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这穿越要命了 > 第一百一十章 姨妈疼和蛋疼到底哪个更疼?
    欢迎你!</br>?    不过沈樱樱对这种情况也束手无策,总不能当众换那啥吧?

    最终齐思还是强忍着那股子失禁的酸爽,硬是一步步挪回了家。

    被沈樱樱扶到卫生间,齐思脱掉裤子一屁股坐在马桶上,才终于松了口气。

    “思思你没事吧?”沈樱樱有些担心的问道。

    齐思摇摇头,有事的时刻已经熬过去了,只要没让别人发现就没事。

    感受着下身时不时的来一下,齐思托着腮帮子,愁眉苦脸的问道:“樱樱,我这得流多久啊?”

    沈樱樱看了她一眼,虽然诧异齐思思为什么要问这话,不过还是好心的回了一句:“你才刚来例假,怎么也得流个三四天……”

    “三四天??”这么流下去,怕不是真得玩完?

    沈樱樱奇怪的看着他:“你以前又不是没来过,大惊小怪的做什么?”

    我真的没有来过大姨妈啊,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啊!!齐思忍不住在心里呐喊,可这话又不能对沈樱樱说,憋得他浑身难受。

    “思思你先清洗一下。”眼见齐思的裤子不能穿了,沈樱樱又道:“你这裤子我给你丢了啊,等会给你拿两件宽松点的,对了,你姨妈巾放哪了?我去给你拿。”

    姨妈巾?

    齐思呐呐的张了张嘴:“我,我没准备……”

    沈樱樱闻言忍不住扶了扶额:“这事你都能忘记?真是服了你,行吧,你先用我的,我去给你拿过来。”

    然后……

    齐思愣愣的看着手中两包姨妈巾,无从下手。

    “拆开,直接包住下面?”

    特么的,这东西该怎么垫在身下?

    那位大神可以教教他,在线等啊……

    让沈樱樱过来教他怎么垫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切还是只能靠他自己。从来没接触过这姨妈巾的齐思,摸索了半天,才想起可以用手机上网查怎么垫。

    “原来两侧的这护翼可以粘在内裤上……”

    “搞定!”

    接了盆水,将身上清洗了一遍之后,齐思才将粘好了姨妈巾的内裤提上。

    他扭了扭身子,总感觉垫了层东西没之前那么自在,幸好男生不用垫这个,不然肯定会磕着蛋蛋……

    垫了姨妈巾唯一的好处就是,虽然还在时不时流血,但至少不会再将裤子给弄脏了。

    齐思出来的时候,柳咏已经离开,沈樱樱说他回去煲汤了,要给齐思好好的补补身子。

    他无精打采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因为刚刚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然后就感觉下身如同将自来水龙头开到最大了一般狂泻不止,吓得他赶紧夹紧了双腿,再也不敢乱来。

    “咦,思思,你没有将热水器打开吗?”沈樱樱从卫生间里探出头来问道。

    “啊?我忘记了……”齐思随口回了一句,然后就听到沈樱樱“噔噔噔”的跑回房间。

    沈樱樱拿了一床被子扔给齐思:“盖好!我去给你拿暖暖宝!”

    “干嘛?”现在一点都不冷,齐思完全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盖被子,还有那暖暖宝又是什么东西?

    沈樱樱有些生气道:“你不知道自己有痛经的毛病吗?还敢用冷水清洗身体?等会有你好受的,可别怪我没管你。”

    不过她说是这样说,还是很贴心的将被子盖在齐思身上,又拿了暖暖宝过来:“我等下还要去练习,你要是觉得冷了,就自己贴在肚子上,有事就给我或者小柳子打电话。”

    齐思应了一声,并不以为意。

    在他看来,痛经什么的都是娇柔女孩子们夸大事实而已,好引起男人的关怀和呵护,他可不相信每月都要来一次的例假,能痛到哪里去。

    姨妈疼还能比得上男生蛋蛋被磕的时候疼?

    然而没过多久,齐思就觉得自己的脸都被打肿了……

    因为流了不少血的缘故,他躺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他就被腹部一波接一波的绞痛给痛醒了。

    齐思完全形容不出这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可以用现实世界某郭姓作家的小说名字来形容,《悲痛逆流成河》《痛里血流知多少》《爱与痛的边缘》《小时代之刺痛时代》《左手捂肚,右手揉胸》……

    他整个人都蜷缩成一团,额头上沁出密密麻麻的冷汗,身上忽冷忽热的难受至极,直到此时他才深刻理解到,姨妈疼到底是种的疼痛,原来某些女孩子被疼晕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以为是柳咏来了,齐思颤抖着的睁开双眼,艰难的挪到手机边上,按下接听键,气若游丝的说了一句:“小柳子,你快来,我要死了……”

    然后整个人都瘫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等他再次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又到了医院。

    所以是柳咏将他送过来的?

    “思思你醒了?”沈樱樱就坐在齐思的身边,见他醒了,忙凑了过去,摸了摸齐思的额头,“感觉好点了吗?”

    “嗯。”齐思点点头,睡了一觉确实感觉好了很多,起码那难耐的阵痛没有那么严重了。

    想想也真是丢脸,自己堂堂男子汉居然连姨妈痛都承受不住……

    沈樱樱呼了口气,然后又开始数落他:“你看你,也不知道保暖,不是给了你暖宝宝让你贴着呢,你还不用,非要把自己弄到医院来,这下满意了啦……”

    平时喜欢撒娇卖萌的沈樱樱此时就像变了个人一般絮絮叨叨的,齐思却能够从她的话语中听出满满的担忧与关心,所以他很虚心的听着,一句话都没有反驳。

    等到沈樱樱数落完毕,齐思才开口问道:“小柳子呢?是他把我送过来的吧?他煲的汤有没有带过来,我都快饿死了……”

    谁知沈樱樱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是陆学长将你送过来的。”

    齐思顿时惊了,当时打电话的不是柳咏吗?怎么是陆子恒送他过来的?

    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陆子恒他怎么进来的?”

    然后齐思便发现沈樱樱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只听她幽幽说道:“陆学长把咱们的门给砸坏了……”

    齐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