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我不是天王 > 第二百二十一节:
    “恭喜你。”

    年度最佳专辑的颁奖嘉宾薛朗似乎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家伙,板着脸地对着沈欢说道,勉强撑开一丝笑容。

    这个两鬓已经斑白的家伙是华语乐坛的一个传奇前辈了,三十多岁才成名,辉煌时期在上世纪8o年代,当时也算是红遍大江南北,属于“我爸妈特别喜欢你的歌”的那一种级别。

    “谢谢。”

    沈欢从对方手中接过奖杯,道了声谢,对于薛朗的表情倒是没怎么在意。

    从“沈欢”的记忆中去看,这个薛朗本来就是出了名的扑克脸,平日里总是一副别人欠了他五百万的模样,今天能撑开一丝笑容来,已经算是给自己面子了。

    他在台上接奖杯的同时,台下的欢呼声和掌声热情洋溢,热烈无比——事实上刚宣布出这个获奖结果的时候台下的观众们反应更加激烈。

    把奖杯交给沈欢之后,薛朗就退后了一步,把言台交给沈欢一个人。

    沈欢向着下面看了一圈,现场已经逐渐安静了下来,随后他抬手指了指自己脸颊上的那个唇印,咧嘴一笑:“我有预感,年度最佳新人将会成为明年最瞩目的奖项,因为它将决定接下来三项年度大奖的归属。”

    现场众人莞尔一笑,有热情点的更是哈哈大笑起来,鼓掌欢呼,还有吹口哨的,本来已经安静了下来的现场再一次地小沸腾了一下。

    “所以我现在第一个要感谢的,是今年年度最佳新人歌手的得主林荷溪小姐,感谢她的这个幸运之吻……”

    颁奖典礼晚会的导播有点鸡贼,为了收视率,在沈欢表获奖感言的时候,给台下的罗羡阳切了好几个镜头过去。

    今年华语乐坛上,争夺得最厉害的就是沈欢和罗羡阳了,俩人已经连续第二年在同一时期片,进行交锋了。

    从那次交锋的整体情况来看,是沈欢赢了,而从全年的大情况来看,沈欢赢得更加彻底,因为相比起一年只了一次片的罗羡阳,沈欢今年在华语乐坛上的动作可是真不少:先是以F4的组合形式布《流星雨》专辑,在这个唱片销量日渐萎靡的时代下卖出了不可思议的三白金销量,又是和本茹组成凤凰传奇组合,走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通俗大众路线,布了《快乐至上》这么一款独特无比的专辑,唱遍大街小巷,血洗了整个中国。

    “沈欢”,无疑是2oo6年的华语乐坛最响亮的一个名字,相比之下,罗羡阳这个传统的老牌天王都要相形黯淡。而今晚金曲奖上,沈欢相对于罗羡阳的全面压制,配合着今年的形式,更是隐隐传递出一种新老交替的感觉。

    新的天王已经诞生,这是金曲奖组委会做出这种大满贯决定给到在场很多人的感受。

    这种时候把镜头切给罗羡阳,就很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悲凉感觉了——虽然当镜头切过去的时候,可以看到罗羡阳一直在温和地笑着,没有半点负面情绪,但是看在有心人眼里,总觉得他的表情含义复杂。

    “……如果没有林小姐心情激动之下的这个吻,我想我也不能得到这个奖……”

    随着沈欢的言,导播还适时地给了林荷溪几个镜头——这位也入围了今年的年度最佳专辑的奖项角逐。

    按照沈欢的说法,是她激动之下的这个吻把好运带给了他,从而让他拿下了这个吻。

    虽然这个说法充满了封建迷信,很明显只是开玩笑,但是娱乐圈比起一般人来还是更加讲究这些东西的,所以才会有什么剧组开机仪式、演死人要给红包之类的规矩,很多从港台那边来的明星更是有按照“大师”的指点行事的习惯,对于这些东西都是抱持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

    在这种整体心态下,沈欢的这个说法就不只是单纯的开玩笑了,很多人要是换到林荷溪的位置上,大概心里都会突突一下:难不成还真是因为这个吻,把自己的运气流失给了沈欢?从而产生后悔一类的情绪。

    不过林荷溪却只是抿嘴笑着,看到镜头拍过来的时候还对着镜头挥了挥手,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在和罗羡阳的镜头对比之下,林荷溪的笑容要灿烂很多,阳光很多,要不知情的看了,还以为她根本没有参与今年年度最佳专辑的角逐呢。相比之下,罗羡阳那在镜头前温和的笑容就要逊色不少了,也让很多本来就有主观意识的观众看了之后,更加我确定罗羡阳这表情就是英雄迟暮了。

    唉,全年被压制,到年尾了还不消停,悲凉啊……

    “……谢谢,谢谢大家!”

    沈欢言完毕后,现场观众们又是大力地鼓起掌来,声音在今晚算是能排第二了——排第一的是宣布沈欢拿到了年度最佳专辑的那一刻。

    “怎么还没开始?”

    沈欢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落座之后,摸了摸屁股下后的座椅,低声问身旁的本茹:“我记得你之前说过要吃椅子的吧?”

    本茹看了看镜头没有扫这里,于是恶狠狠地瞪了沈欢好几眼。

    她知道,沈欢说的是她之前跟沈欢说的,若是沈欢拿了大满贯的话,她就把椅子给吃了的事情,结果没想到沈欢真的拿了大满贯,把三大奖全部拿下来了。

    不过她眼珠子一转,又把脑袋凑了过去,低声道:“四大只拿了三个,少了一个,算不上大满贯,所以我不吃,耶~”

    沈欢闻言,摇了摇头。

    四大中的年度歌手和年度新人本来就有冲突性,不可兼得,本茹这样根本就是在耍无赖。不过他本来也没有想逼着本茹真去吃椅子这么变态,所以也就放过她了。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从反驳。”

    ……

    金曲奖当晚的颁奖结果出来之后,自然又是在勤劳加班的娱乐记者们的加班加点下、成为了第二天娱乐板块的头条新闻,而很多媒体的重点都放在了沈欢身上,毕竟这可是颁奖典礼上最闪亮的一个点。

    于是乎,沈欢今年虽然不上任何春晚,但是在春节前的这个档期上倒是提前刷了一次存在感,给他2oo6年这一年的奋斗历程划下了一个句点。

    ……

    “……你跟我抱怨有什么用,你完全可以不接,这个时候你就能躺在家里睡大觉了。”

    沈欢把手机拿在耳边,边走边说,电话那头的是本茹。

    她现在正在参加彩排,抽空给他打了个电话,刚一接通就是要死要活地哭腔大喊,哭着喊着说自己多惨,大年三十了也没有休息,不想彩排,想要睡觉什么的。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求安慰、求抱抱,但是钢筋直男沈欢的回答表示他完全听不懂,至于他是不是真的听不懂,就没人知道了。

    “……行,那你去吧,我挂了。”

    又听本茹哭喊了一会儿后,沈欢挂断了电话,然后停下脚步,向前边望了一眼。

    远处是一片景观空地,再过去是河,河对面是壮丽的高楼大厦、城市景观。

    这里是尚海,外滩,现在是大年三十,除夕夜。

    因为去年的突事件缘故,今年的除夕夜活动已经取消,不允许举办。

    没有活动,再加上去年那件事的阴霾始终笼罩在这片天空上方,到了今年这个特定的时刻就更加浓重了,所以外滩上的人很少,别说和去年相比了,就是和平时相比,都是大大减少了许多。

    沈欢缓缓漫步在外滩上,目光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周围那稀少的人——他现在又是一身杀马特打扮,不虞被人认出来,倒是可以光明正大地在这里散步。

    他就这样在外滩上慢慢地溜达着,江上的寒风一阵阵地刮来,扑腾在他的脸上,慢慢的,他的面孔都被吹得有些麻木了,最后找了个花坛坐了下来歇了歇,怔怔地望着这空旷的外滩。

    要是让那些邀请他的电视台知道这个拒绝了他们的家伙现在闲着没事在这儿喝西北风,估计想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你说你是不是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