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神隐 > 第三八零章 动手
    李冰凝脸色一沉道:“收起你那套小孩的把戏吧!”

    “啧啧啧……”我面带轻蔑地咂嘴道,“女人啊,要是自以为是起来,真比驴还倔。你说对吗蓝前辈?”

    蓝漠影笑道:“这是女人的通病。每个女人多少都有些自以为是的毛病,只不过有些人特别严重而已。不过,这位冰凝小姐却不是自以为是。”

    李冰凝刚刚露出了一丝得意,蓝漠影就接着说道:“她只是自觉小胜了一场之后,自我膨胀了而已。”

    李冰凝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蓝漠影却像是没看见对方的脸色:“女人有的时候就跟小孩儿差不多,明明只是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却总是自以为很了不起,非要炫耀一下,得到大人的肯定才会开心。”

    “够了!”安静第一个暴怒道,“王欢,我现在就把圣教弟子喊进来。不过,他们每进来一个人,我就会让他在你身上割一刀,直到把你千刀万剐为止。”

    李冰凝从安静开口就再没说过一句话。安静见李冰凝默许自己召唤五毒教弟子,立刻上前一步高声喊道:“青龙堂弟子听令,马上进入总坛密室,不得有误。”

    安静声音一落就倒背着双手冷眼向我看了过来,可是仅仅几分钟之后,对方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所谓的青龙堂弟子竟然一个都没出现。

    安静骇然看向李冰凝时,后者也变了脸色:“再叫!”

    安静马上运起内力高声喊道:“青龙堂弟子速来祭坛密室,谁敢违命,教规处置!”

    安静用内力激发的声浪如同雷霆滚动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仅仅一瞬之间,白博士试验台上的器皿就同时炸裂,无数道花花绿绿的水珠刹那间向四周飞溅而去。

    白博士用手护着一支试管连退了几步,才怒目看向了安静。

    李冰凝抬手给了安静一个耳光:“混账,你用什么内力传音。”

    安静捂脸后退,李冰凝赶紧向白博士道:“实验还能继续吗?”

    “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白博士仍旧没向旁边多看一眼,从箱子里重新取出样品,重新开始了实验。

    李冰凝这才压低声音道:“喊白虎堂弟子。”

    安静这次不敢再用内力了:“白虎堂弟子速到祭坛,速到祭坛……”

    短短几秒之后,安静就喊哑了嗓子,祭坛附近的几道大门却丝毫不见动静。

    李冰凝的脸色变得难看至极,从后面赶上来推开安静,自己喊道:“圣教弟子全部赶到祭坛集合,不得有误。”

    这一次,终于有五毒教弟子出现了,可是李冰凝的脸色却更黑了几分。

    我们所在的地下密室,并非只有一条通道。如果把密室划分成五角星的形状,除了李冰凝背后不见暗门之外,密室其余四个方位都带着一道暗门。可是除了我和蓝漠影方向的两道门里有五毒教弟子走出,其余两道大门却丝毫不见动静。

    如果每一道大门背后的人数全部相等,那就真的应了我的话,五毒教的弟子已经死了一半儿。

    李冰凝气急败坏地吼道:“王欢,另外一半圣教弟子都到哪儿去了?”

    “真好笑。”我悠然笑道,“你的手下哪儿去了,你来问我吗?你刚才不是说,你们圣教弟子绝不会有事儿吗?”

    “混账!”李冰凝厉声道,“来人,给我杀了王欢!”

    五毒教弟子向我蜂拥而来的瞬间,我厉声怒吼道:“动手!”

    “你在跟谁说话?”李冰凝吼声没落,远处的棺材里就传来了一声巨响,过寸厚的棺木被从里向外发出的巨力炸得四分五裂。

    崩碎的木片还在空中呼啸狂舞,五颜六色的毒烟已经从棺材当中汹涌而出,连绵不绝地涌向了五毒教弟子。

    原本杀气腾腾的五毒教众不约而同地在骤变之后呆立在原地,完全忘记了李冰凝的命令。

    “先杀王欢!”李冰凝纵声怒吼之下,五毒教众总算是回过了神来,可是他们还没来得及移动,我已经双臂齐震之下按上了石椅的扶手。

    “给我开!”我在怒吼声中全身发力,向身下石椅猛击了过去,原本坚如金铁的座椅在我双臂震荡之下无声无息地碎成了粉末。我抓着从椅子上掉落下来的铁铐暴起身形,往五毒教弟子头顶疯狂砸落。

    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铁铐砸得头迸鲜血,扑倒在了地上。

    我却丢开手铐,向棺材的方向飞奔而去。与此同时,石椅崩碎的声响也从四面八方同声而起,叶寻、蓝漠影先后挣脱了石椅的束缚,一个抓取安然,一个劈碎石椅救出洛芊芊和任天晴,纵身冲向棺材的方向。

    仅仅眨眼之间,我们几个全部落进了漫天弥漫的毒物当中,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盘腿坐在棺材底儿上的豆驴,那是整口棺材唯一没被豆驴给崩坏的地方。

    豆驴抬起头来对我笑了一下:“兄弟,谢谢!”

    我仅仅向他挑了挑拇指,就转头看向了追杀而来的五毒教众。对方还没完全冲进五彩烟雾的范围,就纷纷七窍流血,扑倒在地。

    李冰凝厉声道:“放五毒烟,快点!”

    五毒教众不断后退之下,抽出像是牛角号一声的东西,鼓动着两腮吹出了阵阵黑烟。两种肆意弥漫的烟雾犹如两只巨兽,当空相撞之后就开始近乎疯狂地互相吞噬。

    我们和李冰凝也各自站在己方的烟雾当中对峙在了一处。李冰凝咬牙切齿地说道:“王欢,你好大手段。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挡得住苗家箭阵。准备吹*箭!”

    整座大厅空无一物,我们的装备又全被人收缴一空,一旦五毒教众发动箭阵,我们必然会变成对方的活靶子。可我却好整以暇地笑道:“李冰凝,你刚才猜的那些暗子,其实只对了半个。豆驴才是我的第二颗暗子。你猜猜我的第三颗暗子是谁?”

    李冰凝脸色骤变之下厉声喝道:“我管你的暗子是谁!我先杀了你,就算你有暗子又能如何?准备!”

    “动手!”我再次怒喝之下,五毒教众的背后忽然传来一片凛冽刀声。

    李冰凝惊骇回头的一瞬之间,正好看见五六个人头同时飞上了半空。

    李冰凝万万没有想到原先应该是护卫在箭阵之后的武士,会在我一声“动手”之后忽然抽刀砍向了前排的箭手。那些箭手要么是挺身而立,要么半跪在地上全神贯注地瞄向毒阵,完全没有想到身后的同伴会忽下杀手,仅仅一瞬之间就像是在刑场上引颈就戮的死囚,毫无反抗地被人给削掉了脑袋。

    鲜血狂喷的无头尸体还没完全栽倒,忽然反水的五毒教弟子就挥动长刀杀进了人群。

    原本列阵整齐的吹*箭高手,只是眨眼的工夫就被打乱了阵脚。李冰凝也厉声喊道:“祭坛近卫,马上动手诛杀叛逆,一个都不能放过!安静,你……”

    李冰凝本来想要给安静下令,却没想到在回头间看见了安静手里向她刺来的匕首。李冰凝大惊失色之间强行挪动脚步让开了要害,却被安静一刀刺进了小腹左侧。

    安静还没来得及收手,李冰凝的手掌已经往她头顶劈落了下去。

    “小心!”蓝漠影惊呼之间闪身而动,形同鬼魅般地瞬间挪向安静背后,李冰凝的手掌也拍中了抽身而退的安静胸口。

    安静虽然让开了李冰凝击向她天灵的一掌,却没躲开李冰凝追向她胸前的变招,被对方结结实实地一掌打在了身上,口中鲜血箭射而出。

    蓝漠影却从安静身后冲上前将她抱在了怀里。

    蓝漠影像是看不见李冰凝在抽身倒退,抱着口吐鲜血的安静,将她缓缓地放在了地上。安静微笑道:“漠影,我终于可以真正为你做一件事了。能死在你的怀里,真……”

    安静含笑而去。蓝漠影冷然起身时,脸上已经没了原先温文尔雅的笑容,取而代之的只有冲天杀气:“杀尽五毒教,鸡犬不留!”

    蓝漠影一声令下,十多个穿着五尸神服饰的人忽然从一座暗门当中挥刀杀出,加入了战团,好像没有痛觉一般地迎着五毒教众的刀锋冲向了对手,举刀将人劈成两半。

    一具具被长刀分开的尸体在密室当中竞相栽落,李冰凝用手捂着刺在她体内的匕首,冲向了唯一还被吊在刑架上的虞枫:“王欢,马上住手,否则……”

    “动手!”我看向李冰凝再次暴喝出声,李冰凝顿时吓得一个激灵出手抓向了虞枫的咽喉。直到她扣住了虞枫,才厉声喊道:“王欢,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耍什么把戏!我不相信就连虞枫也是你安排好的暗子。”

    我倒背双手道:“虞枫确实不是我的暗子,但她是蓝漠影的暗子。”

    “你别想骗我!”李冰凝的嘴里已经泛起了血迹,双眼却死死地盯在我的脸上不放。

    我摊手道:“你看,你又不相信我的话。”

    李冰凝尖声叫道:“我不相信你能算无遗策!”

    ps:李冰凝不是五毒教主,猜猜真正的五毒教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