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九龙圣祖 > 第1040章 想多了的申立通
    “雪儿,干得漂亮!”

    看到这一幕,许红妆完全没有去管那心脏被自己胸骨刺穿,口中大口大口喷着鲜血的司徒浪,而是径直走到雪踏飞马的身旁,轻轻在其颈侧捋了捋。

    “律律!”

    刚才还凶戾残暴之极的雪踏飞马,被许红妆玉手一抚,身上的凶戾之气瞬间收敛,就像是一只被主人轻抚的普通骏马,显得很是享受。

    “这……这竟然就是她的妖宠?!”

    许红妆和雪踏飞马的动作,让得即将身死的司徒浪,还有一旁的云笑,尽都目瞪口呆,尤其是云笑,这都有些颠覆他对于兽脉一道的理解了。

    一个只有觅元境初期的人类女子,怎么可能驯服一只达到九阶高级的脉妖为自己的妖宠?更何况这只妖宠,还是拥有特殊血脉的雪踏飞马,这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但看着许红妆和雪踏飞马的亲昵状态,云笑又不得不承认两者的关系,那是真正的驯服,而不是装出来的,而且脉妖也根本不可能装。

    可惜的是,云笑还有机会在这里疑惑不解,司徒浪却只能带着这个疑问,陷入了永久的黑暗之中,恐怕他至死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云笑,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雪儿,我的好伙伴!”

    根本没有去管那已死的司徒浪,和雪踏飞马亲昵了片刻的许红妆,直接是伸手朝着云笑一指,然后开口介绍,她知道雪踏飞马能够听懂自己的话语。

    “雪儿,你好!”

    对于这只九阶高级的飞马脉妖,云笑也极是欣赏,见得他踏前两步,口中说着话,便也想要伸手去抚一抚雪踏飞马的颈间毛发。

    “噗!”

    然而就在此时,雪踏飞马却是马头一甩,将云笑的右手拔向了一边,然后气呼呼地打了一个响鼻,那马眼之中,似乎都蕴含着一丝不善。

    如此一幕,让得云笑的一只右手登时僵在空中,曾经也研究过兽脉一道的他,如何不知道这是对方表达怒意的一种方式,但自己应该没有得罪过这白色飞马吧?

    “雪儿,你这是做什么?”

    就连许红妆都有些莫名其妙,她一直想要修复和云笑的关系,甚至还有一些想要破镜重圆的小心思,却没有想到雪踏飞马竟然露出了这种态度,让得她口气之中,都不由蕴含着一丝怨意了。

    “噗!”

    只是在许红妆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雪踏飞马竟然也冲她打了个响鼻,然后双翅一振,整个马身腾空而起,转眼间消失在了暗夜天空之中。

    “这家伙……”

    见得雪踏飞马的动作,许红妆也有些哭笑不得,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恨屋及乌了,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雪踏飞马对云笑如此厌恶呢?

    “云笑,你别介意,可能……可能是因为雪儿和你还不太熟的原因!”

    心中念头转动,许红妆不得不向云笑解释一番,不过这样的小事,后者又如何会在意,他反倒是对许红妆如何驯服雪踏飞马的过程,感到极度好奇。

    “看来这一年多时间不见,你的本事也是提升了不少啊!”

    云笑将目光从天空之上的白点上收回,然后一脸的感慨,这人和人真是没法比的,自己拼死拼活,无数次九死一生,才挣到了如今的局面。

    可是这许红妆才来腾龙大陆不过一年多的时间,竟然就拥有了一只九阶高级的妖宠,有着这种层次的妖宠,这腾龙大陆又有哪里去不得?

    “跟你还是没法比!”

    说到这个,许红妆又有一些惆怅,原本以为自己突破到觅元境初期之后,会拉近一些和云笑的距离,却没有想到再次见面,两者依旧有着不可跨越的差距。

    至于九阶妖宠什么的,都只能算是外力罢了,在这大陆行走,本身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再加上许红妆对云笑有一种异样的情绪,总觉得双方实力如果相差太远,到时候就真的再无机会了。

    “接下来你准备去哪里?回炼云山吗?”

    许红妆还是对这个比较感兴趣,直接就问了出来,如果云笑决定回炼云山的话,那她也打算跟着去看看,至于万妖山什么时候回去,并不在她的考量范围之内。

    “我想先去玄阴殿一趟,毕竟答应了那位薛小姐,要将她的先天绝脉彻底治好,再说我也想看看灵丸在玄阴殿如何了!”

    云笑轻轻摇了摇头,既然在炼云山见过了莫晴和柳寒衣,得知那两女都平安之后,他也并不想在炼云山多呆,哪怕他现在是名义上的炼云山弟子。

    说实话再过一段时间之后,恐怕云笑这个名字会传遍整个腾龙大陆,毕竟他在年比之上,可是击败了白无双的妖孽天才啊,又因为叶枯和司墨的退出,获得了这一届年比的冠军,风头一时无两。

    只不过这些虚名,云笑都不会太过在意,他加入炼云山,只是需要有这么一个超级势力作为背景罢了,让得那斗灵商会不致于敢明面上和自己过不去。

    但以云笑的底蕴,哪怕炼云山乃是这腾龙大陆最为特殊强横的地方,于他的帮助也有限,无论是脉气修为,还是对炼脉之术的提升,有着龙霄战神的记忆在,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好巧,我也有事要去一趟玄阴殿,咱们正好同路!”

    就在云笑话落之后,许红妆已是接口出声,生硬的借口,让得云笑嘴角不由抽了抽,心道要是自己说回炼云山的话,是不是你也正好要去一趟炼云山啊?

    不过云笑也没有揭破,如今的他,早已经不是那个在潜龙大陆之上时,一直将仇恨挂在嘴边的小小少年了,击杀了诸多凌云宗长老,废掉罪魁祸首许凌松之后,那件事便算是揭过。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姐姐云薇未死,母亲商璃也有可能还活着的前提之下,更何况对于当年的那件事,眼前的许红妆事先根本就毫不知情,说到底,也是一个被父亲连累的可怜人罢了。

    所以明知道这是许红妆找的借口,云笑也并没有拒绝,当下点了点头,赫然是径直朝着院门之外走了过去。

    见云笑没有拒绝自己,许红妆心情不由大好,连忙快步跟上,而对于那边上脸色惨白一片,有些不知所措的春晓城斗灵商会分部分会长申立通,他们二人竟然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对于申立通来说,刚才发生的事真是太大起大落了,原本以为在司徒浪出手之后,那叫云笑的少年绝对插翅难飞,那么春晓城斗灵商会分部的仇,也算是变向报了。

    谁知道这突然出现的一个红裙少女,看起来和云笑关系不浅,本身只有觅元境初期的修为,竟然有着一只达到九阶高级的逆天妖宠。

    堂堂的伏地境初期强者,在那九阶高级飞马脉妖的一踏之下,连一瞬都没有坚持过去,便被踏得筋断骨折而死,不得不说可悲可叹。

    刚才的申立通,已经在想着自己肯定是不可能活命的了,没想到峰回路转,那一对少年少女,竟然对自己不管不顾,自顾说着话就走了。

    如此说来的话,是不是自己能就此捡回一条性命?看着那消失在院门口的男女,申立通如是想着,不过接下来,他就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想得太多了。

    嗖!

    在申立通心神刚刚放松的当口,一道火红色的影子突然自暗夜之中袭来,然后他就感觉到喉头一痛,满脸不可思议地抬起手来,抚住了自己的喉咙。

    然而即便申立通都差点将自己给掐死了,那从其指缝之间喷出的鲜血怎么也按不住。

    然后他的眼角余光,就看到一抹火红色的影子从院门之处一闪而逝,正是那只他曾经在炼云山围捕过的火属性鼠形脉妖。

    突然出手的,自然就是火云鼠赤炎了,对于这些胆敢捕杀过自己的家伙,他早就打定主意一个都不会放过,何况这家伙还是其中一个领头者。

    在出其不意之下,实力原本就不比赤炎强多少的申立通,喉骨都被鼠爪给生生抓断,哪怕是来一个圣阶的炼脉师,恐怕也是回天无力了。

    砰!

    申立通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扑倒在地,或许在他临死的一刹那,有一些后悔吧,后悔跟着司徒浪去招惹这只鼠形脉妖,最终导致了春晓城斗灵商会的覆灭。

    和当初的煜阳城斗灵商会分部一样,春晓城斗灵商会一个堂堂会长,九名分会长老,尽都在数日时间之内被屠灭殆尽。

    所以哪怕斗灵商会再建春晓城分部,也不是原来的那个分部了,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们招惹了一只八阶高级的鼠形脉妖。

    相信此间之事要是传出去之话,不知道会掀起多大的风浪,以斗灵商会的脾性,一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只不过这些对于离去的某人来说,都已经是后话了。

    来到腾龙大陆的这一段时间,云笑也不是第一次得罪斗灵商会了,所谓债多了不仇,多杀一个护法,多灭一个分部,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