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重生商纣王 > 第十四章 日月教VS五岳
    华山派周围的客栈、以及许多民居,都被江湖中人充满。

    神侯府、锦衣卫、府衙捕快的人来来往往,没有一丝懈怠,全力监察着这些江湖人,防止他们做出对普通百姓不好的事情。

    一间客栈中,人称四条眉毛的陆小凤若有所思的对身旁一人道:“你说,这日月教为什么就如此不惜代价、举教与五岳剑派硬拼?”

    那人双眼闭着,整个人充满着温暖花开的气息,顿了顿说道:“你可以直接去问的。”

    陆小凤翻了个白眼,忽然看见了一道身影,神色一喜,拉着好友上前去。

    ····

    距离华山最近的一座府衙之中。

    诸葛正我最近都是眉头紧锁,来的江湖中人越来越多了,他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其中一些悍匪、黑道强势人物,更是让他们不敢放松丝毫。

    还好的是,也有一些名满江湖的大侠前来,他们虽然什么都不用做,但是他们的存在到来,就是一种无形的威慑,使很多无法无天的江湖中人不敢乱来。

    “世叔,陆小凤、楚留香、花满楼几人求见。”不一会,无情坐着轮椅进来说道。

    “噢!”诸葛正我神色微喜,免费的人来了,“让他们进来。”

    “是。”

    ····

    “昨日你猜我见到谁了?江南慕容世家,而且是三家一起前来。”

    “听说武当少林的人都在来的路途上,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出手?”

    “嘿嘿,真是难得一见的武林盛事啊!”

    “也不知道这次日月教和五岳剑派谁胜谁负?”

    “任我行听说都到了两天了,居然还没开始进攻,他想做什么?”

    ····

    ····

    在日月神教抵达华山派的第四天,一直没有动静的日月神教营寨中,数万弟子齐齐动了起来。

    立刻惊动了所有的目光,周围无数赶来的江湖中人都向一个地方围去。

    华山派正气堂,正在议事的五岳剑派掌门人,和诸多前来助拳的人,收到消息后,一个个带着杀意,赶到最前方的关隘上。

    华山险峻,易守难攻,日月教人数又太多,他们自然不可能放弃这天险的莫大优势。

    数千人分散在六处最大的天险之处,形成一道道关隘,看起来固若金汤。

    第一道关隘上,五岳掌门冷冷看着正如长龙般驶来的日月教弟子,心里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也是充满了杀意。

    双方势力纠缠了数十年,早就是血海深仇。

    日月教这次举教来攻,也是他们的好机会,一举将之覆灭。

    等了没多久,终于,长龙来到了第一道关隘处,江湖厮杀,即使人多,也是没有军队那般、列成军阵。

    高手对捉厮杀,弟子各自为战。

    这就是江湖厮杀,此时也不例外,双方高层冷冷的看着对方。

    任我行在几个人的衬托下来到最前方,中气十足、傲气十足的声音响遍半个华山。

    “哈哈哈,五岳剑派的人听着,此时投降者,本教主给他一个机会,否则、一个不留。”

    咦,任我行的武功!

    远处观看这场大战的江湖中人里,一些人惊讶。

    关隘上,五岳掌门同样如此,任我行的武功好像大进啊!

    “笑话,任我行你今日来,便是取死之道。”左冷禅上前一步,大声喝道。

    旁边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有些皱眉,这可是华山,怎能让左冷禅先站出来?不过大敌当前,也不宜多说什么。

    “哈哈,华山派的地盘,居然让你一个嵩山派的人来出头,真是好笑。”任我行大笑,顿了顿继续道:“左冷禅你放心,待剿灭了你们,来日嵩山派必定鸡犬不留。”

    “狂妄。”左冷禅大怒。

    “哼,今日本教主就领教领教你们五岳剑派的剑法。”任我行似乎没有多说什么的意思,身体一跃,竟是直接向关隘上冲去。

    “杀。”

    随即,日月神教发出进攻的号令,众多弟子立刻开始向关隘攻去,高手则是和任我行一样,跃向关隘上方。

    “杀。”关隘上一声冷喝,五岳高手纷纷拔剑出手,阻拦那些高手。

    左冷禅和岳不群相视一眼,不约而同选择了共战任我行。

    两柄长剑刺出,却见任我行身在半空,一掌打出,惊涛骇浪般的内力滚滚而出,周围十数丈的空气都仿佛被挤压炸裂开来。

    “嘭!!”

    一连两声,岳不群和左冷禅面色一变,身体忍不住向后方退去。

    “你突破到了宗师境!”

    岳不群和左冷禅一同惊喝,让周围许多人变了脸色,一位宗师不管是在哪,都是绝对的强者。

    日月神教一方立刻大喜,五岳一方面色阴沉,远方,不少人也是惊讶。

    任我行什么时候成了宗师境?

    “哈哈,今日就是你们五岳覆灭的时候。”任我行大笑,仿佛没有极限的内力疯狂涌出。

    左冷禅面色阴沉似水,只是犹豫一下,就大声道:“师弟。”

    “吟!”

    一道剑意冲霄而起,凌厉的气息,令许多人呼吸一滞,就连任我行身形都停顿了一下,颇为凝重的看向一个方向。

    那是一道差不多三十多岁的身影,手持铁剑,正一步步向他走来。

    “郭嵩阳!”眉头一皱,随即就又是狂傲的样子,“怪不得不见你身影,原来突破到了宗师境,隐藏在暗中对付本教主。”

    “不过即使如此,你们也都得死。”

    大喝一声,一掌向郭嵩阳拍去,黑色的真气犹如实质,仿佛狂龙,声势骇人。

    “正好领教。”郭嵩阳冷冷说道,一剑向任我行刺去。

    剑意凌厉,既有堂堂正正压人之势,又有剑出灵巧之诡异,只是一剑,便将这一掌破去。

    随后一剑直刺任我行。

    “来得好。”任我行不以为意,双掌如龙,汹涌的内力四溢,以一双肉掌直面对方长剑。

    岳不群和左冷禅对视一眼,杀向了日月神教高手。

    兵对兵、将对将。

    这就是江湖厮杀,虽然五岳一方人数少,但依着地利,这一开始也不落下风。

    毕竟日月教人数虽多,但个体水平却远不如五岳,而且地利决定了,一起投入进攻的人数不多。

    至于高手方面,任我行对郭嵩阳,日月教倒是落入了下风,不过日月教人多,也丝毫不惧。

    “杀!啊!”

    “兔崽子,爷爷教你做人。”

    “魔教贼子,安敢放肆?杀。”

    ····

    激烈的厮杀越发残酷,远处,上至宗师级强者、下至普通后天境,无数双目光情绪各异。

    有不忍者、有兴奋者、也有期待者。

    “朝廷真的就不管吗?”一处小山坡上,陆小凤皱眉道。

    “如何管?”旁边,铁手平静道。

    “呵,朝廷一旦插手,说不定各大江湖势力就要联合起来了。”另一边,一位先天境的锦衣卫略带讥讽道。

    陆小凤、楚留香几人默然,的确,江湖事江湖了。

    朝廷要管,江湖人也许可不会领情。

    可除了朝廷,谁又能管?

    论绝对的武力,自然有比日月教、五岳强大的,但又有什么立场、理由呢?

    而且他们为什么要管?

    说不定还乐意看到如此。

    远处的山林中,朱无视依旧一身锦衣,眉头皱起,看着任我行有些不喜。

    真是没用。

    他耗费功力、又指点任我行吸功大法,帮助他提升到宗师境,没想到面对一个也是刚刚突破的郭嵩阳都不能占据上风。

    真是白费了吸功大法,虽然任我行修炼的吸功大法、即使经过他指点,也还是不完美的。

    (感谢璺離200、资深的老书虫又1000的起点币打赏,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