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重生商纣王 > 第八章 各方面都考虑到的朱元璋朱棣
    各种情绪之下,一股股暗流开始涌动着。

    乾清宫,帝子受退朝之后,就开始看着各种奏折,同时、也开始处理奏折。

    虽然他处理奏折的本事并不高,可以说还是新手,但终究是要做的。

    至于今日早朝之事,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有着那么一手好牌,他只要不自己作死,就不会输。

    让他跟那些文官慢慢的玩,慢慢的清算,他没有那个兴趣,这个世界文官虽然依旧强,但也不再是他最大的对手,实在没必要。

    每一个皇帝其实都有自己的行事风格,也许大致上是相同的,比如平衡、比如不容冒犯等等。

    但也是不同的,或仁义、或酷烈、或冷漠等等。

    帝子受也想过自己的风格,细细思索一番,他不是他所知的那些皇帝。

    他拥有全新的思想,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拥有压倒性的力量。

    他行事不需顾忌太多,也许这就是他的风格。

    当然,这些他还在摸索之中,也不需要直接确定下来。

    没有多久,不出意料的,各种弹劾劝谏的奏折蜂拥而至。

    随意挑了一些看看,少部分是弹劾刘瑾,大部分是言今日他所为不妥的话,还有就是为那四人求情。

    同时,没有一会,内阁众臣和六部尚书也都来了。

    一番行礼,素来自诩刚正的杨延和就也不再顾及首辅面子,直接率先说道:“臣恳请皇上收回成命,严惩刘瑾。”

    “臣附议。”顿时,三位重臣站了出来同意。

    李东阳看了眉头紧皱,心里叹息一声,他知道,他一向一来的和稀泥,不带领文臣和皇上正面对抗的行为,已经极大引起一些人的不满了。

    这次就是如此。

    其余人中,有些心动,有些却是表面上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帝子受神色丝毫不变,但也没有留任何情面:“你们也要抗旨不尊?”

    杨延和几人神色一变,对帝子受的不留情面,有些不能接受,他们可是朝廷重臣,怎能如此说?

    “臣等当然不会抗旨,但皇上所为却实在有违祖制。”杨延和仗着自己一定程度上是前身朱厚照的老师,义正言辞道。

    “根据祖制,他们已经死了。”帝子受语气冷了几分,也不想多说:“都下去吧。”

    杨延和心中一怒,有些悲愤,皇上怎么变成这样了?

    气愤之下,直接跪倒在地,双手拿下自己头顶官帽,丝毫不惧道:“皇上若是执迷不改,还请将臣也一并打入天牢。”

    其余大臣大惊,李东阳几人都有心阻止,却也阻止不了。

    只是心中叹息一声,皇上素来固执,极有主见,以往还不对大臣出手,这次更甚以往,毫不顾忌。

    你这么做,岂不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帝子受目光更冷了两分,没有犹豫直接道:“来人,将杨延和打入天牢,剥去他所有官职,查查他是否有无贪污?”

    众臣大惊,没有想到真是丝毫不留情面,打入天牢也就算了,可是查看有无贪污,却是说明皇上对杨延和一点都不信任。

    直接否认了他以往的功绩,而且打入天牢也许还能出来,可查查是否贪污,就不一定能出来了,这是下死手啊。

    杀人还诛心,丝毫不留情面。

    杨延和顿时仿佛老了十几岁,有些不敢相信,那三位先前跟随的重臣怂了,立刻低下头,一言不发。

    “都退下。”帝子受目光看了他们一眼,冷冷道。

    “臣等告退。”众臣不敢多言,帝子受连杨延和都不留情面,他们需要好好商议一下再说。

    众臣退下,帝子受安静思索一会,这些文臣不会就此罢休,不过也就那样了,文臣本身并不具有太大威胁。

    具有威胁的,是他们身后的庞大利益集团。

    说白了,历朝历代皆有隐患,汉是世家,唐前期是世家、后期是藩镇,宋是外患,明严格说来是地主。

    地主掌握土地,相互勾结,这是最基础的。

    强大的地主渐渐成了大商人,他们以地域为联系,组成一个个团体,扶持读书人,在朝中竖立自己的代言人,以金钱控制着他们。

    犹如一只只吸血虫,吸着大明的鲜血。

    随着土木堡之变后,这种情况正式成型、并极速加快,到了他这时,已经隐隐形成了一个个小团体。

    这还算好的,到了明末,那才是真正的一个个庞然大物。

    像满清入关,李自成一败之后,便极速掌握了北方,便是这些地主商人的手笔。

    没办法,李自成打地主,这些地主商人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当然要换个主人。

    明末时,十个文臣,九个半都已经被腐蚀,口中说着大义,实际心黑无比,已经是破败不堪。

    现在还不至于如此,忠臣还是有很多的,这种团体也并不庞大牢固。

    不过这个世界因为武力高强的缘故,大部分江湖势力,也是跟那些地主、商人有所联系。

    否则那些江湖势力哪来的钱发展?

    他们双方互惠互利,一方面提供金钱发展,一方面提供武力保护。

    也就是说,文臣后面、实则站着的是地主、商人、和一些江湖势力。

    当然,现在这种情况,并不是根深蒂固,并不多难对付。

    而且明之一朝,文臣看似是一个团体,其实那只是表面的,他们之间的斗争更为残酷。

    那么多的首辅更替,那么多的大臣被杀,就可以看出来了。

    其中下手最狠、最多的,不是皇帝和太监,其实还是文臣自己,没办法,位置就一个,都想爬上去,当然要干掉前方拦路的人了。

    也因此,明朝的朱氏皇室一直存在。

    坐在这个位置上,帝子受都感觉这应该是朱元璋、朱棣故意的,起码保证皇室一直存在。

    而且,他们更狠的地方其实还在于锦衣卫和东厂。

    比如现在,很快,帝子受就看到了刘瑾的禀报。

    那四位大臣皆是有所贪污,或者说他们的钱财来自受贿。

    帝子受没有出乎意外,明朝的官员俸禄太低了,寒窗苦读十年,当官发财,不是说说的。

    这么低的俸禄怎么风光?怎么过得好?

    官员要是不贪、不收取贿赂,那才是稀奇事。

    可是明朝的军权设置颇为有效,文臣根本不可能以此谋反,那么文臣贪污,就有了把柄捏在皇帝手中。

    不管官多大,随时想杀都可以,锦衣卫和东厂就是两把刀子,保证皇帝随时可以生杀予夺。

    这两把刀子就是皇帝手中的利刃,随时勒紧文臣脖子上的绳子。

    掌握了这两把刀子,皇帝就能独掌大权。

    可是他们没想到,这其中最难的一环,是皇帝本身。

    因为受到的教育不同,经历不同,情感不同,思想也就不同,能跟朱元璋、朱棣一样有魄力,一样有见识,可以把文臣当猪养的皇帝,不是那么容易有的。

    说白了,他们狠不下那个心,也不敢,他们受到的教育就是文臣是重要的,为了不使大明动荡,他们不敢那样做。

    最多也就是推出一两个人对付文臣,或是太监,或是奸臣,这样也好保持结果不最大程度的恶化。

    根本不敢对付整个文臣体系。

    而他们更没预料的是,长此以往,官员受贿贪污的越来越多,导致整条河都被污染、变质了。

    想杀也杀不完了,大明只能被吸血越来越弱、然后慢慢的倒下。

    所以政策刚出来时都是好的,只是掌握他的人不同,效果也就不同。

    大明的皇帝其实本质上是幸福的,朱元璋朱棣考虑的很好,各方面都考虑到了,只要胆大,只要不顾及什么祖制,不怂,文臣其实就是养的猪。

    武将更不用说。

    可惜,真正能做到的皇帝,也就他们两人而已。

    (新书求各种支持,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