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重生商纣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唯独不是人(为盟主Q木头加更)
    “丞相大人稍等,我先去清理这叛徒。”数息后,东侯太一向吕不韦说道。

    同时也是提示他注意一些,不要被朱雀趁机逃掉。

    吕不韦目光看了一眼绯烟和燕丹,一抹冰冷闪过。

    真是不知好歹,竟敢背叛大秦!

    “东侯大人请便。”吕不韦客气道。

    对于这位阴阳家的东侯太一,他心中更为忌惮。

    以他如今之实力,都感到了丝丝的压力。

    大秦满朝文武,除了商鞅那老家伙之外,眼前的东侯太一,给他的压力最大,跟王翦差不多,比之张仪更甚一丝。

    至于大王,已经被他下意识排除了。

    根本看不透。

    东侯太一点了下头,看不见的双眼望向紧张不已的燕丹、绯烟。

    “逆徒。”冰冷两个字,带着浓浓的杀意。

    绯烟浑身戒备,虽然她知道这根本没用。

    不管是她的恩师东侯太一,还是大秦四大丞相之一的吕不韦。

    都不是她能反抗的。

    但让她束手就擒,却也不可能。

    燕丹同样如此,勉强使思绪平静下来,看着东侯太一沉声道:“我是燕国太子,你不能私自杀我。”

    “呵,一个燕国太子。”东侯太一冷笑不屑,“给你一个明白,大王有令,杀。”

    燕丹神色还是忍不住一变,肃然道:“难道秦王不怕引来燕国责问?”

    “哼,让燕王试试。”回答的,是远处的吕不韦。

    语气中,充满了自信,底气。

    一个燕国,还是不跟大秦比邻的燕国,何有惧之?

    更何况,这是燕丹私自逃跑在先,杀了又如何?

    东侯太一看了一眼绯烟,又看向燕丹冷冷道:“我要让这个逆徒看看,你这个废物是如何死的?”

    道道星辰一般的光芒四射,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玄奥出现在这方天地之间,仿佛浪潮一般,涌向燕丹几人。

    绯烟、燕丹还有他身后两人,连忙咬牙出手。

    但只是一击,那两人便毙命,燕丹也重伤致死,这还是东侯太一刻意留手。

    绯烟倒是支撑住了,但也很是勉强,身体连连后退,连燕丹都顾不上了。

    东侯太一冷哼一声,怒道:“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教的,你还想与我斗?”

    手中法力大涨,更加汹涌的压过去。

    那边,见东侯太一动手,圣兽朱雀连忙勉强摆脱黑水玄蛇,就想逃跑。

    可惜,早就准备好的吕不韦微微一笑,大袖挥动,一道卷轴出现。

    顿时,空间沉重起来,随着卷轴打开,四个大字出现。

    吕氏春秋。

    这乃是吕不韦一生心血,既是他要寻的道,也是他的法宝。

    已达灵宝层次。

    卷轴打开,密密麻麻的文字好似顷刻间布满天空,无尽的压力宣泄而下。

    仿佛一汪大海出现,将所有笼罩、镇压。

    朱雀极快的速度猛的一缓,就被黑水玄蛇缠上了,粗大的蛇躯压塌虚空,狠狠抽向朱雀。

    “想往哪走?嘿嘿,今日、你休想跑。”公输仇兴奋道。

    “轰!!”

    两只庞然大物继续纠缠起来,不过有了吕不韦的帮助,朱雀立刻明显落入了下风。

    这边,十来个呼吸后,东侯太一一掌将绯烟打的吐血不止,封禁了她。

    又将燕丹封禁,冷声道:“休想就这么死。”

    手一挥,将两人扔到那一直安静站立的蓝衣女子身前,余怒未消道:“看好她们。”

    说完,直接冲向了朱雀。

    不说那被三大强者狠狠压制、不断打伤的朱雀。

    蓝衣女子颇为恭敬的应了声,看向狼狈不堪的绯烟,丝带之下、朦朦胧胧看不清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这个一向被她看作自己最大的对手,就这样完了!

    为了那个废物一般的男子!

    心里叹了口气,对手倒下了,她却并不觉得有多高兴,淡淡的声音直入情绪低沉的绯烟耳里:‘值得吗?就为这个男人。’

    绯烟抬起目光,看向那以往也被她视作最大对手的身影,淡淡说道:“没什么值不值得?”

    被东侯太一完全打散的法力、和破碎的经脉,让她连传音都已经做不到。

    蓝衣女子素手一挥,隔绝了两人的这片空间。

    忍不住露出一抹嘲讽,“你还真的是越发愚蠢。”

    “你不懂。”绯烟闭上了双眼。

    “对,我是不懂,跟在王上身边一统天下有何不好?为了这个废物、毁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蓝衣女子冷哼一声。

    绯烟又睁开了双眼冷漠道:“你这是在嘲讽我?”

    蓝衣女子略一思索,认真地点了下螓首、玉唇轻启:“是。”

    绯烟轻哼一声,在一向的对手面前,她低沉的心也被激了起来,略带嘲讽道:“我死以后,太一大人应该会把你送入宫中执掌钦天监,不时伴随在大王身边。

    可就不知你能忍受的了多久了?”

    “你什么意思?”蓝衣女子道。

    “呵。”绯烟笑了下,似乎回想起了什么,目光竟好似打了个寒颤,神色渐渐平静下来,看向蓝衣女子的目光中、忽然多了一分同情道:“你了解大王吗?”

    蓝衣女子没有说话,静静听着。

    绯烟也没有让女子回答的意思,平静的声音幽幽道:“在你们眼里,大王英明神武,手段高超,乃天生的王者。”

    “对,这些都对,甚至不止,虽然我跟大王的交谈只有二十三句,相处时间并不多。

    但也能看出来,大王极为自律,不沉迷女色、不贪图享乐,果决、英明、仿佛永远都不会错。

    时时刻刻,都给忠心他的人,一种无比的信任感。”

    “他是一个几乎完美的大王,一个常人想象不到的伟岸男子,是心怀滔天大志的君王,好像是无数女子梦寐以求的另一半。

    但、他绝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有些激动的声音,让蓝衣女子一愣,紧紧看着绯烟。

    绯烟的话仍在继续,似是在压抑着什么:“他可以是火、可以是冰,甚至可以是神。

    但唯独不是人。

    他没有人应该有的温度,他的目光中永远只有他的霸业。

    永远都那么高高在上,令众人仰望,他似乎天生就该被人仰望。”

    “你知道这对一个爱慕他的女子来说,有多痛苦吗?”

    本听的有些皱眉的蓝衣女子,绝美娇躯一僵,双眼都忍不住瞪大了些,错愕、惊异一一闪过,看着绯烟:“你……”

    绯烟闭上了双眸,压抑数年的话说了出来,让她有了一抹轻松感。

    加上知道自己将死,勇气更增。

    “没错,我只是跟在他身边一年,便爱慕上了他。”

    (第三章,谢谢支持,快睡吧,另外帝子受想说一句话:你爱慕朕,与朕何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