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幻符 > 315.白氏欺人太甚!
    得益于华国良好的治安,林氏姐妹过来这一路过来只走官道,不穿小路,最后还是安然无恙的抵达了上州安城,一路上还算顺利,就是时间长了些。

    然而要怎么找到肖柏,却是有些犯难,虽说白府好找,可两个女孩脸皮又薄,还是这种刚退婚的情况,实在不好意思主动找上门去。

    最后还是在下榻的客栈里,请小二帮忙捎带了一封信过去,才让肖柏主动过来找上了她们,再把她们接回了白府住下。

    肖柏可以说是又惊又喜,但回过神却是浓浓的后怕,就两个女孩,居然敢进行如此长时间的旅行,这实在太危险了!

    于是在一阵寒暄之后,他就忍住训斥了几句,说得两姐妹羞愧的低下了头,不过看着对方竟是如此在意自己安危,心头反倒是美滋滋的。

    小萌儿看着肖柏训起话来有些语重心长,没完没了的征兆,就连忙动用了自己最有力的武器,三两步跑到肖柏身边,顺势爬进他怀里,又抓起他的手主动放在自己穿着白色长袜的大腿上,最后再双手揽住他的脖子,仰起头,眼巴巴的望着他,可怜兮兮的说道:“柏哥哥,你就别说啦,萌儿知道错啦~”

    说着,又主动在肖柏胸口蹭了蹭。

    肖柏这下真是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了,也低头在她脸上蹭了蹭,把她逗得咯咯咯的笑。

    一旁作陪的雅儿看见这一幕,心头顿时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黑皮则是感到了深深的自卑,为什么自己要长那么高,那么大...

    白毛白丝萝莉这种生物,果然是太犯规啦!

    一番卖萌让肖柏消了气之后,小萌儿又连忙趁热打铁,提起了此行的重头戏,只见她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小心翼翼的问道:“柏哥哥要和别的姐姐结婚了吗?柏哥哥不想娶萌儿了吗?”

    “没有没有!”肖柏连连摇头,强行按捺住心头的邪念,正色道:“只是萌儿还太小,得等你再长大一些。”

    “可是再长大一些,萌儿就不萌了,那时柏哥哥就不喜欢萌儿了...”小萌儿又不依不饶的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我永远喜欢小萌儿!”肖柏连忙信誓旦旦的保证,这才稍微让小萌儿放心了些。

    可黑皮和雅儿就很不放心了。

    而一旁的大小姐,则一直是那种欲言又止的神情,明明很想直说自己的年龄正好合适什么的,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哼~我这趟,就是陪着萌儿过来而已,再顺便给你捎带点东西,完全没有别的意思...”

    肖柏有些纳闷,我这不什么都没问吗?

    大小姐说罢,先把小萌儿强行从肖柏怀里抢了过来,又打开随身携带的大包裹,里面塞着满满当当的东西,都是肖柏喜欢的泉城特色小吃,里面饱含着浓浓的少女心意,也是辛苦她这么大老远背过来了。

    不过在这堆小吃里面,还混着一块看起来颇为骇人的鬼头令牌,和小美公身上偷偷带着那块一个款式,乃是之前在林府大战时,那暗主分身留下的暗鬼令牌。

    当时留下了两块,一块给肖柏留着当战利品,丢进黑色书箱都快被他忘了;另一款则被王伯要走,说是研究研究。

    “这个是王伯托我带给你的。”大小姐解释道。

    说起这事,她至今都还觉得有些蹊跷,当时两姐妹正在密谋跑路的事,悄悄做着各种准备,结果王伯却突然找上门来,把大小姐吓了一跳,还以为计划败露了。

    结果王伯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眯眯的把这块令牌递了过来,说是若见着肖柏了,便把这个给他,算是偿还那日的救命之恩。

    肖柏正打算伸手接过来,结果白瑟却像是嗅到小鱼干的猫咪一般,噗通一下冲了进来,抢先一步把令牌拿到手中。

    众人先是被她吓了一跳,接着又纷纷起身行礼。

    白瑟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随意,又仔细端详了一番鬼头令,低声说道:“我道是什么,原来是这样...”接着便随手扔还给了肖柏,又补充道:“不算厉害,但用来傍身倒也不错。”

    “你注入一缕内息,便能激出内里的血煞之气...说起来,这笑面鬼罗刹当年也是搅起过一番腥风血雨的魔头,想不到如今竟是真能改邪归正?”虽然她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玩意,却一眼就看出了使用手法,还顺便评价了一句王伯。

    肖柏直到令牌入手之后,才隐约感觉到这令牌中散出的些微煞气和一抹淡淡的血腥味,想来白瑟就是被这个引来的吧?可自己要拿到手中才能感觉到这一丝异样,隔了不知道多远的白瑟却是在大小姐掏出来的瞬间便感觉到了。

    两人的差距,依旧是肉眼可见的,饶是星一认定了肖柏在层次上占据上风,也不得不承认具体实力上那天堑般的距离。

    这时,一直缩在肖柏衣袖深处躲避着班长的小妖突然活跃了起来,对着肖柏低声说道:“公子,这令牌里的血煞之气,对我颇有裨益,可否让我寄居其中?必要时也能动用内里力量,助公子一臂之力。”

    肖柏很干脆的点了点头,并不介意让它强上几分,这家伙实在是太弱了,连嘤嘤草都能欺负它,简直是随身老爷爷届的耻辱。

    小妖连忙如蒙大赦般的钻入了令牌,又随之出一番销魂的呻吟,又赶快给肖柏汇报道:“回禀公子,有了这些力量的帮助,我当年的一些强力神通便可施展了,都是当初我安身立命的看家本领,以后在战斗中一定能帮上公子你的!”

    “哦?那倒是不错,说说看,都能干些什么啊?”肖柏好奇的问道,心头还有些许期待。

    虽说一直觉得小妖是个废柴老爷爷,满嘴说不出一句人话,但不得不承认之前在面对大海胆时,还是多亏了它及时教会了嘤嘤草破除结界的法门,让肖柏联络上了外界,这才化险为夷的,所以如今对它的其他本事,还是值得期待一番的。

    小妖当即介绍起了自己如今的能力,其中最强大的,便是在别人梦境中的吓人手法。

    “凭借此法,我可以编织出一套可怕的梦境,让人身陷其中,难以自拔!”

    “哦哦?这个能力有些意思,是不是那人在梦境中受到的伤害,会如实的反馈到现实?在梦境里死了,现实里也死了?”肖柏连忙追问道,“或者说可以在噩梦中施展强大的精神攻击,让人再也无法醒来?”

    他在各种故事里听说过类似的能力,强大而可怕,让人向往和羡慕,可惜这种能力一般只有那些心理变态扭曲的反派角色才会用,比如某杀了自己全族的中二弟控少年;比如某一张烂脸的梦境恶魔,实在是不适合他给自己塑造的正义主角人设。

    但如果小妖能用的,倒也是一大助力吧?

    然而小妖的回答却让人失望:“什么?梦境反馈现实?无法苏醒的噩梦?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可怕的能力?公子你是从哪听来的?”

    “什么嘛!原来你听都没听过啊?那肯定是没这方面的功能咯?”肖柏有些失望的问道。

    小妖顿时羞愧的低下了头。

    “那你这噩梦有什么用?让人变成怪物?召唤某种邪神?”肖柏又问了一句。

    “这...这...公子绕了小的吧,你说的那些,简直闻所未闻啊!”小妖被挤兑得都快哭了,又赶快跟着说道:“我这噩梦,只是能让人睡得更沉,不容易清醒,方便我汲取其中的绝望,对心神也有一定影响,却是达不到公子所说的那种恐怖程度啊...”

    “啧啧...就这点用?你还好意思说什么安身立命的本事?”肖柏没好气的说道。

    “可这确实是我安身立命的本事啊,我很多时候都靠这个汲取绝望的...哦!对了!我这能力还有个功用,就是可以自由控制恐惧的来源,比如说是个被人追杀的噩梦,我就能让那变态杀人狂变成公子你的形象,这样那人醒来后再见着你,便会自然的心生恐惧!”

    对于这个功能,肖柏并没什么评价,而是直接从衣领里揪出嘤嘤草,命令道:“吹它!”

    “嘤嘤嘤嘤嘤!”

    仅仅只是五重嘤,就吹得躲进鬼头令的小妖嗷嗷惨叫,叫唤着求饶,也不知道是嘤嘤草又变厉害了,还是这鬼头令也挡不住它的妖风。

    “公子饶命,我这里还有其他能力,我还能干扰他人的神念,让人无法用神念搜索和锁定我,如果用在公子身上,应该也是有用的吧?比如说要潜入什么地方行窃的时候...”小妖又连忙说道。

    这个算是隐遁方面的能力听起来倒是有那么点用,可是需要潜入的话,哪里用得着隐遁?堂堂正正的杀进去不就好了?时间那么宝贵,怎么能浪费在毫无意义的潜入上面?

    小妖见着肖柏又要让嘤嘤草吹风,又赶快报上了好几个能力,然而大多数都是没什么用的,都是些躲藏、苟命和吓唬人的伎俩,虽说的确是它安身立命的本事,可却没什么肖柏能用得上的。

    不过倒是有两个勉强可能派上用场的能力,其中一个是隐身,让人肉眼看不见,听起来似乎有点用,但是与班长的合体技功能重复了,也就只有在一些班长不肯配合的情况,比如说偷窥雅儿和小萌儿换衣服时能派上点用场。

    另一个则是散出一股凶煞的妖气,用来吓人的,可能装逼时能用上吧?然而说到装逼伎俩,门派里那可多得是,各种款式都有,比这招更精妙,逼格更高。

    说到底,小妖终究还是逃不掉废柴老爷爷的宿命啊,而它也只能委屈的承认,随身老爷爷这职业要求实在太高了,自己是真的干不下来。

    而就在肖柏和小妖进行脑内互动的时候,白瑟那边却忙着和两位媳妇和两位未来媳妇拉家常。

    她怀里抱着小萌儿,时不时就在她柔嫩的脸蛋上亲一下,显得非常喜欢,大概是把她当成孙女了吧?不过喜欢归喜欢,她却还是像肖柏那样,先进行了一番说教,什么你们这个时候不该来的,就两个女孩这么过来多么危险什么的。

    面对这位八圣之,连小萌儿都不敢萌混过关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听着,不停的点头。

    最后,白瑟又问了一句:“之前你家父亲过来的时候,和我不是已经说好了,三年之后,再谈这婚约的事,你们是信不过我白瑟?”

    “不敢!”大小姐连忙说着,差点就直接跪下了,又连忙说道:“我们只是...只是...想过来看看...”

    “看什么?”白瑟嘴角露出一抹坏笑,明明知道答案,却还是故意追问道。

    “看...”大小姐犹犹豫豫的,目光忍不住就想往肖柏身上瞟,可在最后关头还是控制住内心的欲望,说出了之前就预备好的一番说辞:“就是听闻神仙驾临,想过来看看,或许还能摆入那北冥仙尊门下。”

    “哦?原来是过来求仙的啊,看来是我会错了意,我还以为你是专程过来探望某人的...”白瑟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似乎捉弄大小姐是件很好玩的事一般。

    “我...”大小姐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可为了自己的那点矜持和家族的颜面,还是只能强忍着说道:“对,就是过来求仙的。”

    “看来还真是我错怪了林家丫头,居然真是过来求仙的,这样也好,我与那仙尊有过一面之缘,他应该会卖我几分薄面,收你为弟子吧?”白瑟笑眯眯的说道。

    大小姐心头顿时喜上眉梢,以为自己的曲线救国策略成功了,以后能顺理成章的与肖柏朝夕相处了,连忙便准备道谢,结果却听见白瑟继续说道:

    “不过你既然诚心求仙,那自然是要潜心修炼,我自会与那仙尊说清楚,让他严加看管,每天只需练功,不许想其他别的。”

    “呜呜呜...”大小姐这下终于忍不住了,可怜巴巴的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