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我真是良民 > 第064章 任盈盈的心理落差
    欢迎你!</br>?    “香君姐姐,我那真有事呢,昨天晚上电脑送过来了……”

    “不行!今天是我生日,我最大。”开着摩托车的吴香君,扭头大声说到。

    关秋看着码表指针已经飙到了100,连忙喊道:“好好好,我去我去,你开车别回头说话。”

    “呜呜呜——”吴香君捉弄心起,合起头盔防风罩,猛的一拧油门,水泥路两边的景观树立刻拉成了一条直线,火红色的川崎400就像一道烈火似得,穿梭在车水马龙的江海大道上。

    后座上的关秋也认命了,低下头搂住吴香君皮衣下的丰腴的腰肢,脸颊贴着柔软的后背,感受娇躯上传来的阵阵温热。

    二十分钟后,吴香君从安淋镇一路狂飙到泰安路上的钱柜KTV楼下。

    把顶着个鸡冠头的关秋放下,吴香君一拧油门,修长的大腿在地上撑了下,来个原地180°掉头,把车停到路口专人看护的停车点。

    交了看护费后,吴香君抱着头盔过来了,见关秋除了发型乱了点,脸上却没有任何异色,嘻嘻笑道:“没看出来,你胆子挺大的嘛。”

    关秋龇牙笑了笑,把她手中钥匙抢了过来,“回去还是让我开吧。”

    吴香君顺便把头盔扔了过来。

    ……

    钱柜1132号包厢里,任盈盈正和一位女生合唱孙燕姿的《遇见》。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我排著队拿著爱的号码牌……

    等一曲结束后,包厢里其余六七个年轻男女,大声的鼓掌叫好,还有的拼命的摇手鼓。

    任盈盈话筒递给下一个,笑着朝沙发走去,坐在那鼓掌叫好的郑海洋,立刻递上红茶,“盈盈给~”

    “谢谢~”任盈盈刚接过红茶,那边包厢门开了,吴香君和关秋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任盈盈立刻笑着迎了上去,“你们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两个女人都是在第一时间打量对方。

    吴香君给任盈盈的第一感觉就是成熟,黑长翘,黑发长腿翘-臀,尤其是两座高耸的峰峦,别说男人了,身为女人的她都看得艳羡不已。

    不过嘛,她记得关秋说过,他那位还没骗到手的小女朋友,今年才不到20,可面前这个一身黑色紧身服的女人,怎么看也不像“小女朋友”吧?

    而吴香君也对任盈盈有了初步了解。

    笑不露齿,说明家教极好;

    壁灯下,肌肤细嫩光滑,肤如凝脂,说明家庭条件很好,要不然养不出这么精致的女儿;

    另外嘛,在KTV里面喝红茶,说明是个极其自律的女生,这一点很难说好还是坏。不过吴香君基本可以确定,这是一个看上去像邻家女孩,实际上是个很有性格的富家大小姐。

    “你好,我是任盈盈~”

    “我叫吴香君,是关秋的朋友。”

    “快坐快坐,这些都是我大学同学,他是郑海洋,昨天关秋见过。还有两个在高中时就是同班同学,现在也在苏大读书……”

    任盈盈帮着简单介绍了一下,然后又很热情道:“这边有啤酒跟饮料,你们自己选。这边有水果小吃,鱿鱼丝、开心果还有瓜子,你们看看还要吃什么,我帮你们去点。”

    “够了够了,刚吃过午饭不久,还不饿……”

    就在这边寒暄的时候,坐在那不动如山的郑大帅哥,脸色不怎么好看。

    这个包间是他订的,所有饮料小吃也是他花钱买的,凭什么几个人不问问他的意见,就在那里自说自话了?

    就在这时,有女生喊道:“郑海洋,你点的英文版my love。”

    正在生闷气的郑海洋,暗道机会来了。

    他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情歌小王子,大一下班学期还去参加过苏城电视台举办的大学生歌唱比赛,得过三等奖。

    有个花苞头女生鼓掌笑道:“大家安静了,下面有请我们的情歌小王子郑海洋,为大家带来西城男孩的my love。”

    包间里响起了“啪啪啪”的掌声。

    “咳咳咳——”郑海洋咳嗽了一声,起身接过话筒后朝边鼓掌边和任盈盈以及吴香君有说有笑的关秋看了眼,调整了一下情绪深情唱道:“An empty street,空旷的大街,An empty house 空荡的房子……”

    “哇噢,郑大帅哥,唱得太好听了~”

    “是啊!闭着眼睛还以为是原唱呢~”

    “那当然了。没点水平怎么敢到电视台参加歌唱比赛!”

    关秋和任盈盈三人,此时也停下交谈,听着郑海洋唱歌。

    受到众人鼓舞,郑海洋心里也是得意非凡,深情款款的看着任盈盈,“To see you once again,my love在那里能与你再次相见,我的爱……”

    “哇——太棒了!”

    “郑大帅哥,回头一定要帮我签个名啊,等你以后出名了,我就可以跟别人说,我跟郑海洋是高中同学。”

    “对对对,签名签名。”

    “郑大帅哥,苟富贵,勿相忘……”

    众人大声鼓掌,笑着叫着。

    这边任盈盈几人也是不吝掌声。

    坐在关秋右手边的吴香君,边鼓掌边打击关秋:“瞧瞧人家这水平,再想想之前你唱的,我怎么觉得那么像盗版碟啊。”

    关秋翻了个白眼说:“之前谁说厉害来着,怎么一转眼就变成盗版碟了?”

    吴香君咯咯娇笑,“这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有空一起打麻将吧,我看你挺会杠的。”

    说着关秋端起杯子笑道:“来,走一个,祝我家香君姐永远18岁,青春靓丽胜西施,貌美如花赛貂蝉!”

    本来九阴白骨爪都伸出来的吴香君,转眼间又是喜笑颜开,端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你这张嘴啊,将来也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小姑娘。”

    “这话听着那么别扭啊,你以为我光会舔啊?”

    吴香君:“……”

    就在吴香君又要发飙时,任盈盈笑道:“关秋你们唱什么,我帮你们点。”

    关秋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你们唱好了,我听听就行。”

    吴香君接到:“你之前唱的那个叫什么名字啊,让我听听原版。”

    关秋不想说,胡诌道:“还没起名字呢!”

    “你说不说啊?”

    “骗你干嘛,真没名字。”

    “你还来劲了是吧?行!”吴香君转头冲任盈盈道:“嗳,盈盈,我哼个调子你听听,你帮我想想歌名。”

    “好啊~”任盈盈把关秋挤到一边,自信的说:“来,哼给我听听,只要是稍有名气的歌曲,我都听过。”

    吴香君就回忆着哼唱到:“听见你说…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如果仅有此生,又何用待从头。”

    根据记忆把大概熟悉的段落哼唱完,吴香君充满期待的问:“怎么样,这歌叫什么名字啊?”

    任盈盈:“……”

    相比于吴香君这个音乐门外汉,任盈盈可就不同了,她学过音乐,会弹钢琴,会弹吉他,还曾在鹿城的私立高中里跟同学组过乐队。

    正因为如此,一首这么朗朗上口的曲调她居然没听过,简直让她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任盈盈蹙眉想了好一会都没能想起,问道:“香君姐姐,这首歌你在哪里听到的?有没有原版啊?”

    “你也不知道啊?”吴香君稍稍有些失望,然后一指关秋道:“喏,你问他。”

    任盈盈笑问道:“这个歌叫什么名字啊?”

    关秋摆手道:“别问我,我真不知道。”

    任盈盈楞了一下,心里就有些不大舒服。

    她跟关秋在游戏里认识大半年了,平时到哪里蹲点刷BOSS、打装备、PK这些都是她说了算;而中途回城背药,晚上挂机练级这些苦力活,则是关秋负责。

    一直以来,关秋就像她的一个小跟班,从来没违拗过她的意志。

    而在线下相识后,两人现实的身份差距,更加加剧了她心里上的优越感。虽然没有宣诸于口,但不可否认的是,两人确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如果不是昨天的偶遇,他们以后不会再有交集的地方。

    可就是这么一个潜意识里的小跟班,居然就这么生硬的拒绝了她的要求!

    任盈盈笑了笑,再次问道:“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了?”

    “当然!只是我一时间想不起来而已,回头等想到了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关秋不知道任盈盈所想,他之所以不说,原因很简单,歌曲还没有登记版权!

    就在刚刚他猛然间意识到,这首《突然的自我》旋律太简单了,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普通人只要多哼几遍就能记住;同时,这首歌无论给谁唱,百分百都能大火,其商业价值无可限量。

    所以,在没有登记好版权前,他不打算再去哼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