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重生商纣王 > 第八十一章 吕布
    崇侯虎点头,他本就没打算找帝子受喝,如此说,只是表达一种亲近而已。

    而且他来也还有要事。

    “大哥,父亲已给我传话,让我回去了。”没有犹豫,直接说了出来。

    帝子受点了下头,对方是该回去接受北伯侯一脉、更高层次的传承培养了。

    顿了顿,淡漠道:“注意你二弟。”

    崇侯虎微微一怔,虽然不太相信,但他这种身份,自然不会大意,慎重地点了点头。

    面对自己亲弟弟和帝子受,他毫不犹豫选择了相信帝子受。

    没有多说几句,侯崇虎离去。

    前来恭贺的大臣依旧络绎不绝,不管心里如何想,表面上自然不会做的不对。

    而同时,帝子启、帝子衍这两个失败者,却是第一次在暗地里会面了。

    两人都是神色阴沉,他们苦求数百上千年的位子,居然就这么被人夺去。

    他们如何甘心?

    不提他二人的想法、商议,从当上储君的那一天起,帝子受就开始忙碌起来。

    大商疆域之大,事务之多,常人根本无法想象,即使大臣分担了很多,但需要人王处理的,依旧非常多。

    如此需要帝子受协助的,也就非常多。

    也幸好他们都是修为在身,否则绝对忙不过来,更会活活累死。

    同时,他协助处理政务之时,一些攻击、为难也向他而来。

    都是些政务上的陷阱,不过对他几乎无用。

    经历过两段帝王生涯,即使不能与现在相比,但应付这些、还是不成问题的。

    甚至单纯论计谋,他们那些人、还不如大明世界、大隋世界的大臣。

    不时的,他也会出手,清除掉一些人。

    大商王朝是贵族世袭制,不说诸侯,就是朝中很多职位,都皆是如此。

    没有足够的能力,却占据足够高的位置,在他眼里,都是需要清除。

    这也是导致大商人才不足的最重要原因。

    但此时也不可能真的对世袭制发起挑战,那就真的是自取灭亡了。

    更多的,是利用他们对他的攻伐,理由正大光明,朝堂争斗罢了,谁都说不出什么来。

    帝乙也是发现了这点,喜闻乐见,一边默默帮着帝子受,不时清除一些人、提拔一些人,一边稳定朝堂。

    父子两很有默契,默默整理着朝堂,甚至是放纵帝子启、帝子衍攻击帝子受。

    这两个对他们来说是不成器的儿子和废物的人,还是有作用的。

    当然,这其中的程度,却也是要掌握好。

    万一闹得太大,对大商就是灾难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帝子受大部分心力,都放在了朝堂之上。

    他如今是改变不了大的事,但一些小事,却是竭尽全力去做,就比如借用帝子启、帝子衍对他的攻击,清除一些能力不足的大臣。

    还有,便是秘密建议帝乙,花费大代价、培养大军。

    大商王庭作为人族正统屹立八十多万年,底蕴之深厚,只有当代人王帝乙一人清楚。

    隐秘的大军到底多少,也只有帝乙一人清楚。

    帝乙听从了,但具体如何,帝子受却不清楚。

    他知道,还是他的实力太低,现在不适合接触那些。

    自身实力方面,大隋、大明两个世界依旧不断为他提供着气运之力,但还是太弱。

    即使加上姜梓童的真凤之体滋养,也进展缓慢,刚刚达到第四十五丈左右。

    就这样,十年时间似乎一眨而过。

    这一日,他独自一人进入了密室中。

    ····

    眼前一花,帝子受已经开始游览起脑海中的记忆。

    吕布~!

    过了一会,他睁开双眼,一丝奇异神色闪过。

    居然是吕布!

    他记忆中东汉末年的那个吕布。

    放眼望去,这是一间不大不小的屋子,东西不多,最引人瞩目的,就是旁边触手可及的一柄散发着寒光冷意的利器。

    方天画戟。

    已经达到法宝级别的方天画戟。

    这个世界··有趣。

    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泛起,出乎他意料的身份,却颇符合他心意。

    再次闭上双眼,仔细感受着这方天地,熟悉这方天地的规则。

    天地灵气比之如今的大隋世界还要浓郁十倍不止,天地规则、几乎显露于外。

    也就是说,这方世界的修炼难度,比大隋还要小不少。

    但同样的,结合吕布的记忆,这方世界之人的寿命,却比大隋还要短很多,天地不许。

    此时,吕布正十五岁,也是大汉汉灵帝在位的第八年。

    这方世界没有秦以及春秋战国之类的历史,大汉屹立四千年,此时、已经是日益衰落。

    太平道三个字,也存在于吕布脑海中。

    又静默一会,将原身吕布除了战斗之外的记忆彻底整理好。

    原身吕布虽然只有十五岁,但一身肉身道实力、已达地仙第六层次。

    几乎不比洪荒中的侯崇虎、姜梓童等人慢,当然,世界不同、规则不同,也无法拿到一起比拟。

    但在这个世界,也是快的惊人。

    而这身实力,除了家传武学,全部是对方厮杀出来的,从九岁开始上战场,一招一式以及修为、都是从战场和天地间领悟而来。

    身经百战、千战都不足以形容,那脑海中庞大的战斗记忆、让帝子受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当然,这是他的身躯,他只是拥有吕布的记忆而已,所以对方的肉身道修为,他没有。

    有的、也只是记忆、和这个身份。

    此时的前身,孤身一人,只有一个这大汉并州五原郡九原县的官兵什长职位。

    这是他杀了不知多少异族人,遇到了不知多少次危险的搏命中,换来的小职位。

    对方那战天斗地、只靠自己、只能靠自己的信念,他能感受到,甚至也不禁升起一丝赞赏。

    吕布~!

    一抹异彩在帝子受眼中闪过,看向旁边的方天画戟。

    打天下吗~

    一股有些久违的滚烫在心间升起。

    转眼,就是一个月时间过去。

    帝子受也熟悉了前身的生活,除了率领自己的一什二百人训练、出勤之外,没什么别的事。

    虽然有种平台太小的感觉,但帝子受却是心甘情愿在这里待了下来。

    因为在这里,他有事要做,一是前身吕布的战斗记忆经验是他缺少的,这需要大量时间去学习,还要大量战斗去磨合,在这里正好适合。

    二就是军中神通了,他从闻仲那里学习的军中神通,实则只是记住了,并没有怎么修炼,毕竟他的身份不同,而且不去军营、不带兵,军中神通是修炼不到家的。

    这里暂时对他来说,也适合。

    九原县虽然只是一个县,但因为处于边境,时常遭到匈奴掠夺。

    所以有兵五万,这对于并州共五百万大军来说,不算什么,但在县一级来说,人数不少了。

    对此时的帝子受,也正好合适。

    一边游览吕布的战斗记忆经验,一边磨合,一边缓缓展露自己的实力,好加深对这五万大军的影响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