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重生商纣王 > 第九章 政治妥协、交换
    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一个钱字。

    因为钱,皇帝对贪污的官员生杀予夺。

    也因为钱,大明被上下勾结吸成了人干。

    没有魄力的皇帝,只能慢慢看着大明逐渐衰落。

    而帝子受如今不说是多么有魄力的人,但他不管是思想、还是见识,都让他丝毫不怂。

    大明想当官的人太多了,从来不曾缺过。

    至于地主和商人,不说他们现在还远远没有达到明末的地步,根本成不了大气候。

    最麻烦的那些江湖势力,他心中有所计较,而且江湖实则也是一盘散沙,成不了大气候。

    如今江湖中虽然阴谋家不少,但想要一统江湖对大明造成威胁,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武当山上的那个人就是他们过不去的天险。

    大明皇室在江湖中的布置,也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

    外患方面,北面蒙古遗漏下来的几个势力大不如昔,那个海上小国也是贫穷,成不了大气候,南方一些异族只能小打小闹。

    所以不管怎么看,帝子受都觉得他不可能输。

    如此他又怎么可能怂?

    又处理了一会奏折,就听曹正淳来报,张家那两位侯爷,也就是朱厚照的舅舅去见了太后。

    心里摇了摇头,不出意外,他们应该是受人蛊惑的,想以太后来压他。

    不过张太后一生本就是传奇,明智如她怎么可能插手这事?

    他们两人肯定会受到一顿训斥。

    “去查查,谁跟他们接触了?”帝子受冷淡道。

    “是。”曹正淳立刻应道,此时包括他在内的太监体系,其实都是精神振奋。

    陛下态度很强硬,这明显是要跟文官体系打一仗,他们自然要尽全力尽忠职守。

    “另外传旨诸葛神侯、铁胆神侯,让他们管好江湖中人,敢胆在京城闹事者、杀。”帝子受继续说道。

    诸葛神侯全名诸葛正我,是大明朝廷有名的宗师级强者,统领神侯府,职责之一便是管理江湖中人。

    “遵旨。”曹正淳再次应道。

    没有出乎帝子受的预料,张太后狠狠呵斥了一顿张家兄弟,让他们回去闭门思过,少出门、更要少与人来往。

    外面,当杨延和入狱的消息传出后,那股震动与暗流越发汹涌了。

    当真是群情激奋。

    一封封奏折被不断写出,官员来往更加密切,一些人已经开始行动。

    帝子受则是在乾清宫中,听着东西二厂和锦衣卫不断的汇报。

    他也想看看,这些人能闹出多大的动静?

    还有,朝臣中,到底有多少人可以用?

    这些都是他必须掌握的,掌握了这些,就可以对朝堂进行一次清洗,先在最上层掌握大明。

    然后清理一下江湖势力,将那些地主商人的武力支持灭掉。

    最后就是那些地主商人了。

    整体来说是三步,三步达成,他就可以彻底整合大明,增强大明实力。

    最后一步自然是吞并周边势力,获得更多的气运之力。

    时间匆匆,帝子受在乾清宫坐看风云,京城已是越发热闹。

    第二天早朝,议论完一些正事,就有官员联名要为杨延和等人求情。

    对此帝子受也不生气,这些官员能够在议论完正事后再说,显然还是有着一些底线的,比他们的后辈强多了。

    而且只是求情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允就是了。

    随后,就有人来报,一些国子监学生跑到了宫门外大喊为杨延和等人求情。

    帝子受一问,才区区二十几人。

    心里顿时不当回事,比起他们的后辈真是弱太多了。

    以后那可是能鼓动整个国子监学生闹事的。

    而且连铲除刘瑾的话都不敢说,只是为杨延和他们求情。

    “将那些学子赶回去,罚他们十年内不得参加科举,查清是谁蛊惑他们的?”帝子受当着所有人面命令道。

    一些大臣纷纷看向李东阳,身为内阁首辅,文官之首,这个时候不正是应该站出来吗?

    李东阳心里叹息,他知道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对他不满。

    可是正面对抗帝子受,是他所不愿、不能的。

    那有违为臣之道,而且他深知朱厚照性格固执,如今更甚。

    一旦他都选择正面对抗,这好不容易有了些起色的大明朝廷,估计又要乱了。

    双眼低垂,当做没看到那些官员的目光,让一些文臣失望、气愤不已。

    当即,众多目光又望向了其他几位内阁阁老。

    焦芳、费宏、刘宇等人。

    不过这几人也是默不作声,又让不少人失望。

    上方,帝子受越发觉得前身朱厚照的聪明之处。

    李东阳不强势,所以为首辅,能使各方稳定。

    其他内阁大臣,焦芳、刘宇先前靠近刘瑾,费宏、杨延和、刘忠几人刚正自诩清流,还有王鏊、刘忠等人亲善李东阳。

    如此一来,就是一个平衡。

    他此时拿下了脾气最烈的杨延和,李东阳又顾忌大局,文官根本不能使力一处。

    “皇上,臣有本奏。”就在一些大臣想要继续站出来求情时,石文义站了出来。

    不少人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讲。”

    “启禀皇上,据查,刘奇、王记、童佩奇三人贪污受贿,分别为八万两、十二万两、十五万两,共计三十五万两。

    胡中及其家人更是房产众多,名贵字画三箱,名下田产还未完全查清,但已查出者,就价值八十余万两。”石文义沉声说道,一副气愤的模样。

    “你可有确切证据?”李东阳呼吸粗重了一些,刘奇三人就是那两名御史和一名官员,胡中则是那位三朝老臣。

    要是石文义说的是真的,那谁都救不了他们了,而且是名声尽毁,这对一个文臣的打击更为严重,对文官体系也是一次打击。

    那些要求情的人,也都压下了心思,没有话说,一个个紧紧望向石文义。

    石文义丝毫不惧,皇上强硬、皇上支持,锦衣卫就什么都不怕,底气十足道:“一应物证都已被收押,人证物证具在。”

    众官员哑火了,贪污受贿都被查到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而且,这满朝大臣中,又有多少人是心里没鬼的?

    “杨延和呢?”帝子受平静道。

    众人的心都提了起来,杨延和的名声之大,不是其他几人能比的,要是也如此,就真的影响大了。

    同时,也是对帝子受不满,按照以往惯例,就算是要重臣下台,也不会赶尽杀绝。

    这样查,又有几人能好的?这简直是丝毫不留情面,坏了规矩。

    “启禀皇上,杨延和其早年有很多人将土地归于他名下,这些年来他虽不曾收受贿赂,但其亲人下人,却是不曾停手,也汇聚了大量土地,和白银十万两左右。

    另外,胡中几人也是如此情况,名下有着大量的土地。”石文义沉声道。

    众多官员心里一跳,死死瞪着石文义。

    大明法律,举人就可以有一部分土地不用收税,所以一旦中了举人,就再不用担心生活。

    因为会有人将土地挂于其名下,这些年来,这已经渐渐是惯例,是暗中的规矩。

    石文义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可恶。

    就连李东阳几人和武官都是心中一紧,看向上方,难道皇上要对此下手?

    一想到这,就有些惊慌,这可是个大马蜂窝,一旦捅了,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啊!

    还好,似乎帝子受没想到这些,冷淡道:“将胡中四人抄家,其本人斩首,杨延和管教不严,但念及多年来的功劳,宽恕一次,将其家产一并充公。”

    “皇上圣明。”再没有二话,李东阳等人连忙行礼道。

    似乎将此事就这么翻了过去。

    帝子受也不在意,功名在身的人不交税,是大明没钱的重要原因之一。

    现在还好,明末那才是严重不堪。

    不过这时也不是收拾的时候,毕竟那可不止文臣,连武将勋贵也都是如此。

    跟他的打算计划也不一样,步子还是需要一步步走的。

    他此时让石文义提了一下,就是给朝臣一个警告,让他接下来其它的命令都能顺利下达。

    这也算是一种政治的相互妥协、交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