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重生商纣王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三人请辞
    这个速度可以说非常快,就连帝辛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但他也没有放轻松,人心最为复杂,变革也充满着变数。

    哪怕他拥有着绝对的力量和优势,也不想哪里出了意外、导致变革出现破坏或延迟。

    帝辛继续处理政务时,梅伯出了人王殿,神色平静的处理事务,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夜晚,他来到了九侯府中,并让鄂侯一起来了。

    “鄂兄、梅兄,不知今日前来,所为何事?”一番客气,九侯疑惑问道。

    “我也是被梅兄叫来。”鄂侯开口,也疑惑的看向梅伯。

    面临两人目光,梅伯不急不缓,神色微重道:“二位,当日、我等三人商约,待诸事平稳后,我三人向大王请辞、牧守一方,不知二位可还记得?”

    九侯、鄂侯面色忽的一凝,精神提到了最高,表面上也都是点头,表示自然记得。

    梅伯见此,郑重道:“今日我已经向大王请辞了。”

    瞬间,九侯二人神色微惊,紧紧看着梅伯,又不动声色的看了对方一眼。

    还不等他们多说什么,梅伯就继续道:“如今朝堂稳定,我等三人也是时候退位让贤、为大王牧守一方了!

    今日前来,正是想问问二位,何时向大王请辞?”

    九侯、鄂侯一时间听得惊疑不定,各种思绪翻滚复杂。

    梅伯到底是什么目的?

    真是想拉着我们一起成为诸侯、远离大商朝堂?

    还是跟我一样……?

    心存疑虑下,二人一时没有回答。

    停顿数息,九侯方才开口问道:“梅兄、大王同意了?”

    梅伯看了眼两人,摇下头:“没有。”

    九侯二人心中本能叹了口气,就听梅伯继续道:“但只要我坚持,大王定会允许。”

    九侯思忖道:“梅兄、这是不是有些着急了?朝堂还远没有平静,众域官员也只是初步适应,现在、有些急了。”

    “是啊!我等退位让贤是应该,但此时是有些急了。”鄂侯目光微动,也开口附和道。

    “虽有些急,但却是正好。”梅伯摇头,认真道:“如今除了大商一百三十一域之外,其余领地都已分封给诸侯,我三人牧守一方,自然要从大商现有领地中分割,如今各地局势还并不稳定,分割给我们正恰当。”

    九侯、鄂侯余光看了眼彼此,各自心思百转。

    思忖两息,九侯率先慎重地点了下头:“也好,明日我就向大王请辞。”

    “那我就后天向大王请辞。”鄂侯紧随而道。

    “嗯,如此我等三人共同为大王牧守一方,也算全了我等忠义。”梅伯露出些许笑容道。

    另外两人也都相视而笑。

    畅谈了一番,梅伯、鄂侯笑着离去。

    各自见不到对方时,三人神色都是一变,变得若有所思、颇为沉重。

    这两只老狐狸~

    ……

    第二天,帝辛正听取赵高汇报一些事情,九侯求见。

    让赵高停下,让九侯进来。

    一番行礼,九侯正色道:“启禀大王,臣此来、是想向大王请辞而来。”

    帝辛眉头一皱,眼中再次闪过诧异,本能就想到了昨日梅伯之事。

    声音略沉:“九大夫这是为何?”

    “回禀大王,近来臣有些许感悟,恐要闭关颇长时间。

    如今我大商正是关键时期,刑部大夫一位不可缺人,所以臣想请辞。”九侯认真说道。

    “九大夫安心闭关即可,请辞一事不必。”帝辛皱眉、平淡道。

    “大王,国家大事、万不可因臣一人而有所耽误,臣也不愿当这个罪人,还请大王恩准。”九侯郑重拜下道。

    冕旒之下,帝辛眉头皱的更深,连续两天两件大事、都让他惊疑,出乎他的预料,让他颇为不快。

    这两人、究竟什么目的?

    还是真心请辞?

    “九大夫不必着急,日后再说。”淡淡的声音透着不容置疑。

    九侯张了下嘴,又没有多说什么,似乎有些无奈地一礼道:“是。”

    九侯退下,帝辛思索片刻,继续听取赵高的汇报。

    一刻后,让赵高退下,召郑和前来,平静道:“近日梅伯、九侯还有朝堂中可有什么异常?”

    郑和立刻仔细思索,等确定了才摇摇头道:“回大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帝辛闻略皱眉,挥手让其退下,又召来暗卫询问,还是没有。

    眼中思索之意更浓,相继前来请辞,一个还提到了牧守一方、退位让贤,另一个只提闭关~

    忽然,又想起了一人。

    大商旧贵族势力中最强大的三位中两位来请辞,另一位呢?

    手指在身前案几上一敲,轻轻的响声中,帝辛眼中露出些许玩味。

    孤倒是想看看,你们在弄什么?

    压下那些心思,继续处理政务。

    ……

    第三天。

    鄂侯求见帝辛,帝辛心中立刻确定了很多东西,不动声色的让他进来。

    一番行礼,鄂侯看上去颇为忠厚的面容上,很是郑重道:“启禀大王,臣今日、是特前来向大王请辞。”

    “鄂大夫这是为何?”帝辛心中轻哼,面上平静问道。

    鄂侯心中一动,面上犹豫了下道:“大王,敢问大王,梅伯、九侯两位大人是否已经向大王请辞?”

    帝辛双眼微眯,沉声道:“你如何知道?”

    鄂侯不慌不急,像是早就知道一般,郑重道:“不瞒大王,昔日、臣与两位大人朝中人才济济,我等三人才能远不如他们,故有了退位让贤、为大王牧守一方之意。”

    帝辛心中微震,目光仔仔细细看着鄂侯。

    鄂侯像是没发现一般,继续道:“但当时朝中大量官员缺失,正是需要我等之时。

    所以在梅伯大人的最先表率下,我等三人商议、待朝堂稳定后,便皆向大王请辞,为大王牧守一方。

    如今时机已到,所以臣三人才向大王请辞。”

    说完,头颅低垂,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还是那般看上去颇为雄厚的面容。

    而帝辛却已是目光如刀,闪烁着寒光,浑身威势不断增加,两息后、呵斥出声:“放肆,当朝三位大夫、居然私自商议一起退位让贤、牧守一方,成何体统?”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居然是他们三个事先商议好的。

    当然,他们的真实目的肯定不是如此,他一想便能明白,否则也不会三人前来请辞,理由不同、说法不同、还有一人没提过牧守一方的事、一人更是直接将此事买了。

    还真都是好大的胆子!

    此时,他已经有些明白他们的目的了。

    目光瞪向已经口出“大王息怒”,深深一礼的鄂侯,“真是荒唐,退下去。”

    “是。”鄂侯什么争辩都不做,老老实实地退下。

    退出人王殿,鄂侯如若无事、双眼平静的去办公了。

    殿中,帝辛则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三人虽然都在算计,也让他不快,但也只是私人的不快。

    因为他们的算计,倒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如今朝堂旧贵族的力量,的确是有些乱了!

    但究竟选择哪个办法,他却是有些犹豫。

    ……

    当夜。

    梅伯府中,梅伯迎来了一位贵客。

    “如何了?”来人沉声问道,跟梅伯关系颇近,而且显然还身居高位。

    “请辞一事都已经做,用不了多久,我等三人必定有一人离开朝歌。”梅伯微微叹息道。

    “事到如今,我心中也是没底,如果那个人是你?”来人皱眉、有些着急道。

    “放心,三人中,我势力最小,九家、鄂家争斗了那么多年,合作基础不好。

    我对大王又最为忠心,大王应该不会选择我的。”梅伯说着,语气平淡,好似并不多高兴。

    “如此就好。”来人倒是颇为高兴,随后又是一叹,“如今朝堂人才济济,我等再不携手联合,恐怕就真的待不下去了!”

    “你那……?”梅伯眉头微皱。

    “你不知道袁天罡那人的厉害,虽然并不强势,但本领上处处都压着我一头,如今司天监里,众人更敬畏于他。”来人苦笑,正是司天监监正杜元铣,大商正三品高官。

    梅伯神色更加叹息、有些愧疚,“大商如此多人杰涌现,我等本应该高兴,现在却要如此联手敌对他们、保住自己位置、真是愧对大商。”

    “梅兄不必如此,你我忠心日月可鉴,但局势如此,你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杜元铣连忙安慰道。

    “终究是我放不下~!”梅伯摇头、愧疚道。

    他是忠心大商、忠心大王,但他也放不下这个位置啊!

    亲族好友也容不得他放下,所以他必须要去做一些哪怕自己不想做的事。

    “梅兄,这也是大王愿意看的啊!如今朝堂局势,六部大夫紧紧卡住那些新人的道路,大王迟早会为他们扫开道路。

    但也定不会让他们一家独大,让我等贵族彻底衰落、失望。

    如今我贵族混乱不堪,正是需要人站出来,结合力量、保住我等阵脚,为大王效忠的时候。

    梅兄,你万不必如此。”杜元铣继续安慰道。

    (第二章,早点睡觉,谢谢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