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蜀山魔门正宗 > 215 天蒙禅师
    欢迎你!</br>?    岳韫被傅则阳逼到死角,乱了方寸,为傅则阳暗施魔法影响神智,思想起自己这几百年来辛苦求道,只得了个记名弟子,学得一身旁门法术,再如何努力也不得正果。

    然而就算这些,如今也要失去,将数百载寒暑苦功,寻觅求索,一切心血付出全部化作泡影!因怕失去而恐怖,由魔法暗制使其变作大恐怖。

    傅则阳外表容貌不过二十出头模样,也十分清秀英俊,面如冠玉,目若流星,看着他的时候也嘴角含笑,十分可爱可亲。

    但此时在岳韫的眼中,却似他自己落入了地狱之中,成了孤苦无依的游魂,又法力全失,孱弱无比,被一阵风都能吹散了的,而傅则阳是专门吞食游魂的鬼王,那种来自于元神气场之间的极度压制,让他喘不过气来,一寸一寸溺向黑暗。

    “想好了没有?”傅则阳催促,“你再不做出选择,我就让你们师徒一起上了!”

    岳韫双眼含泪:“傅教主何故苦苦相逼呢?我……恳请傅教主怜我旁门中人修行不易,人身难得,仙法难遇……”说着泪水忍不住盈眶而出,“杀人不过头落地,这次我们有眼无珠,愿意以命偿还,傅教主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们吧……”

    傅则阳笑了:“想不到享誉海外,堂堂的玉洞真人,竟然被我给吓哭了?也罢,既然认输服软,我又不是不讲情理的,也不取你的性命,我是不爱杀人的,最不喜欢的就是动辄打打杀杀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只知道逞凶斗狠,跟凡间的街头混混,胡同里的瘪三有什么区别?其实我这人最是和气愿意与人为善的,我能够感受得到,你几百年来欲求仙道而不得,受了那么多苦,若要被我一遭毁去,没了灵智,沉溺轮回,生生死死,以后再想出头,不知道要等到多少辈子以后了。”

    岳韫赶紧点头:“教主说得极是!”

    傅则阳说:“我体谅你这份艰辛,你也没有个正经师父,当年连山大师只收你做记名弟子,随便穿了你几手道法,你连个地仙都难修成。这样吧,我看你的根骨资质也还不错,正好来修炼我的魔道大法,你就拜入我的门下,我教你魔道正宗,保证比连山道友教你的那几手旁门法术强得多。”

    岳韫嘴巴张开,久久合不拢:“这……这……”

    傅则阳把脸往下一沉:“怎么?难道我的道行法力做你的师父还不够格么?还是你是瞧不起我?认定你那道教旁门,都抢过我这魔门正宗了?”

    “不是不是……我不敢瞧不起教主,只是……”岳韫赶忙在心底搜角抠缝地找词,“我自知根性浅薄,又驽钝……”

    “混账!”傅则阳怒道,“我说你根骨资质都还不错,你却说自己根性浅薄驽钝,你果然是瞧不起我的眼光,看不上我的魔法!既然这样,我就让你试试天魔大法的厉害!”

    傅则阳左手一指,钉在岳韫体内三关九窍中的魔针同时飙出魔焰,剧烈燃烧,右手隔空把谢琳跟于端一起摄过来,将三人攒在一起,于端身上的衣服最先化作飞灰散去,纤毫无挂,再要向谢琳动手,岳韫干净撑起来哀求:“傅教主快请住手!教主快住手!”

    傅则阳将右手暂住,问岳韫:“那你是答应不答应?”

    岳韫被魔针刺体,针尖迸射出缕缕魔焰,在他祖窍膻中、泥丸玉枕等处灼烧,有的极疼,似千刀万剐,一下一下割他的肉,有的极痒,养的似有亿万只苍蝇在里面乱钻乱爬,有的极麻,麻得没有别的知觉,只剩下许许多多蚊须般的针在扎挑……

    他数百年苦修,这些肉体上的痛苦虽然难过,但还能忍受,他怕的是傅则阳真个把谢琳跟他师父混在一处,自己是旁门修法,筑基时候远不如玄门正宗,万一有个毫念疏忽,铸成大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身受折磨,心中天人交战,思来想去,决定暂时答应这老魔,虽然有可能从此堕入魔道,但只要能够身心正直,一念清灵,似莲花般出淤泥而不染,只要挨过劫数,将来自然还有回头之时,若是不答应,看着情形,末劫就在眼前了。

    一方面是他信念上的三分懦弱,唯恐失去过去所付出的努力,另一方面也是被傅则阳魔法所乘,在冥冥之中不断引诱,他终于松口答应:“我愿意!我愿意……”

    傅则阳让魔针消停下来,岳韫仿佛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委顿在床上,他身上已经被汗水打湿,满脸都是豆粒大的汗珠,眼睛注视着床架上垂下来的流苏,呼哧呼哧喘气。

    “好了!既然答应,快快下来拜师吧!”

    岳韫定了定神,吸了口气,翻身下床,跪拜在地:“岳韫,拜见师父!”

    “嗯,你在发个誓来,就说你日后若敢对我不敬,起了害我之心,必遭万魔噬魂。”

    岳韫本来也没想过潜伏在老魔身边,等待日后翻盘,他对未来最大的奢望,就是这场劫难能够赶快过去,他好摆脱老魔,跑到天涯海角,从此再不相见而已。

    因此这个誓言发得也很利索,依照傅则阳教的说了,傅则阳已经修证魔神法身,他本身就是魔神,凡是对着他发下的誓言,哪怕相隔再远,他也有能力去兑现,只要有人跟他心念感应,“频率”对上,他就能跟对方直接产生心理上的联系。

    岳韫拜师,傅则阳十分高兴:“好徒儿!乖孩子,以后你要老老实实听师父的话,跟着师父的道走,不许三心二意,羡慕别家的道法,我必将我的得意大法传给你,比峨眉派的九天玄经更强。”傅则阳拍了拍岳韫的头顶,让他起来,“至于这个孙侗嘛,你不会管教徒弟,以后还是不要再收徒了,这个也不许带入我的门中。”

    岳韫赶忙又跪下:“他虽然资质不堪,又铸成大错,毕竟跟我多年,他和孙侗本是海外散仙,前两世都是我的徒弟,因意外遭劫,这一生我又把他们引渡回来……”

    “三世师徒,这缘分也该尽了!都修了三生还这么不长进,也是不配修仙,由我处置,你不要再管他……”

    傅则阳话未说完,忽然自在天宫一阵剧烈摇晃,傅则阳心中微微吃惊,知道是又来了高手,八成就是严媖姆的无音神雷,看来自己还是严重低估了这老婆子,芬陀大师的雷音佛火都动摇不料自己这自在神光所化成的宫殿,她一出手就让宫殿摇晃得如此厉害,由她亲手放出来的无音神雷,可比姜雪君的厉害百倍了。

    正想着,宫殿再度晃动,比方才更狠,看来不还手是不行了,只挨打不还手,让她继续这样连续轰击,自在神光早晚得被她轰碎!

    傅则阳正要有所作为,忽然听见一声犹如铜钟大吕般的佛号:“南无阿弥陀佛!严道友还请住手,容我跟傅教主说几句话。”

    傅则阳本来以心念感应操纵自在神光,让岳韫觉察不到外面的情况,从被混元一气球装载以后,直接到了这殿中,使他以为已经远离天台山,却不知仍在法华寺内,而把自己跟岳韫的对话传到外面,任由芬陀大师和谢山观看,以激起对方的恨意。

    现在这声佛号,却直接穿透了自在神光的屏蔽,从外面传到大殿之内,嗡嗡回响。

    岳韫吃惊道:“这是哪位高僧?”

    “大约是天蒙禅师吧。”傅则阳以魔神法眼向外观望,果然见着外面废墟以上的云层里站着一大票人,除了先前的芬陀大师、法华寺安字辈的和尚、谢山、叶缤以外,又多了个银发飘飘的老太婆,一个身材高瘦的中年妇女,好几个高矮胖瘦老少各不相同的和尚,以及十来位从未见过的剑仙,正往这边指指点点。

    其他的和尚也还罢了,其中一个眉毛胡子都雪白的老和尚,气度与昔日白眉禅师差相仿佛,不过白眉禅师身材高大,形态微旁,这个和尚却很消瘦,不过面色红润,让人看了便心生安稳,神态不骄不躁,十分安详,隔空跟傅则阳对上目光,他再次高耸佛号:“阿弥陀佛!傅教主,贫僧天蒙,这厢有礼了!”

    傅则阳也正色还礼:“光明教教主傅则阳,见过天蒙大师。听闻大师早已经功行圆满,四百年前就已经隐居大雪山不再过问世事,只待飞升极乐,如今因何又重履红尘?”

    “傅教主学究天人,神通广大,稍微捡着一个线头便能捋顺整个乾坤,又何必明知顾问呢?”天蒙禅师意深平和,“我久闻傅教主大名,教主虽然得了昔年石神宫主道统,也修炼血神经,却跟邓隐善恶有别,更得了三丰真人之道,本该横超三界,永享自在,何必自缚缚人呢?教主只道能御魔而不为魔所迷,实则此念一出,教主也与魔类同治了。你巧算心思,要教崔道友、岳道友、谢道友同堕魔道,但岂不知相互纠葛,丝丝线线,相互缠绕,永无解脱。阿弥陀佛,放下吧教主!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