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重生商纣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阴阳家欲归附(第一章)
    欢迎你!</br>?    一路畅通无阻,帝子受走进这天下蕴含最多秘密的地方之一。

    两位老者无声无息中出现,气息犹如枯木,冷硬、隐秘。

    即使是见到帝子受,都一言不发、只是行了一礼。

    平静的声音响起,很快、就在两位老者的带领下,帝子受开始游览起他想知道的东西。

    随后,每天他都会抽出两个时辰,前来这里游览各种各样的信息。

    一个月后。

    他身边多了一位伴读,蒙家蒙恬。

    两个月后,秦王室以及朝堂开始给他选妃。

    包括各国,都逐渐参与了其中。

    足足五个多月后,终于、帝子受开始了他不一样的改变。

    年少登基。

    想要拿回权力,说难难,说不难也不难。

    不是什么要拿回兵权什么的。

    所有的权力其实都放在那,当幼主仍然还在那个位置上时。

    那就说明绝大部分人,就都还是效忠于你的。

    想拿回权力,不是其他,而是需要威信。

    更确切的说,就是让朝中大臣,相信你的能力。

    如此,才是幼主真正掌权的时候。

    这是最平稳、隐患最小、最为顾全大局、最好的办法。

    也是帝子受此时的做法,逐渐展现自己,展现自己的智慧,展现自己的能力,展现自己的实力。

    每时每刻,在每一个大臣眼里展现。

    也并不着急,是一点点的展现,不会显得那么突兀。

    自然而然改变着身边所有人的看法。

    润物细无声。

    结合各种资料、信息,他选择了如此做。

    如今大秦的情况,也最适合这种方法。

    内有四大丞相相互制衡,没有真正的权臣。

    众多名将和宗室,也皆没有一家独大。

    他就是所有平衡上的那个点,可以让他这般、毫无顾忌的壮大。

    随着他的行动,不过短短三个月,一小部分大臣心中欢喜,大王未来必是明君。

    半年后,满朝都认为大王未来是明君。

    一年后,已经有一些大臣,开始将帝子受当成真正的大王。

    两年后,帝子受在朝堂上,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四大丞相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本能的已经适应了这事。

    这也是因为他们不是独掌大权、而且掌握大权的时间太短。

    所以并没有多少不舍之意。

    真正让一人独掌大权时间一长,忠心就很可能变质。

    权力这东西,一旦拿起,想再放下就难了。

    当帝子受在所有人眼里十六岁之时,朝堂之上,他已经有了不少威信。

    大半的事,都是他亲口下最终决定。

    不少事,也是按照他的意思来。

    这时,各国对幼主登位所施行的各种暗中谋划,也几乎全部破碎。

    挑拨四大丞相与帝子受之间的关系,一丁点都没有成功。

    这一年,经过重重交锋、选择,楚国、齐国的两位公主进入他的后宫,还有几位出身老秦人的女子,进入后宫之中。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而随着帝子受威信越来越高,大秦数年内连丧三位大王、而失去的进取之心,又在一些大臣心中复起。

    甚至一些大臣已经开始了准备。

    就等大王真正的成长起来。

    …………

    秦王殿。

    帝子受从修炼之中停下来,浑身威严、霸道之气,比三年前更甚几分。

    感受着体内长达七百余丈的四龙真气,和已经所剩不多的大秦气运之力,心中颇为满意。

    这是他第四次进入到小世界中,这次的开局是条件比较好的,仅次于大明世界。

    当然,这次面对的困难,也是最大的罢了。

    起身,前往不远处的大殿处理政务。

    三年时间,连他也对大秦的情况颇为满意,商鞅变法已经近千年。

    大秦内部颇为稳定,对国力的开发、运用,堪称众国第一。

    行政方面,虽然没有他心目中的高效、合理化。

    但也是众国之首,差的那些只是时代界限罢了。

    随着他对其越发了解,竟是颇为惊讶的发现,他也只能在外表上、朝廷官职构架上,做一些改变。

    最核心的中央集权、官员吏治问题,都已经是没多大问题的,顶多是更加优化一些。

    大秦数代君王,以及众多贤臣名将,可以说打好了位列众国之首的根基。

    似乎就缺他这么一个能带领其、真正走向巅峰之人。

    而此时的他,还不行。

    不是他真正的能力不行,而是在大臣眼里不行,没有真正成长起来。

    这急不得,他也不急。

    大秦很好,但他想让他变得更好,也可以让他变得更好。

    …………

    又是两年时间过去,神州大地颇为安静,虽然各国之间仍不时有些小摩擦,但七个大国之间都是颇为平静。

    顶多、也就是与小国之间有些战火。

    咸阳、秦王宫中。

    冷寂、空荡的大殿,以黑色为主色调,充满厚重、肃然。

    其中夹杂着的一些暗金之色,更显尊贵、神秘。

    一股无法言语的威严,充斥着大殿每一寸角落,让其特别幽深。

    像是一张开巨口的深渊,能吞噬一切。

    最深处的上方,一道身穿黑色金边的王袍、头戴平天冠的身影,正安静处理着政务。

    但只是如此,这道身影、仍是仿佛天地中心,镇压一切。

    “启禀王上,范丞相求见。”

    不知过了多久,从殿外走进一位身影,这身影面白无须、很年轻,一身黑红色的内侍袍服,浑身有种阴沉气息。

    一举一动非常轻,毕恭毕敬。

    “宣。”

    那道仿佛山岳般威严厚重的身影淡淡吐出一个字。

    “喏。”内侍平静应道,向大殿外退去。

    十数息后,一道身影走进了大殿。

    看上去中年样子,丰神如玉,一身黑色大秦官服,自有一股威仪。

    “参见大王。”范雎一丝不苟地行礼道。

    “免礼。”帝子受没有放下手中之笔,目光望了一眼下方。

    目光淡漠,却极具压迫力。

    “谢大王。”范雎直起身,看向上方那道身影,已经有些熟悉其行事风格的他主动有些喜悦道:“启禀大王,臣特来向您报喜。”

    帝子受目光又望了过去。

    范雎神色微肃,郑重道:“阴阳家愿归附大王。”

    帝子受目光动了一分,平天冠下的面容有些隐隐约约,薄薄的双唇轻启:“为何?”

    即使五年来,已经越发了解大王,但此时,范雎还是感到一抹赞叹。

    这神州大地,七国争雄,不可或缺的,就是诸子百家。

    因为绝大部分人才,皆是出自诸子百家。

    包括他在内的大秦四大丞相也是如此。

    可想象其力量何其强大?

    而诸子百家自然也是有强弱,阴阳家无疑便是属于强的那一层次。

    哪怕声势威名不如法、道、儒、农、墨。

    但一直以来,其神秘和强大也是公认的。

    阴阳家一旦归附大秦,那影响力定是极大。

    五年来,已经坐稳王位的大王,也会因此威信大增。

    可其却非常冷静,好像一点高兴都没。

    心中赞叹一声,范雎肃然道:“启禀大王,臣与阴阳家首领东皇太一早年有所交情,其数日前找臣、言及近年来天下大势,臣便看出他有心归附我大秦。

    一番劝说,他同意了,只是有些条件需大王肯许。”

    声音落下,空旷的大殿重新寂静下来,两息后、帝子受神色上看不出任何高兴之意:“范丞相有功。”

    “臣不敢居功,皆是我大秦和王上之威。”范雎双眼中闪过一抹喜意,连忙道。

    “是何条件?”帝子受继续道。

    有实力的人,在那里都能得到不一样的待遇,以阴阳家的实力威名,面对此时的大秦也足够有些不一样。

    “他希望能与大王亲自面谈。”范雎严肃道。

    帝子受目光看其一眼,倒是知进退。

    略一顿道:“两天后、带他见孤。”

    “喏。”范雎应道。

    范雎退出大殿,帝子受目光幽深,阴阳家~

    过了几息时间,淡漠的声音响起:“孤为何没有得到阴阳家动静的消息?”

    轰!

    顿时间,整座大殿好似都颤动了一分。

    “暗玄知罪。”大殿黑暗处,一道黑影出现跪下道。

    帝子受目光没有望去,嘴里吐出一字:“查。”

    “喏。”

    …………

    退出大殿,位居大秦四大丞相之一的范雎不禁下意识松了口气,有些惊骇。

    这才五年,大王居然就已到此种深不可测的地步!

    连他都感到了一种压力。

    短短五年时间啊!

    就让他仿佛回到了当年昭王之时。

    除了商鞅那老家伙,恐怕已经没人能压制住大王了!

    心中有些叹息和莫名的兴奋,大秦、又有机会了!

    半晌,压下心中情绪波动,想着此次阴阳家来投。

    他跟东皇太一不是多熟,只是早年间见过一面,其人也是很神秘。

    不过不管如何,这对大秦、对大王都是好事。

    所以他直接从府中进宫,这份首功,他拿了。

    至于对方是不是心怀不轨?

    他不担心,对方不至于拿阴阳家的名声开玩笑。

    而且在大秦,一个阴阳家、还翻不了浪。

    (第一章,谢谢支持,昨天是我的错,今天尽量四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