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农场黑店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麦克的历险记
    “你才胡说八道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快走吧。”魏实挥挥手就开始赶客甚至都没有半点客套的意思只是让吴孟别挡道碍事他很忙的没有那么多闲工夫搭理海鸥游戏公司的人对于这个“早有名声”的公司魏实和陈平都不会有好态度。

    一旁静观其变的盛家英见状便知吴孟解决不了问题示意吴孟别追着问了然后亲自主动上前一步对魏实说:“我是海鸥游戏公司总经理盛家英我想要见一见反击联盟的老板很有诚意想跟他谈合作的事情。”

    魏实并不因为盛家英不是吴孟就对他客套起来实在是他们海鸥游戏公司的所作所为太不上道了闹出了那么大的风波以至于他们反击联盟承受了不必要的压力现在倒好还跑过来说合作了这种颠三倒四反复小人的做派简直就是笑话。

    所以魏实露出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容语带讽刺地说:“很有诚意?我差点以为我记错了我上次可是亲眼见到相关部门来到这个地方封了反击联盟的?听说这些部门的人会到这里来是因为一些有心人特别找来的。我可是亲眼目睹了全过程你该不会是想说这是个误会吧?反击联盟公司一早就撤走了你们不要再待在这里了也别来问我我没空。”

    说完魏实就差没亲自把盛家英和吴孟“送”出门去了。

    吃了这么个大瘪盛家英顿时觉得脸上挂不住了严肃地看向吴孟心中怒火丛生他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便直直盯着吴孟等着吴孟对这个情况给他个合理的解释。

    盛家英的怒视顿时让吴孟大惊失措他连忙解释说:“盛总我没有找人来封反击联盟他们发生什么事情我根本不知道再说反击联盟明明还在正常运行根本就没有被封啊!这显然是他在胡说八道。”

    吴孟私底下做什么根本不可能让盛家英知道要不然他肯定很麻烦所以他必须要把自己撇清楚。

    吴孟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还马上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了反击联盟。

    确实盛家英清楚看到反击联盟运行一切正常可刚才那位年轻人反而是那么的言之凿凿似乎反击联盟的确遭遇过被封的事情这前后矛盾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实可不想搭理盛家英的疑问更不会理会他瞧不起的吴孟完全把他们当成透明人自顾自地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盛家英和吴孟算是吃了闭门羹无计可施之下他们只好往外走。两人脸色都很不好这种情况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尤其是吴孟当时他之所以能以那般高姿态到反击联盟的客服部来和杜开谈判无非是因为他们公司在游戏界的巨头地位若不是反击联盟的火爆热度他根本就不会想到有朝一日公司需要跟这样一个小公司谈交易。

    但更想不到他的确是背地里做了一件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没错反击联盟是因为他找人向相关部门举报而被查封的但那时的他只一心想要教训反击联盟的公司哪里想得到今天他的顶头上司海鸥游戏公司总经理盛家英还要带着他再次来到反击联盟再次来商谈合作的可能?

    所以此时盛家英心里想的是和反击联盟的合作可能应该为零了但吴孟心里却更多是后悔懊恼感觉自己做了一件自作自受的蠢事。

    正当两人灰头土脸地快要走出反击联盟的时候这时李梅和宋雪莹恰好回来双方迎面碰到。吴孟首先认出了李梅毕竟之前他来到反击联盟都是作为客服的李梅一直负责接待他的所以他一下子就觉得柳暗花明惊喜大叫告诉盛家英李梅就是反击联盟的员工。

    盛家英闻言也是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曙光如果真的找到了反击联盟的员工那么就有机会能联系到反击联盟的老板了。可是当他顺着吴孟所指方向看到李梅本人的时候他却是有些疑惑的。

    因为李梅一点也不像反击联盟的员工或许是因为李梅打扮得有些普通。

    吴孟抢先一步上前对李梅说:“李女士我是海鸥游戏公司的吴孟你还记得我吗?我们想要见你们反击联盟的老板。”

    李梅也认出了吴孟这并不困难毕竟反击联盟成立以来像吴孟这样趾高气昂地到他们客服部来名义上是谈合作但实际上却分明来找茬的人还真是只有他这么一个当然来查封他们反击联盟的那些相关部门的人是不作数的因为反击联盟被封也是因为海鸥游戏公司的人背地里使黑手所以说起来也是算入吴孟的头上。

    只不过李梅没有像魏实那样全然将心中的不满放在脸上她比较内敛但虽然表情也不冰冷可是态度并不热络摇摇头回答道:“自从上一次那些部门的人来查封反击联盟之后老板就取消了客服部。现在我也已经不在反击联盟工作了换到了枫叶武馆的工作你不用找了反击联盟应该是不再经营了。”

    李梅先是指了指在同在一条马路上那一间崭新的亮堂堂的枫叶武馆表示那是自己新工作的地方然后又向吴孟暗示强调反击联盟已经被查封了不会再经营的事实让他们死了这条心不要再纠缠反击联盟。

    虽然李梅始终语气平淡仿佛是在讲述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事实但只要是知道事实始末的人都不难听得出来李梅这是话中有话实质是为了指责海鸥游戏公司的人找人查封反击联盟而导致反击联盟无法继续经营的行为。

    尤其是李梅在强调让他们两人不要再来纠缠就是在表明这个局面就是他们自己造成的今天有什么结果他们自己也就要承受。

    盛家英不是蠢人怎么会听不出李梅的言中之意?闻言他的脸顿时阴晴不定的。

    但是盛家英是个自负的人而且作为海鸥高管在他手下受他管理的人没一百也有几十平时在公司都是他在管人他在批评别人工作中的不足何曾被人这样当面指责?自然心中极为不爽。

    刚刚被那个年轻小伙子魏实已经指责过一次他虽然不能确定魏实所说是否属实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只是他不知道背后的来龙去脉愣是被魏实赶出了反击联盟也无话可说这已经让他心中感觉憋屈了眼下又被另一个年轻小女孩再冷嘲热讽一番作为高管的盛家英脸上怎么可能还挂得住?

    此时此刻对盛家英来说哪怕他们口中所说的这些事情的确是属实的但盛家英都只会觉得这一切都是海鸥公司的错与他盛家英无关。

    更何况反击联盟和海鸥游戏之间真的发生什么恩怨那要么是反击联盟的错要么就是下属吴孟的错没道理这一切全都落到他的头上。

    怒火中烧的盛家英不想再听到任何话不想再待在这个地方脸色黑如锅底的他快步往外走。看出盛家英已经怒气冲冲的吴孟原本还想解释些什么但都被盛家英拒绝了一时无奈也只好赶紧快步追上盛家英。

    “盛总等等我……”吴孟一边叫着一边追着出去。

    看到吴孟终于走了李梅对着他的后背再无掩饰地呸的一声她实在是发自内心地厌恶吴孟。吴孟让她的工作出现了重大的变故不恨他就算不错了李梅讨厌他是没毛病的。

    令人不愉快的人走了魏实和宋雪莹讨论了一下给杜开汇报了一下。

    杜开对海鸥游戏公司是没什么好感的完全不在意什么总经理。如果有机会不妨碍杜开给海鸥游戏公司找找麻烦。目前杜开在忙碌出国创建防异会分部的事情。

    杜开申请了前往灯塔国的签证很顺利就拿到了。

    拿到签证之后杜开在防异会的交流平台与灯塔国的成员联系。曾经的培训班学员麦克和金德利是最佳的对象如果他们愿意主持分部事务杜开会很轻松。

    不过杜开在联系的过程发现麦克出了麻烦。而且这个麻烦还不小。

    灯塔国牛约市一座科技感十足的高楼大厦高层公寓麦克一边玩反击联盟一边回复交流平台上的信息。

    当当当……麦克公寓门的铃声响起。

    麦克拿着手机走到门前查看监控显示屏。他见到一位黑发少女是海伦住在他隔壁的美少女。

    “你好有什么事情吗?”麦克奇怪地问。双方都知道对方是邻居但是没什么来往海伦与麦克并不熟悉麦克很奇怪她为什么要敲门。

    “你能帮帮我吗?”海伦向麦克求助。

    麦克不过是十几岁的青少年对美少女的求助几乎没有抵抗力。只不过麦克是独自一人居住他的父母居住在另一座城市。只有白天的时候才会有女仆过来清洁房屋。

    麦克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给海伦开门。原因有二一是海伦是美少女他不觉得她能威胁到他。二是大楼的安保设施齐全真要发现什么事情可以救助下面的保安。

    麦克没急着开门问:“海伦发生什么事情了?”

    海伦有些着急慌乱地说:“我的母亲倒在了地上浑身发抖。”

    麦克惊讶说:“你为什么不打999要急救车送她去医院。”

    海伦急了哭了说:“我说了她不要我打999说什么一会就好了可是我看她一直在挣扎。”

    麦克不再问连忙打开门正想要跑出去。忽然麦克觉得自己不能什么都不准备他回身拿了望气眼镜挂在前胸的衬衫纽扣上再拿秘银匕首插在后腰最后才拿的急救箱。麦克比较有警惕心他随身拿着武器会有安全感。

    麦克走出家门海伦抓住他的手拉着他去她家。

    海伦打开家门拉着麦克走进家里。

    麦克见到海伦的母亲倒在客厅的地板上除了起伏的心跳再也不动。

    “你帮我看看我的妈妈怎么样了?”海伦很慌乱没了主意。说到底海伦也不过是一位十二岁的少女碰到这种事情不知道怎么办。

    麦克蹲下检查海伦母亲的情况:还有呼吸没有生命危险。

    “你的父亲呢?”麦克问海伦。

    “他很久没来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海伦带着哭腔说。

    麦克听着海伦的哭腔声音感到难受。麦克镇定住检查海伦母亲的眼镜。麦克曾经学过简单的医疗救助可以判断一个人的情况是否严重再决定是否打电话给医院。

    麦克掀开海伦母亲的眼皮看见无神的眼珠顿时大惊。

    “我的妈妈她还可以救吗?”海伦见麦克惊讶的表情心中更慌。

    麦克的关注重点是海伦母亲的表现很像他在云洞培训班学过的知识异物附身人类的知识。有此认识麦克觉得她八成是异物附身了。思及此麦克有点的慌了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拿起衣服上的望气眼镜戴上。

    麦克用望气眼镜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异物松了一口气。再看海伦的母亲吓了一大跳。麦克只见海伦的母亲头顶上的火焰有黑有红交织在一起。而且很显然黑火焰即将要侵蚀红火焰。

    这是异物要附身人类的征兆如果再不阻止海伦的母亲就要失去身体。

    “海伦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的妈妈很虚弱随时要死你有没有电击棍我们要给她电击不能让她失去呼吸。”麦克找了一个很勉强的理由向海伦诉说情况赌一赌海伦知道电击的作用。麦克也不算说谎如果没有电击驱逐体内的异物海伦的母亲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