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我的夫人是凤凰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慕容剑羽的剑道】
    夜南山愣住了。

    原来,我师傅是这么直接的一个人吗?

    夜南山把慕容剑羽当师傅,当朋友,但是,这样一个美女向他出这样的邀请,如果夜南山没有梧桐,没有媳妇儿,说不定就从了,毕竟,慕容剑羽的姿色摆在那,没有顾及的男人,应该没谁能忍得住。

    但是,夜南山到底是有媳妇儿的人,而且自认为是有原则的人。

    “那个...师傅!”夜南山着重咬了师傅两个字,t提醒着慕容剑羽和自己的关系,“我不是那样的人!”

    “麻溜的,别墨迹。”慕容剑羽说道,“就快来了。”

    “什么快来了?”夜南山不明所以。

    慕容剑羽没有说话,只是突然浑身冲出一股气浪,夜南山一下触不及防,被气浪掀得跌在床上。

    我靠!该不会要霸王硬上弓吗?

    “你别乱来!我告诉你啊,我誓死不从,你得到了我的肉体,也得不到我的灵魂!”夜南山忙道。

    不过,想象当中的慕容剑羽霸王硬上弓的情景并没有出现,反倒是慕容剑羽软到在地,浑身弓成了一只虾米状。

    “什么情况?”

    夜南山看着地上似乎极度痛苦的慕容剑羽,连忙上前去扶起她,“喂,你怎么了?”

    “痛...”慕容剑羽咬着牙从牙缝里冒出一个字。

    夜南山突然回忆起,似乎大约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某一天,慕容剑羽也曾经这样似乎极致痛苦过。

    所以,慕容剑羽说让自己帮忙,就是因为这个吗?

    “我要怎么帮你?”夜南山扶着慕容剑羽问道。

    慕容剑羽没有马上回答,极致的痛苦,让她说话很艰难。

    “到...到床上去。”慕容剑羽说道。

    夜南山没有再想歪了,把慕容剑羽拦腰抱起,本想把她放到床上,但慕容剑羽也把夜南山箍得很紧,压根放不开她。

    “别动...就这样。”慕容剑羽颇为艰难的说道,“就这样抱着,别动。”

    “哦哦。”夜南山连忙应了一声,然后问道,“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帮你?”

    慕容剑羽:“别动。”

    夜南山:“要我去喊人来帮你吗?古掌教,或者是院长。”

    慕容剑羽这样的情况,夜南山看着只能是干着急,想要帮她,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慕容剑羽浑身疼得轻颤,喉间闷哼了几声,箍在夜南山后背的手指又紧了几分,好半晌才说道:“谁都不用找,除了你,没有人能帮的了我。”

    “我要怎么帮你?”夜南山忙问。

    慕容剑羽:“说了...别动...就这样,抱着...就好。”

    抱着就好?这算什么帮忙方式?

    “就这这样就行了吗?”夜南山问道,“还有什么我能做的?”

    “不...用...了。”慕容剑羽说着,又痛苦的闷哼了一声,“你不是会...唱歌吗?要不你...唱歌吧。”

    夜南山:“唱什么?”

    慕容剑羽:“原来唱过的那个。”

    夜南山回忆了一下,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此情此景,好像唱的是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嗯,是这个。

    “摇啊摇,摇啊摇...”

    夜南山也不嫌幼稚,当即就唱了起来,这种时候,只要能让慕容剑羽好受一些,什么都好说。

    慕容剑羽此时的状态,夜南山看着都感觉生疼。

    等等,不对,是真的疼,夜南山的后背,已经被慕容剑羽的指尖划出血痕出来了。

    ……

    一整天。

    当真是整整一天一夜。

    夜南山抱着慕容剑羽坐了整整一天一夜,慕容剑羽也整整痛了一天一夜。

    夜南山没法想象,慕容剑羽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痛楚,可以让她如此的痛不欲生,可以痛到她浑身冒汗,湿透全身甚至脱水。

    甚至可以痛到她竟然能叫夜南山杀了她。

    夜南山无法体会。

    慕容剑羽是在第二天的凌晨破晓的时候,才平静下来的,然后疲惫不堪的睡去。

    夜南山在慕容剑羽睡着后也没有离开,一直守着她,怕她又有什么事。

    摸约在中午左右,慕容剑羽才行了过来。

    “好点没?喝点水吧,你脱水严重。”说着夜南山手中汇聚出一小团水球,喂给了慕容剑羽。

    “谢谢,我没事了。”慕容剑羽说道。

    夜南山看了看慕容剑羽,眼神中带着同情和怜悯,开口问道,“是这是怎么了?去年好像也这样。”

    慕容剑羽:“老毛病了,隔半年作一次。”

    “半年?”

    夜南山有些哑然,这么说,慕容剑羽每隔半年,都要经历这么一次痛不欲生的事?夜南山无法想像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因为什么?”夜南山问道,“没有办法治好吗?”

    慕容剑羽:“修行上的问题,无药可治。”

    “修行上的问题?“夜南山看着慕容剑羽问道,“能说说吗?”

    慕容剑羽看了看夜南山,犹豫了几秒。

    “想知道?”

    “嗯。”夜南山点头。

    慕容剑羽:“你掀开被子看看吧。”

    夜南山有些疑惑,依言掀开了盖在慕容剑羽身上的被子,然后呆愣住了。

    在一瞬间,夜南山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在他的眼帘里,慕容剑羽胸口之下的身体,已经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剑刃。

    一柄剑的剑刃。

    慕容剑羽大部分身子,从脚到胸口,变成了剑刃。

    大概是出于好奇,夜南山没忍住上手在剑身上摸了一把,感受了一下慕容剑羽身体化成的剑的真实性。

    慕容剑羽脸上突然翻出一丝红晕。

    “让你看,没让你摸,手往哪放呢!”

    “啊?对不起,对不起!”夜南山连忙把手抽了回来,并把被子重新给慕容剑羽捂上。

    虽然看着是剑刃,夜南山摸上去的触感,也不像是摸在人的身体上,而是实打实的感觉是摸在一柄剑的剑身上。

    但是,这剑刃就是慕容剑羽的身子,夜南山摸上去,对慕容剑羽来说,和摸在她身上,没有什么区别。

    刚刚夜南山摸的这一把,大概是摸在了慕容剑羽的大腿处。

    “这...怎么回事?”缓了缓身,夜南山看着慕容剑羽惊疑的问道。

    慕容剑羽咧嘴一笑,嗯...这种时候,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这就是我修的剑道,和别人都不一样的剑道,属于我的剑道。”

    “我把自己,修成了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