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大唐医王 > 第六十八章 冷血
    宋朝明活字印刷,但是随后近千年时间里雕版印刷一直都占据统治地位,从未让活字印刷展起来,不得不说是有原因的。

    尤其是对排字工人的要求之高,让李元嘉无比的羡慕欧洲活字印刷的鼻祖古登堡。

    凭什么丫的那么幸福,工人们只要认识几十个字母就行,咱们的排字工人就必须认识上万个汉字?凭什么他们的文字存储那么简单,而汉字的存储就要绞尽脑汁?

    凭什么?

    在心里面吼了好半天之后,李元嘉一脸苦逼的停止了这无聊而中二的抱怨。

    没办法,谁让老祖宗们明了方块字呢?!

    所以也就是抱怨了一下,李元嘉就把心神给收了回来——现在的关键是如何解决排字工人的问题!

    想要玩活字印刷,你至少也要认识个几千字才行。

    但是在这个时代的大唐,除非是像李忠这样的,本来就是家生子,忠诚度根本不用考虑,而且当初也是李元嘉让人教他读书识字,把他提拔到了活字印刷的管事位置上,否则随便换一个人的话,谁愿意给你做这种事情?

    认识几千个字,都能称得上读书人了!

    沉吟了许久之后,李元嘉双眼一眯,下定了决心:“李忠,回头你在庄子里找一找,如果有稍微聪明点的孩子,挑几个送到王府里去!我会找人教他们读书识字,学成之后让他们专门负责管理这些活字!”

    “……是,大王!”

    又惊又喜的李忠愣了一下之后,才感激涕零的伏下了身子。

    他最头疼的,就是人手问题了,而且还必须是能认识大多数文字的人手。说实话,因为这件事情,李忠好些日子晚上都睡不着觉!因为他知道,随着活字越造越多,使用活字的方法也慢慢有些入门,大王早晚有一天会让他们使用这些东西去印书,毕竟花了那么多钱造出来,肯定就是要用的!

    但是到了那个时候,谁来用?

    光靠他李忠一个人来挑字,排版?先不说累死人也干不了多少,目前已经成为了活字印刷作坊管事的他,又何尝愿意去做?

    所以听了大王的话,李忠才会如此的欣喜。

    不过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李元嘉又开口道:“起来吧……李忠,人我可以给你,最迟不过三年,我就可以给你!但是,三年……三年半以后我不但要见到至少一千五百个活字,而且还要看到你们能够用好这些活字,你可能做到?”

    “一千五百个活字?!”

    听了李元嘉的话后心中一凛,刚刚起身的李忠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两千个活字,当然不是说两千个合金活字,而是指的一千五百个汉字!如果按照最低的标准,一个汉字做出二十个活字的话,那就是至少三万个!而考虑到前面做的很多都要复制一百个或者五十个,也就是说最少也要四万,甚至四万多个!

    毫无疑问,这个任务绝对不轻!

    三年半的时候,也就是贞观十五年年底的时候,他们必须让活字的数量达到至少四万五千个,意味着还需要四万个活字,平均每年一万多个!

    就算那几个小子马上就能出师,这难度也太大了……

    “怎么?没信心?”

    “不,有!”

    就在大王斜着眼瞧了他一眼之后,李忠突然热血上涌,立刻一挺腰杆大声的应了一句。

    “呵呵,好!”

    眉头一挑,李元嘉笑道:“那我就就等着你三年半以后交出的东西!而且你可别忘了,除了这一千五百个活字,以及储存、捡字之法外,后面的印刷也必须给我做好了,至少不能再出现度太慢,颜色不均等问题,明白了吗?”

    “明白,大王!”

    深吸了一口气,李忠又是点了点头。

    哪怕活字全都做出来了,匠人们也都把字儿给认全了,真的想要开始印刷也有无数的问题需要解决!

    比如说活字排完版之后,有的字印出来的颜色深,有的印出来颜色浅,有的甚至根本就印不出来;再比如说印了几张或者十几张之后,活字就出现歪歪斜斜,甚至于排版全部乱掉的情况;还有就是现在印刷需要一张一张纸手工往上放,还要人工去按压,用大王的话来说就是效率太低……

    总之需要解决的问题太多太多,三年半的时间真的够用吗?

    李忠心里没底,但是也不敢反驳李元嘉的命令。

    三年半的时间……

    拼命的干吧!

    李忠这边心中忐忑不安,但是李元嘉却根本就不在意他的感受——三年半时间,已经很富裕了!

    如果这都做不到,凭什么享受那么高的福利?

    每个月李元嘉都要往活字印刷作坊里砸数百贯,除了制作活字用的金属和各种矿石之外,所有的匠人和杂役的待遇都不低。尤其是李忠,那月例都足以在长安城中过上不错的小日子,养活一家人,这可是王府大多数仆役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得了那么多的好处,不做贡献怎么行?

    而三年半时间,就是李元嘉给他们的最终底线,如果到时候还是不能让他满意的话,那活字印刷作坊的管事就只能换人,而李忠……

    呵呵,去当个排字工匠倒也够用了!

    有时候李元嘉也感觉到了,似乎当这个亲王的日子越久,自己就变得越的冷血起来。别说眼前这个李忠了,就是自己身边伺候了十几年的韩山,他最近也不止一次升起了准备让他“退休”,来这个庄子养老的念头。

    还有不久前的那位翼国公秦琼秦叔宝,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生了什么病,而明知道就算自己出手的话,大概率也是救不回来,但是眼睁睁的看着秦怀道把那几坛酒拿走,李元嘉也对自己又一次的刮目相看。

    这种事情,上辈子当医生的时候他是绝对干不出来的!

    但是现在……

    不光是说出了刚才的那番话,而且说完了之后,李元嘉心中还觉得理所当然,一点也不认为让贞观十二年的李忠三年多时间完善活字印刷有什么不妥的!

    人家古登堡活着的时候,不也才十四世纪么?

    那个时代的欧洲,科技水平恐怕也高不到哪里去,凭什么古登堡能搞定,咱们的匠人们就做不到?

    所以李元嘉根本就不在乎李忠的想法,他这会儿一门心思全都在活字上面:“就算是三年半以后全部搞定了,这活字的成本也太高了一些!如果想要让活字印刷在未来真正管用的话,只能是想办法解决活字的大规模制造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