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重生商纣王 > 第五章 忠心耿耿的铁胆神侯
    旁边,刘瑾微微躬着身,余光时刻注意着自家陛下。

    对于他这等身份来说,最大的目标,就是伺候好陛下,其他的皆是次要的。

    不过让他有些担心的是,一向爱玩乐的陛下,怎么突然就来看奏折了?

    陛下不会想亲政吧?

    心里想着,有些着急,陛下要是亲政,他就远没有现在这么风光了。

    当然,表面上自然不会表现出来,毕恭毕敬,浑身都是狗腿子的气息。

    同时,看了一眼帝子受手中的奏折,暗暗记下了上奏折的人,心里发狠。

    让陛下皱眉,真是找死。

    帝子受一时间没有注意刘瑾这位八虎之首,又随手拿起几份奏折看着。

    没有一会,忽然,一位太监走了进来行礼道:“启禀皇上,铁胆神侯求见。”

    “哦!”帝子受眉头一挑,露出一抹笑意,“宣。”

    “是。”

    铁胆神侯,帝子受想着这个人,颇有兴趣。

    这也是一位枭雄人物。

    旁边,刘瑾双眼深处闪过一抹阴狠,铁胆神侯无疑是他的敌人之一。

    不一会,一位身着黑红色衣袍的中年人走进御书房,看起来颇为温和的面容似乎充满了正义。

    “臣参见皇上。”弯腰行礼,一举一动都挑不出毛病来。

    “神侯免礼。”帝子受伸手,颇为好奇的看着朱无视:“不知神侯来见朕有何要事?”

    朱无视是大明宗室子弟,因为当年擒住了不败顽童古三通,展现出宗师级的强大实力,从此受到先皇重视。

    再然后,步步高升,受先皇之命组建护龙山庄。

    是守卫皇权的力量之一,表面上大公无私,朝野赞誉颇多,如今更是多协助文臣对抗太监势力,声誉更甚。

    “启禀皇上,皇上您已经连续十数日不曾上朝,臣特恳请皇上亲临早朝。”朱无视弯腰一礼,恭敬有加的同时,又显得铁骨铮铮,忠心耿耿。

    刘瑾眼过一抹煞气,他虽不像帝子受前世所知的那样,权倾朝野。

    但也的确很风光,朱无视这样说明显着针对他。

    皇上亲政、勤政,那哪还有他们太监多大的事?

    “哦!”帝子受应了一声,顿了顿,思索了下忽然道:“不知是神侯你自己要来的?还是一些大臣求助神侯的?”

    顿时,朱无视眉头皱了一下,他还真没有想到帝子受会这样说,跟他预想的不一样,跟以往好似也有些不同。

    刘瑾也是有些诧异,随即就是讥讽的看了一眼朱无视。

    在他眼里,自家陛下是不满那些大臣和朱无视让他上朝,所以才会这样说,都直接拉到明面上来了。

    “皇上明鉴,护龙山庄监察天下,百官的确已经极为不满,臣这才前来恳请陛下早朝。”朱无视立刻深深一礼坚定道。

    他一个宗室子弟,又掌握着特殊部门,自然不能和朝臣有所过多的联系,求助二字万万不能用,无论帝子受的真正意思是什么,他都必须自清一下。

    帝子受温和的笑了一下,“神侯不必多想,朕并没有其他意思。”

    顿了顿,轻轻一叹道:“好吧,既然神侯都亲自来了,明日、朕就亲临早朝。”

    朱无视和刘瑾都是一愣。

    皇上答应了?

    朱无视心里狠狠皱起了眉,一向爱玩不关心朝政的皇上,就因为他的请求、而答应了?

    心里一闷,表面上却是立刻高兴的行礼道:“皇上圣明。”

    罢了,即使小皇上上朝,也定是一时的,马上就会不上了。

    而且他去上朝,朝臣定会以为都是自己的功劳,对他的声誉有益。

    安慰下自己,朱无视放平了心态。

    本来他前来,就是为了一举数得,一是为了查看帝子受情况,前几日帝子受一点消息都没有,他有些疑惑,但太监对宫内的把守太强了,他也无能为力。

    二来,就是为了劝帝子受上朝勤政刷声望。

    三来,他以为帝子受会因为他的劝告,更厌恶与上朝。

    现在虽然有些与所想不同,但应该也什么大的出入。

    而刘瑾一愣之后,跟朱无视的一个想法差不多,认为自家陛下应该只是一时兴起,也没太多想。

    随后,朱无视就退下了,帝子受脸上表情平静了下来,对于朱无视这么一位心怀不轨的枭雄人物,其实他并没有太大的偏见。

    也许前世他遇到这种情况,他会抓紧时间,尽快除去朱无视。

    但当了六年大商王子、加上前身朱厚照十几年的记忆,他并不觉得除去朱无视是什么好事情。

    天下对于皇位窥觊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

    除去一个朱无视不难,剩下的也都一一找出来除去吗?他可没有那份闲心,也不可能做到。

    当皇帝,最重要的不是有满朝忠臣,而是会平衡,会用人,掌握着大势。

    忠诚这东西有用,但其实用处也并不是太大,好人有好人的用法,坏人有坏人的用法,忠臣有忠臣的用法,奸臣有奸臣的用法。

    谁都有野心,这东西是随着自己实力而壮大的,包括太监和忠臣。

    而只要他自身强大,只要他会用,朱无视就只能一辈子是忠心耿耿的铁胆神侯。

    除非他想找死,不对,除非他想陪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找死。

    有着那么一个巨大的破绽,要说帝子受还不能化为己用,他这些年就白过了。

    当然,这一切的根本,还是自身的强大。

    而他自身,的确强大,作为天下第一势力,皇室执掌神州这么多年的积累底蕴,如今除了他之外,没有一人清楚到底有多么大?

    当他有了朱厚照的记忆,这些就都是他的了。

    所以,他才会发出开局简单、是大福利的心声。

    想着对朱无视将来的定位,他笑了笑,思索一二,看向了刘瑾,意有所指的缓缓道:“大伴,你觉得神侯此来,究竟是什么用意?”

    刘瑾本就恭敬谄媚的神色、更甚了几分,心中大喜,陛下这是对朱无视不太信任了啊?

    斟酌着,尖细的嗓子道:“神侯此来应该就是为了陛下您上朝之事,只是不知这到底是神侯自己之意?还是有一些官员之意?”

    顺着帝子受刚才问的问题,刘瑾神色忽然惶恐起来,“老奴口不遮拦,接下来一些话还望陛下赎罪。”

    帝子受看着刘瑾的表演,平淡道:“说。”

    刘瑾有些疑惑帝子受跟平常好像有些不一样,也没多想,低下头去忠心耿耿道:“陛下,不管如何,神侯身为宗室子弟,跟朝臣走的太近,终究是不好的啊!”

    “不好?有何不好?”帝子受依旧平静的语气,让刘瑾又是一愣,这话都到这份上了,怎么还要说下去吗?

    心里一狠,这等给朱无视上眼药的机会太少了,应该抓住才是。

    “陛下,神侯身为宗室子弟,却掌握护龙山庄,虽是先帝恩宠,但到如今,也本就是有些不妥,更何况神侯名声满朝有口皆碑,陛下不得不防啊?”

    帝子受安静下来,什么多没有说,像是在想着什么,刘瑾余光看着,心里一喜。

    他知道,自家陛下对这番话放进心里了。

    对于自家陛下的了解,他自信当世第一。

    虽然爱玩、贪玩、爱胡闹、爱感情用事、爱意气用事,但心里却是个通透的,心性无比坚定,有自己的意志,不被那些文臣所欺骗左右。

    过了一会,点了下头,帝子受似乎有些沉重道:“你说的、倒是不错,看来朕也要注意一下了。”

    “陛下圣明。”刘瑾心里大喜,连忙说道。

    “嗯,大伴你去将奏折都拿过来,朕是要勤政了,只要朕勤政爱民,谁又能再有异心?”郑重其事地说着,帝子受一副坚定、兴致满满的样子。

    (新书,求一切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