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41章 你干活我发财
    赵俊生这次总算领教了万语桐缠人的功夫,他担心被人看见他跟她拉拉扯扯纠缠不清,如果被人告发到万度归那里,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这位爷可是一位狠人,谁要是祸害他女儿不让她去做皇妃,他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为了不让这小娘皮继续纠缠,赵俊生只好答应,让她每隔三五天去一趟赵记制衣铺子,他每次传授她一些刺绣缝纫的技法。

    赵俊生回家途中买了一些礼品,准备去花家堡看望便宜老丈人,他骑着马回到制衣铺子时,风三和马二正在摆弄着店铺里的布料。

    “喂、喂,风三哥!”马二看见赵俊生从马背上下来,手里提着礼品和官服,立即推了推风三。

    风三一边忙碌一边道:“何事?”

    “母猪上树了!”马二呆呆的看着赵俊生走进来说道。

    “啥?”风三转过身来,看见赵俊生手里拿着的官服,愣了愣叫道:“还真是母猪上树了?姑爷,你怎么就当上官了呢?这不正常啊!”

    赵俊生伸手向风三脑袋上招呼,一边打一边骂道:“什么不正常?什么叫正常?你姑爷我当官了怎么就不正常了?”

    “别打别打!不是啊,姑爷,你是一介商贾,你怎么能做官呢?那万将军难道瞎了眼?”风三叫道。

    “万将军眼睛好得很!我赵俊生又不是生出来就是商贾,我可是一个读书人!风三啊,为了不给人留下话柄,从现在开始,店铺的生意和制衣作坊的事情就都全部交给你了,我估计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制衣作坊那边还要请几个可靠之人管着,要不然非出岔子不可!另外,铺子这边顾客定制的衣裳,我最多只能再做半个月,你得马上找到一两个手艺好的裁缝接手,而且要可靠的!总之,你干活,我发财!”

    风三哭丧着脸:“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赵俊生不理会风三搞怪,对马二说道:“马二哥你去准备一下,我们去一趟花家堡!”

    “是,姑爷!”马二答应一声,就去后院准备。

    五匹马,其中一匹马驮载着礼品,赵俊生和马二一路上快马加鞭,中途换了一次马,猛跑了一个时辰,在中午时分赶到了花家堡。

    离着花家堡还是七八里,赵俊生就看见草场上成群结队的牛羊马匹悠闲的吃着草,周围视野开阔,一眼能看到天尽头,附近有河流和清晰可见的山峦,这景致让人不由心旷神怡。

    “这牛羊马匹还不少啊!”赵俊生一边策马飞奔一边高声叫道。

    马二说道:“成年羊已经卖给驻军了,现在剩下的都是羊羔和母羊,公羊数量较少,其他剩下的都是牛,马也不多了,都是母马和小马驹,只有很少的公马!”

    放牧的人认识马二,纷纷举着马鞭向他打招呼:“马二哥,怎么回来了?”

    马二叫道:“姑爷来看望堡主,我给姑爷带个路!”

    牧人们纷纷露出笑颜向赵俊生打招呼:“姑爷好!”

    赵俊生笑着拱手回礼高声道:“你们也好!”

    经过这批吃草的牛羊马匹之后,赵俊生问道:“马二,堡里现在有多少人啊?有多少堡丁?”

    马二道:“堡内一共有二百三十多人,有堡丁五十多人!平日里,堡丁们一半放牧,另一半在堡内外已经牧场周围巡逻,其他老弱妇孺们负责收割草料、芦苇、收集牲畜粪便······”

    经过马二的一番介绍,赵俊生总算对花家堡内部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这花家堡内的二百多人,几十户全部都是靠放牧为生,只在河边种植芦苇用于喂养牲口,不从事其他农作物的种植,各人都有明确的分工。

    “姑爷,前面就到了,你看那高耸的尖塔就是堡中间的望楼!”马二用马鞭指着前方叫道。

    赵俊生向前方看去,只见一座堡垒般的建筑耸立在前方地势稍高之处,这就是一座加强版的坞堡,它的堡门城楼上和堡中间耸立的望楼顶端都挂着花字旗,四方城墙把堡丁堡民们保护在其中,在这坞堡的四隅各修建有箭楼,城门和四隅的箭楼之间的城墙上有防御性女墙,它除了占地面积没有县城大之外,其形状其实跟城池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打马跑到堡门前,赵俊生发现坞堡墙壁外有一条壕沟,壕沟内有水,不知有多深,但宽却达三丈以上。

    堡门是开着的,马二一边策马跑动一边高喊:“快去禀报小姐,姑爷来了,姑爷来看完堡主了!”

    堡门城楼上的堡丁们立即扭头向堡内喊话,堡内顿时一连串的大叫声传出去:“姑爷来了,姑爷来了!”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等赵俊生和马二策马走进堡内,堡民们纷纷匆匆家中跑出来看热闹看稀奇。

    一个个对马背上的赵俊生指指点点:“哇,这就是姑爷啊,你看他长得多细皮嫩肉的,小姐喜欢这种奶油小生?”

    “他会放牧吗?”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开弓射箭!”

    赵俊生听令很好,对声音很敏感,这些大热天还穿着羊皮衣裳的牧人们对他的议论声全部都被他听到了,他脸上的肌肉抖了抖,装着若无其事的与马二并排向前走去。

    没过一会儿,赵俊生就看见扎着麻花辫子、穿着女装的花木兰从前面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胸脯还不停耸动,极为动人。

    赵俊生露出了笑容,勒马停下,从马背上跳下来迎向花木兰。

    花木兰红着脸停在赵俊生面前,双手捏着衣角,羞怯的叫道:“俊生哥哥你来了?”

    赵俊生笑道:“我带了一些上号的药材过来看看我那老丈人!”

    旁边有壮实的小伙子发出怪叫声:“噢、噢、噢!”

    “哈哈哈······”其他人反应过来,大笑起来,很快也跟着怪叫:“噢、噢、噢······”

    花木兰羞得脸色通红,有点恼羞成怒,一跺脚叫道:“都给我闭嘴,该干嘛干嘛去!”

    堡民们慑于花木兰的“淫威”,顿时一哄而散,纷纷大笑着跑了开去,各忙各的了。

    花木兰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赵俊生说道:“俊生哥哥,咱们走吧,刚才阿爷听说你来了,很是高兴呢,还想出来迎你,不过他腿脚不便,只能在屋里等着!”

    “那还等什么,咱们走吧!”

    岂知从花木兰背后闪出一个熊孩子对赵俊生叫道:“你就是我的便宜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