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重生商纣王 > 第十五章 五岳灭
    又继续看了几眼,转身离去,他还有别的事要做,来指点任我行并帮助他突破,也只是其中顺便一事而已。

    心中想着素心,想着天香豆蔻,浑身就充满着动力。

    虽然也不免有丝丝的阴霾,毕竟帝子受的身影时刻压在他心头,但在那道他魂牵梦绕的身影面前,又不算什么了。

    为了那道身影,他命都可以不要,被人控制做一些事又算什么?

    与此同时,前方大战,华山后山深处,一衣着朴素的老者面色颇为凝重的看着华山前方,似有担心,似有犹豫。

    忽然,他面色一变,望向后方,神色凝重无比:“阁下何人?来我华山又有何贵干?”

    “呵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华山又何时成你华山派的了?”一声有些尖细的笑声响起,重重树荫之中,缓缓走出两道身影。

    面白无须,颇为苍老,乍一看就像是普通人,但老者自然不会以为他们是普通人,面色越发凝重。

    “宫里的人?”老者双眼微眯,虽是问话、但却是已经肯定了。

    对方气息阴柔,带着股深深的阴阳不分的感觉,加上那话,绝对是宫里的人。

    “当年的剑圣,咱家倒是听过,只是不知本领如何?”两道身影中,其中一人颇感兴趣道。

    “你们究竟有何目的?日月教也跟你们有关系?”越想,老者就越感到一股惊惧,他华山派好像已经陷入了一张大网之中。

    从江南赶来的汪直笑了笑,志在必得道:“风清扬,咱家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发誓永不出华山,我们就给你华山派留一些种子,否则、一个不留。”

    风清扬目光一厉,冷声道:“我华山派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让皇上这般对我们?”

    “呵,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有资格问这个吗?”汪直直言不讳,有他两人在,就算是剑圣又如何?

    天下间能让他们两个联手还畏惧的人,目前为止所知也就两人罢了,风清扬显然不在其中。

    “皇上就不怕天下势力群起反抗吗?”风清扬浑身怒气勃发,丝丝的剑意仿佛就要忍不住爆起。

    “真是异想天开,我大明之力,又岂是你能想象到的。”尚铭叹了口气,不慌不急道。

    “好了,做决定吧,是你自己跟华山派一起死,还是留一个种子?”汪直像是不想再多说什么,语气渐渐冷了下来。

    风清扬大袖下的手都抖了一下,十几年不曾起波澜的心,仿佛惊涛骇浪一般,丝毫不能平静。

    怎么选择?

    反抗?

    他完全没把握对付面前这两人,而且既然大明朝廷既已出手,单独一个华山派,即使加上其他四岳,又能反抗吗?

    就算惊动了整个江湖,激起了众多势力联手反抗,可是、这对华山派又有何用?那只是之后的事,华山派那时已经彻底覆灭了。

    苍老的手,第一次,有了一种握不住剑的感觉,汪直和尚铭没有多说什么,也不出奇,风清扬只要是个聪明人,那就一定知道怎么选择。

    一甩袖,风清扬转身离去,却是不再看前方的大战。

    汪直尚铭能感觉到对方的悲愤,但那又如何?

    对方应该庆幸,要不是此时杀他必定会引起大动静,吸引来众多高手,从而可能暴露他们的身份,对方现在又哪有资格让他们谈条件?

    前山之中,自然不知后山的事情,任我行依旧在与郭嵩阳大战,双方谁都奈何不了谁。

    不过其他人,五岳却是不免渐渐落入了下风,毕竟日月神教人数实在太多了。

    在不顾忌伤亡的情况下,轮换着攻击,根本不给对方丝毫喘息机会。

    五岳死的人越来越多,每死一个,岳不群、左冷禅等人就心疼不已,支撑了两个时辰左右,丢下了四百多具尸体,不得已退向了第二道防线。

    日月教更是死了两千多人,不过却是毫不在乎,换上一些人马继续攻击,摆明了完全不给对方喘息机会。

    “杀!”

    “一口气歼灭他们。”

    ····

    又是一个时辰左右,五岳后退到第三道防线,此时就连任我行等高手都停手休息,只有日月教底层弟子没有休息,继续攻击。

    渐渐的,厮杀中,天色越来越黑,五岳已经退到了第六道、也就是最后一道防线上。

    没办法,日月教人数太多,又不顾伤亡,五岳高手也要休息,自然是连连败退。

    本来四千多人的队伍,只剩下了两千五百之数,尽数聚集在这第六道防线上。

    而这时,日月教终于停了下来。

    “怎么样?少林武当等派还是没有消息吗?”左冷禅皱眉问向岳不群。

    岳不群摇了摇头,众人心头都沉了下来。

    大战之前,他们就向武当少林等派发出了求援,可没想到,到现在,还是没有一个援兵到来。

    “难道他们就坐看魔教猖狂?”泰山派天门有些生气道。

    其他人沉默,现在什么都不清楚,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好似有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任我行居然这般与他们硬拼,真不怕杀敌一千自伤八百?

    他动用数万人,就不怕引起忌惮吗?

    还有他是怎么突破到宗师境的?之前完全没消息。

    现在各大名门正派又为何还没有动静?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距离华山派数百里外,一处山谷中,近百人全部死亡,看其服饰,是峨眉派的人。

    另一个方向,近百和尚也是全死,为首之人还是先天巅峰境界。

    不止这两处,除了武当派的人之外,各大名门正派赶往华山的人,只要一近百就全部死去。

    只有武当派的人,仅仅是被缠住了,动弹不得。

    第二天一大早,日月教的攻击就继续开始,任我行继续跟郭嵩阳较量着,暂时谁也奈何不了谁。

    因为是最后一道防线,剩下的人也都聚集到了这,所以五岳的反抗从没有过的大。

    双方的伤亡快速上涨。

    从早杀到晚,然后继续,挑灯厮杀。

    山下,人越来越多,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了端倪。

    各大名门正派的人,好像都没有到。

    这一情况,立刻引起了巨大的议论,各种说法都出来了,但也没有个准确说法。

    一场激烈残酷的厮杀,一直持续到了第五天,终于、一切结束了。

    在日月教的人海战术下,五岳还是坚持不住崩溃了。

    郭嵩阳也被任我行凭借着深厚真气一点点磨死。

    五岳联军被灭的消息立刻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人流也向四面八方散去。

    各种议论沸沸扬扬。

    不过很快,又是一个消息极速扩散,各大名门正派向日月教责难,他们派去华山的人全部死了,到底怎么回事?

    消息一传出,无人不为任我行的胆子感到佩服。

    居然这么狂。

    而且居然还有这个实力灭杀各大名门正派的人。

    华山上,正调兵遣将要将其他四岳尽数灭杀的任我行也是一惊,嘴角抽搐几下,说不出话来,选择了沉默。

    灭掉五岳联军的第三天,忽然,华山后山出现了惊天动地的轰鸣声。

    无匹的剑意将天上白云都撕裂了开来,还有一无比悲愤的声音响起:“你们出尔反尔,该死。”

    连续的轰鸣声,将任我行都震撼住了,脸色有些发白。

    动静一直持续了半炷香时间左右,方才平息,任我行严厉下令不得外传、议论此事,还将一些华山派残余之人杀了。

    所以这件事也没有外传出去。

    只有当日两道苍老身影走出华山后山,向京城而去,还有一句淡淡嘲讽的声音留下。

    “跟两个太监讲出尔反尔,愚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