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我真是良民 > 第134章 大鱼浮出水面(求月票)
    小时候看过黑白电视的人应该有这个印象,经常看到最精彩的地方时总是会莫名其妙冒出一阵恼人的雪花,然后就忍不住去掰天线。

    结果天线动来动去,电视不仅没有变清晰,雪花反倒越来越多,还伴随着一阵“嘶啦嘶啦”的电流声。

    关秋现在的情况跟小时候看电视差不多,要说完完全全不记得那是瞎扯,但每每想到关键地方时总是会冒出雪花来。

    只记得昨晚上酒越喝越热,然后就脱衣服继续喝,中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朴若跟秦岚打起来了,他跟吴香君去劝架,结果两个女人调转枪头过来打他。

    然后……被他揍了?

    不记得了~

    反正两个女人一直在挣扎,又哭又闹,还骂他是禽兽,折腾了很长时间。

    接下来……

    真不记得了。

    越想脑袋越疼。

    不过有件事是可以确定的,昨晚他真禽兽了。

    上午起来时房间里空空荡荡,一个人没有,但是身下的床单却是斑痕点点,还有两朵殷红的梅花烙印……

    “md~”想到这里,关秋郁闷的骂了句。

    天地良心,他虽然心里经常yy大被同眠,但那也只是想想,心里却清楚的很,有些女人看着可口,其实是带刺的玫瑰,轻易摘不得;还有些女人干脆就是砒霜,吃下去会死人的。

    结果现在倒好,能吃的不能吃的全吞下肚子里了。

    更要命的是,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昨晚嚯嚯的到底是哪两个人。

    “哎,喝酒真Tm误事。”

    就在关秋唉声叹气之时,刘佳怡进来了,扶在门框说:“老板,王富强打电话过来说,常老爹来了。”

    “知道了~”关秋撑着身体坐起来,双手捧在脸上使劲揉了揉。

    刘佳怡取笑道:“老板你昨晚没睡好嘛,看起来脸上好憔悴噢~”

    “别提了,人才被出~”

    想到那个霸道女总裁可能会离开67同城,关秋又是一阵肝疼。

    起身走到门口时才想起来问道:“最近几个主要客户那边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刘佳怡疑惑道:“没有啊,怎么啦?”

    “没什么。”关秋摇摇头,转身离开了。

    楼上办公室里人很多,除了关秋身边的人之外,还有几个常老头的亲戚朋友,坐在墙边的沙上小声商议着对策。

    见到关秋进来,办公室里人站了起来,常老爹走过来焦急道:“小关啊,按照你教的,我孙子的同学给他了几条信息过去,今天上午九点十分,那边打电话过来让他同学过去,还了具体地址。你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当然是想办法派人营救了。”

    顿了一下关秋跟道:“我这边出十个人,你们那边出5个人,另外我帮你联系了一下反传销联盟那边,他们也愿意出三个人跟你们一块过去,路上他们会制定具体的行动方案。

    我这边只强调一点,一定要听指挥,千万不要自作主张,听到没有?”

    “知道~”

    关秋点点头,说:“另外就是费用问题。我跟他们谈好了每人每天1ooo块,另外报销来回路费以及食宿费。

    因为这毕竟是一件很冒风险的事情,万一出个什么意外状况,生命安全都有可能受到威胁,希望你能理解。”

    常老爹连连点头,抹着眼泪说:“只要能把我孙子救回来,钱全给你们都行。”

    “那就这样,咱们商量一下怎么过去……”

    当天下午,关秋开车把以苏文海为的一部分人送到火车站,其余一部分人包车过去。

    火车站月台上,关秋搂着苏文海肩膀说:“记住我说的话,遇事要冷静,一旦生意外情况,先要考虑的是怎么保护好自身安全,听清楚没有?”

    苏文海点点头,一张稚气的面孔上满是腼腆,“你放心二哥,我知道该怎么做。”

    临上火车前,苏文海看着关秋问:“哥,你相信会有报应一说吗?”

    “为什么这么问?”

    “我就是想知道。”

    关秋迟疑了一下,点点头道:“以前不相信,现在相信了。不过老天爷降下的惩罚,跟亲手让对方受到应有的惩罚,虽然结果是相同的,但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懂了~”苏文海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转身进了车厢。

    关秋摆摆手,目送火车缓缓启动后,转身离开。

    ……

    ……

    一转眼两天过去了。

    苏文海他们顺利抵达桂省,而常老头孙子的营救行动却是起了波折。

    事情出在常老头孙子常小身上。原本以为常小在暴力传销的压迫下、肯定急于脱离虎口,哪知道他在看到苏文海假扮的同学后,当场就戳穿了,然后拔腿就跑。

    早早埋伏在火车站附近的人,立刻进行围追堵截,最终还是让对方给跑了。

    其实是可以抓住的,但是火车站附近鱼龙混杂,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传销分子。

    根据2o17年的官方数据,鹅城有多达2ooo个家族从事传销,这些家族关系盘根错节,互相依靠,报团取暖,一旦遇到情况,群起而攻之。

    这样的情况下,苏文海等人眼见事不可为,只好先撤退了。

    眼看智取不行,众人就地隐藏,在反传销联盟的安排下,住进了当地一家宾馆内,正在商量对策。

    至于公安那边他们根本不敢联系,万一有人通风报信,后果不堪设想。而且这种事情是很有可能生的。

    关秋在询问了具体情况后,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叮嘱他们注意保护好自身安全,事不可为要立刻回来。

    就在鹅城那边商量对策之时,鹿城这边也有情况生。

    2o号下午,小三郎那边传来消息,有“大鱼”浮出水面。

    正在陶修平家喝茶的关秋,紧急赶去了王庄镇。

    2oo3年的林桥镇还很破败,道路坑坑洼洼,沿途到处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遗留下来的老旧工厂,高高的烟囱冒着灰色雾霭,只长一季的田间地垄也没有人翻耕,露出长长一截灰白色的稻梗。

    带着一路灰尘赶到镇中老街的桃子网吧。

    “确定是那个海哥?”

    “嗯,百分百,鹞子他们正在盯着呢~但奇怪的是,他们身上很干净,没有东西。”

    “你的意思是,钱货两分?”

    “有可能!”说完小三郎又跟道:“这种人身上肯定有武器,你最好想清楚了。一旦让他跑了,后果不堪设想。”

    关秋撸撸刚冒出的胡渣子,眉头紧锁。

    沉吟了片刻拿出电话走到窗边拨打了出去。

    市公安局大院。

    洪国升已经来不及去猜测关秋从何得知的消息了,拿着话筒静静的听着,随后一脸严肃道:“你放心,我会派信得过的人手跟进。另外这件事还有谁知道……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洪国升又把周彤叫了进了办公室,开门见山说:“关秋那边传来消息,大鱼露面了。”

    周彤这几天一直在忙杀人案。嫌疑人已经在昨晚抓捕归案,两条人命,她一个个人二等功是跑不了了。

    此时听到洪国升的话,意外且惊喜道:“真得啊,现在人在哪里?”

    洪国升摆摆手道:“你先别激动,听我说。那小子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我很清楚,但有些事是急不来的,你现在主要任务是把基础打牢,等时间一到,该你的自然会是你的。”

    周彤被洪国升说的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道:“我没有……”

    洪国升也不管她想什么,说:“我把你叫过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你现在主要任务就是尽快把那件杀人藏尸案给结了,至于这件案子,我会派其他人跟进。”

    周彤一听不让自己参加,一下子急了,“队长……”

    洪国升笑了笑说:“刚跟你说的话你忘记啦?你也不想想,那小子为什么这次会给我打电话,而不是给你?

    这些大毒枭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一旦遇到困境,做事往往不计后果。尤其是张四海,他在公安部那边的案卷足有一米厚,这种人你以为是好相与的?”

    周彤郁闷不已,最后还是点点头说:“我知道了。谢谢队长~”

    洪国升看着周彤脸上郁闷的表情,想了想还是安慰说:“你放心,这件案子一旦破了,肯定会记你一功。”

    “哎呀队长,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

    关秋打完电话后又跟小三郎商议了一会,随后便开车回安淋镇。

    在出了中心小镇向南开的时候,透过挡风玻璃看着路边一栋栋青砖青瓦的民房,突然想到了前世那个忘年交。

    那个老光棍现在应该就在镇西那边种田呢。

    不过现在是闲时,以那个老家伙骚包的性格,说不定现在就趴在哪个窑姐身上呢。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去看望一下那个老光棍的时候,脑海里突然一怔,想到了一件事,“卧槽——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嘎吱——”关秋一个急刹车停到了路边,后面跟过来的一位骑着自行车的老阿姨吓得歪歪扭扭撞墙上了。

    “噗通——”老阿姨惊呼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关秋一看赶紧推开车门过去,“阿姨没事吧?”

    倒在地上的老阿姨中气十足的抱怨道:“你这个小伙子是怎么开车的啊……吧啦吧啦……”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关秋上前把老阿姨扶起来,口中抱歉的同时还帮着掸掸灰尘。

    “好了~没事没事,下回开车注意点。”

    “哎——”关秋又把老阿姨的自行车跟车篮来的东西捡起来装好,“阿姨对不起了,您慢走~”

    一等老阿姨走掉,关秋猛的一拍大腿,哈哈大笑道:“老子要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