会像个哑巴一样不说话,以她的性格,真接电话了也多半是要摆明车马,在对话上就会抢先开口,先制人。

    这些都让沈欢更加确定了电话那头的是董乔。

    “……你怎么知道是我?”

    沈欢的抢先出声,似乎给董乔的身体里注入了一股气,让她终于可以把话说出口来了,只是问出的问题难免蠢笨了一些,跟她以往的睿智不大相符。

    她现在约莫真的有些“睿智”了。

    “我也不知道,我突然觉得就应该是你。”

    沈欢随口胡诌。

    心有灵犀?

    董乔脑子里冒出这么一个词来,表情也有所柔和,可马上又板起面孔来,更加严肃凶恶,仿佛可以吓到千里之外的某人。

    “咳咳,那个,我跟你说,你下次不要再写这样的歌了,不然没你好果子吃,你听到了吗?”

    沈欢嘴角不由自主地裂开。

    董乔话语中的色厉内荏在他这里听得很明显,眼前仿佛浮现出一只小猫咪张牙舞爪的可爱模样,这和他认识中的董乔多少有些不一样,却一样让人欢喜。

    但是他可没有这么好说话,马上答应下来结束这个话题。

    他绞尽脑汁才逼出了今天这么一个电话来,哪能这么轻易就结束呢?

    “我写什么歌你都要管?”

    沈欢听到董乔的语气,也起了玩闹的心思,同样硬起语气来,问道:“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你想怎么办?”

    董乔对于这个问题还真没想好,她本来也就只是不知道抱着什么目的、一时冲动之下出了这条短信,又不是真地想要逼迫沈欢、制裁沈欢。

    可是沈欢都这么说了,她现在的脑子不知道为什么又转的不是太快,一贯的做事风格让她直接说道:“我也不能怎么办,只不过我听说沈先生你在广汇云音乐上投入了不少心血是吧?”

    沈欢若有所思,“你威胁我?”

    董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可能是她从来没有在这种当口上退缩过的缘故,这让她又说道:“那看你要怎么理解了。”

    可是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糟了,她怎么感觉对话的气氛走向很是不对劲呢?

    她本来也不是想说这些的啊!

    可是想要让她立刻出声把她刚说出口的那些话给立刻收回来,说自己刚才说错了,沈欢千万别误会,她只是开个玩笑……这种话她也说不出口啊,这根本不是她性格。

    可是不说也不是个事,要是沈欢真误会了她的意思怎么办?

    就在董乔的这种纠结心理中,沈欢想了想,点了点头,道:“那好,你可以试试看,就是不知道到最后究竟是谁栽跟头。”

    他突然现,他也有些摸不清现在的状况了。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很能掌控他和董乔之间的局面,能摸清董乔的大致心理,可是现在他才现自己好像错了。

    董乔和李尚颐之间的感情,真如他所想的那样容易拆开呢?

    他所信奉的“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头挖不倒”,在这里真能奏效吗?

    他可能还需要再好好想想。

    董乔本来都已经纠结不定,有了退缩的心思,但是沈欢的话却阻断了她后退的道路。

    “你好像很有信心?那我们走着瞧。”

    随后就挂断了电话,可是挂断了之后,没一会儿她就反应了过来,然后心情更是烦乱。

    糟糕,刚才两人之间的通话怎么会展到最后那个样子呢?

    莫名其妙地完全失控了呀……

    沈欢看着手里挂断的电话,没有立刻出去,而是静静想了起来,想了半晌之后,最终摇了摇头,终于推开房门,走出了书房,去了客厅。

    李曼姝一直在那里坐着,看到沈欢出来之后,立刻站了起来。

    “沈导,你的事谈完了?”

    “谈完了。”

    沈欢点点头,然后坐下,看向她,“现在我们来谈谈你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