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战国第一纨绔 > 第399章 我很好,一切都好,不用担心(第四更)
    “说,震天雷的配方究竟是什么?”公叔平坐在吴杰的面前,恶狠狠的问道。

    此刻的公叔平脸色十分的狰狞,手中的鞭子微微的在地上甩动着,隐约可见鲜血。

    牢房一如既往的昏暗而不见天日,虽然已经是夏天,但是这里依旧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道,在这里呆上几天,整个人的衣服都要完全馊掉了。

    吴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已经颇为嘶哑的声音说道:“公叔平同志,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

    吴杰现电影上的那些演员都是骗人的!

    哪里有人能够在几天的审讯之后还惨叫得和公猪一样?早都没力气了。

    公叔平冷笑一声,道:“吴杰,你真的觉得你还有日后?老实交代,说不定还能留你一条性命!”

    吴杰眯着眼睛,有些费劲的打量着面前的公叔平,足足过了片刻之后才道:“公叔平啊,你好歹也是堂堂的公叔痤相邦之子,现在却要为庞涓当狗,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可笑?”公叔平哈哈的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在昏暗的灯光照耀下显出了几分阴鸷:“吴杰啊吴杰,你是不知道,自从我父亲死后,我和我们公叔氏在这两年以来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吴杰歪着脑袋,一颗头慢慢的晃来晃去,道:“什么样的日子?”

    公叔平重重的哼了一声,站了起来:“你永远都不知道,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屈辱生活!”

    吴杰叹了一口气,道:“你只不过是从大魏的顶级世家变成中等家族就这么多废话,我吴氏一族当年从顶级世家被驱逐出大魏,然后又被楚国追杀,又回到大魏之中成为一个小小家族,我说啥了?公叔平,你这点事情,对我和吴氏来说那是真不够看啊。”

    公叔平脸色一变,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吴杰嗤笑一声,道:“公叔平啊,和我比惨?你怕不是个弟弟哦。”

    公叔平大怒,站起身来,冷笑道:“吴杰,看来你接受的教训还不够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突然靠近,牢门被打开了。

    公叔平有些惊讶的回头看着来人,语气中带着极为明显的不满:“我不是说了,在我审讯犯人的时候不要有任何人……”

    一个极为高大的身影将公叔平给笼罩住了:“出去。”

    公叔平愣了一下,怒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奉大王的命令……”

    来人提起公叔平,直接扔了出去。

    砰的一声,牢门被重新关上。

    来人大步的走到了吴杰的面前。

    一阵清脆的锁链响声响起,吴杰的身体从架子上摔落在地。

    来人咦了一声,将吴杰扶了起来:“你的身子这么弱?”

    吴杰有气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你以为公叔平的鞭子和棍子是不干事的吗?庖夫同志。”

    庖夫将吴杰扶到了墙边,让吴杰的后背靠着墙壁坐下。

    “喝酒吗?”

    吴杰点了点头。

    熟悉的无双酒下肚,吴杰只感觉肚腹之中升起了一道暖气,虽然头脑有些眩晕,但是整个人身体的感觉却是好了不少。

    “有吃的吗?”

    庖夫笑了笑,将一只烧鸡拍在了吴杰的面前:“你问我那算是问对人了。”

    一只烧鸡下肚之后,吴杰整个人感觉都重生了,说话的时候也变得有力气了:“怎么,你是来救我出去的?”

    庖夫摇了摇头,道:“能不能放你出去,那得看大王的命令,我只是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吴杰笑了起来:“如果你再晚来两天,我怕是就真的死了。”

    “不可能。”庖夫断然道:“你是大王的臣子,大王不开口,谁敢让你死?”

    这句话听起来并不是很让人高兴,但是偏偏吴杰在听完了之后却觉得安心了不少。

    吴杰信手将鸡头扔到了一边,对着庖夫道:“我的家人怎么样了?”

    庖夫道:“不怎么样,听说你父亲正在很努力的想要营救你,不过看起来效果不怎么好。”

    吴杰又问道:“太子呢?”

    庖夫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吴杰笑了起来:“谢谢你。”

    庖夫点了点头,道:“不用谢。”

    吴杰道:“其实我不是很明白,你为什么会一直帮我?”

    庖夫轻轻的出了一口气,道:“这个世界上当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如果你要问我这个问题,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的答案就是——可能因为我看你比较顺眼吧。”

    吴杰想要放声大笑,但是他很快就现自己的笑声过于嘶哑,听起来反倒像是一只鸭子在嘶鸣了。

    过了好一会之后,吴杰开口道:“笔。”

    笔和竹简放在了吴杰的面前。

    写字对于现在的吴杰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吴杰还是很快就完成了。

    庖夫拿起了竹简,就着昏暗的灯光仔细的看了一会:“就这些?”

    “对。”吴杰点了点头:“但是你要注意,如果生产的过程之中不小心的话,很容易生大爆炸。任何一个环节都要警惕再警惕。”

    “好。”庖夫收起了竹简,珍而重之的收进了怀中:“如果有机会,我会再来看你的。”

    吴杰勉强笑了笑,突然开口道:“能转告我家中一句话吗?”

    庖夫看了一眼吴杰:“什么话?”

    吴杰道:“我希望你能够告诉我的家人,就说我很好,一切都很好,让他们不用担心。”

    庖夫沉默了一会,开口道:“这算是某种暗号吗?”

    吴杰笑了起来:“如果你觉得是的话,那就是吧。”

    庖夫站了起来:“大魏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够活下去。”

    庖夫离开了牢房。

    吴杰本以为公叔平会很快回来,但是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公叔平都没有出现。

    看着昏黄的灯光,吴杰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容。

    “魏国……真的需要我吗?”

    吴杰疲惫的靠在墙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他太需要一次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