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性世界里的男法师 > 第五十章 北方来客
    伊特奈尔,皓月城,国王城堡。

    国王的书房门被侍卫向外拉开。

    一位年轻的女性等待已久,得到陛下的传唤,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将上身挺得笔直,双臂摆动,脚步铿锵有力。

    铁靴将大理石的地板敲得登登作响。

    “尊敬的国王陛下。”

    来人单膝跪到地上,将右手横置膝前。

    在她的面前,宽大的红木桌子后方,坐着一位身材健壮的中年人。

    她穿着一身华丽的狐狸白绒长袍,黑色的长整齐地盘到脑后,头顶上戴着一顶金色的月形王冠。

    她的权杖被搁置在宽大的红木桌上,而在白净的墙面上,挂着她曾经赖以成名的那把宝剑。

    国王陛下正伏案工作,眼神一丝不苟。

    “不必客气。”伊特奈尔的国王抬起头来,笔尖仍然停留在信笺之上,黑色的瞳眸深邃迷人,眼神平静地看向来人。

    进来的这位年轻女士,身上穿着异常清凉,只有一条齐大腿的狐裘短裙,搭配上上身的亚麻色短袖衬衫。

    两条雪白的大腿和胳膊露在外面,似乎丝毫不知道寒冷。

    对方留着一头深紫色的长,此刻被整齐地梳到脑后,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

    从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上,似乎还残留着一丝对天气炎热的不满。

    但是,国王知道,她的实际年龄远比外表看起来要大上许多。

    来人从地上站起来,眼神平静地注视着陛下。

    过了片刻,在国王的脸上咧开一道笑容。

    “看来你还并未适应南方的天气。”她将纸笔搁下,笑了起来,眼角荡开好看的鱼尾纹,“要知道,这里已经是深秋,而人们都要换上更厚的衣服了。”

    “是的陛下。”来人笑了笑,“要知道我早就习惯了北方亘古不变的寒冷,从你派我去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冰霜人。”

    “哈哈。”国王大声笑了起来,“所以你是怪我咯?”

    “不,我可没那个胆量。”她笑着用手在耳边扇了扇风,“不过还真是怀念呢,南方的湿热和美味甜口的食物,我还记得火龙果和香蕉,还有甜到心的菠萝蜜。“

    “你想吃多少就有多少。你找迪兰,她会好好招待你的。”国王豪爽地说到。

    “那就先谢谢陛下了。”

    对方微微一礼。

    “不过,说起迪兰相,我之前来的路上,”她嘴角含着笑,意味深长,“看见迪兰相似乎非常生气,好像是在说关于税收的事情。”

    “哦,那件事情。”国王的面色微微一变,眉宇间轻轻蹙起,“大概又在为神会征收的信徒税而大雷霆吧,毕竟伊特奈尔劳动的人就那么多,做出的贡献也是有限的。

    国家和神会同时都要收税,她们肯定承受不了。

    最后丢回来的,肯定是个难题。迪兰也不容易。“

    “人们不能饿死,国家需要运作,当然也需要钱。”来人眉头微微皱起,眼神中充满了愠怒,“神会的人太过分了。居然在这种时候……”

    国王摇摇头,“别说这些了,你来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吗?”

    “我?”对方露出狡黠的笑容,“我恐怕也是来给你添麻烦的,你知道北面那些冰霜巨人。”

    “好了,我知道了。”国王出一声叹息,“你去找迪兰吧,他会给你安排的。就说是我应允的。”

    “谢谢陛下。”

    对方将右手放到胸口,深深鞠了一躬。

    “以后不要到我这里来了。”国王皱眉说到,“下次我会找你。”

    “好的陛下。”

    来人微微颔,但并没有打算立即离开。

    “噢,对了。”她用手将耳边的长撩拨到后面,眼神游移地看着国王,“我在来的路上,听说了一件事情。”

    国王眼眸微抬,紧紧地盯着她。

    来人嘴角泛出一抹笑容,“据说此次赛雅大人出使赛科瑞德,带回了伊特奈尔新的天选者。”

    国王没有说话,面色深沉,如同遮蔽天空的阴云。

    “是那个孩子吗?”来人收敛起笑容,表情也变得异常凝重,“我记得十六年前,伊特奈尔的天选者就已经……”

    国王的双手微微握紧,“Z,这件事情与你无关。”

    对方却没有停下来,“你总不会希望他直接回归神殿吧?”

    她思考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眼前正值壮年的国王陛下,“这对于我们来说是莫大的机会。这些年来神会插手了太多的事情。

    就是因为没有天选者,所以神使是唯一能培育生命之树的人。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处处都要忌惮她。

    怕她不能好好照顾神树,怕神树会凋零。

    一旦没有生命之果,也就意味着伊特奈尔没有新增人口,从而走向死亡。

    所以我们一忍再忍,看着神会壮大力量,看着她们的神殿骑士和地方神会武装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但是……“

    她抬起头来,目光炙热地看着国王,仿佛是心中的理想被点燃一样——

    “现在不同了。天选者只要掌握了培养生命树的方法,神使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们……”

    “Z!“国王的脸上极尽震惊之色,双眼中多了一丝愤怒。

    来人微微一愣,马上反应过来。

    “抱歉。尊敬的陛下。”

    她吓得赶紧躬身低头,在这一刻,她突然想了起来,面前的这位,已经不是十六年前的大公,而是伊特奈尔至高无上的掌权者,是皓月城的主人,现在的国王陛下。

    国王的胸膛一阵起伏,过了一会儿才缓下来。

    她摆了摆手,从椅子上站起来。

    红木椅子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摩擦出一阵刺耳的声响。

    “我已经派人去接他了,”她眼神温和地看着对方,“所以不必担心,他会回到我这里的。”

    “陛下英明。”

    来人紧紧地低着头,全身颤抖不已。

    与其说那是因为之前对国王震怒感到的后怕,不如说是因为她后来说出的安排而使其感到热血沸腾。

    先到陛下这里,不是神殿,这样就可以先在天选者心中埋下种子……

    她欣慰地笑起来,静静地梳理着整个计划。

    片刻后,这位北方人从地上抬起头来,仰视着国王,“关于天选者,那件事情,真的不要告诉他吗?”

    国王的脸上微微一惊。

    但是她立刻明白了对方所说的是什么。

    “不,不要。”国王斩钉截铁地说到。

    停顿片刻,她摇了摇头,“至少不是现在。”

    国王陛下坐回王座上,面色阴沉,双目中的光亮忽明忽暗,“在没有经受过考验之前,让他知道那件事情,只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要知道,还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们。”

    “你是说——神殿中的那位?”

    “不过好在,”国王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天选者回来之后,我们就能摆脱那个人的束缚了。”

    她将手拢到胸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前提是,天选者是效忠于我们。”

    而不是神会。

    北境来的Z,在心里默默地补充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