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首富杨飞 > 第八十章 借你用用
    欢迎你!</br>?    “多少钱?我打个借条给你。”万爱民接过袋子,打开来数了一下,有二十万,便吃了一惊,“这么多?”

    杨飞摆了摆手:“万姐,你还没用呢,怎么写欠条?你先拿去用吧!事急从权,我们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杨飞,太谢谢你了,真的,你这是救命的钱啊,不瞒你说,手术的钱,我都欠着医院没交齐呢!”万爱民红了眼眶。

    “你快去吧,等会晓佳醒了,我跟她讲。对了,你爸在哪家医院,今天放学后,我带晓佳去看望她外公。”

    万爱民微一犹豫,还是讲了:“就在人民医院。杨飞,那我就不客气了,这钱,我先借来用,以后再还你。我先走了。”

    当天,杨飞送姜晓佳到学校,再到万华大厦,打电话联系施思。

    “杨老板,难得你主动联系我啊。有何贵干?”

    “领导,我想约你吃午饭,给你汇报最近的工作,还请给我一个机会,好让我当面聆听领导指示。”杨飞笑吟吟的道。

    “还是这么油嘴滑舌。”施思咯咯一笑,“吃饭就不必了,你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讲也是一样的。”

    “别价啊,施姐,我们是朋友,没事就不能一起吃餐饭吗?”

    “那行,你定吧。”

    “就在玉楼春吧,到点我去你单位接你。”

    “你知道我单位吗?”

    “知道。”

    施思在日化厂升任副总没多久,就调离了。

    这个看似普通的人事调动,在杨飞眼里,却非同一般。

    之前,施思急于清理库存,就是想当上副总。

    而她的目标,并不是日化厂的副总,这只是她的一个跳板。

    毕竟,在企业升职,比在体制内要容易。

    当完成正科向副处的起跳后,施思马上就离开了日化厂,可见她背后有人,而且实力深厚。

    另外,她的调离,也从侧面反映出,市里的高层,对日化厂并不看好,事实上,要不是因为杨飞,日化厂早就停产了。

    再有,施思调入的单位,是省里计委的经贸处,这可是重量级单位。

    所谓关系,就是人与人、人与事物之间的联系。

    好的关系,需要经常联系。

    像施思这样的关系,哪怕没事求上门,杨飞也会维系好,说不定哪天就能派上大用场。

    中午,施思走出单位大门,看到杨飞倚在车门边,一边吸着烟,一边朝她这边招手。

    施思左右看看,施施然走过去,抿嘴笑道:“你这么酷干嘛?想泡我们单位的小妹妹啊?”

    “我是姐控,不喜欢小妹子。”杨飞拉开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我这样的大龄剩女,你要吗?”不在一个单位工作了,施思反而放得开,没有以前那种公事公办的冷淡,轻轻松松开起玩笑来。

    “要啊,我说的姐,就是指你。”杨飞心想,不就是开玩笑嘛,我还没怕过谁!

    “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哦。”施思朝他眨了眨眼,坐到副驾驶位。

    杨飞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来到玉楼春,杨飞刚想说去预定的包间,施思拉了拉他的手,说道:“跟我走。”

    “你定了席?”杨飞笑道,“说好我请你嘛。”

    “是你请,我只是帮你订了位。”施思俏丽的明眸,再次朝他眨了眨。

    不知道为什么,杨飞心里不安的感觉更甚了。

    推开包厢门,看到里面已经坐了一男一女。

    杨飞脚步一滞,看向施思。

    不等他发问,施思忽然挽着他的手臂,热情的朝里面喊道:“舅舅,舅妈。”

    杨飞心里一咯噔,我请她吃饭,她把家里亲戚拉来,这算什么事?

    包厢里的女人,四十多岁年纪,先是一笑,继而脸色一僵,不解的问道:“施思,这位是?”

    “舅妈,我正要向你们介绍呢,我男友,杨飞。”施思甜甜一笑,同时手在杨飞腰间轻轻一掐,低声道,“借你用用!”

    杨飞差点没站稳。

    自己两世灵魂,居然被她算计了。

    回想起今天见面后,她对自己的笑,这才明白,打她走出单位的大门,每一句话,都把自己引向这个陷阱。

    包厢里的青年男人,三十岁左右,之前还是满脸的笑容,闻言霍然变色,腾的起身。

    “施思,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我们怎么没听说过?”

    “我想着,等结婚的时候再说,比较好呢。”

    杨飞摸摸下巴,有些哭笑不得,这挡箭牌,当得莫名其妙。

    “你好,”施思舅妈起身,用挑剔的眼光,打量杨飞,“你看上去很年轻,比施思还小吧?”

    施思抢着回答道:“现在时代不同了,流行姐弟恋,杨飞,你是不是喜欢姐姐啊。”

    “是。”杨飞刚刚说出去的话,总不能自食其言吧?

    “婚姻大事,可不能儿戏!”施思舅妈大摇其头,“杨飞,你在哪里高就?什么学历?家里还有什么人?他们都做些什么工作?”

    施思笑道:“舅妈,你查户口呢?现在讲究恋爱自由,谁还在乎这些啊?杨飞,你说是不是?对了,这位同志是谁啊?舅妈,你还没介绍呢!”

    “他叫吴兴平,英国留学归国,是商界精英,自己开了家公司,资产几千万呢!兴平的父亲,和你爸是一个农场的知青。你看看,你们两个,真正是男才女貌,天生一对哩!”

    “哟,海归啊!吴兴平,我好像有点印象,你小时候是不是到我家玩过?经常拖着条鼻涕虫,喜欢玩具枪,还喜欢拿炮竹点人家小姑娘的辫子。”施思落落大方的说道,一边说一边笑,弄得吴兴平尴尬不已。

    不等上菜,吴兴平的大哥大响了起来,他拿起来,嗯嗯两句,大声说道:“一百多万的单子,你们做主就行了,我这边有事,回头你再向我汇报。”

    把砖头立放在桌面上,吴兴平呵呵笑道:“手下人魄力不够,一点小生意,也要报告我。让你们见笑了。”

    这人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短暂的尴尬和愤怒之后,就很好的隐藏起情绪,开始自卫和反攻。

    他发现杨飞穿着普通,加上年纪轻轻,便知对方家庭条件一般般,再仔细回想杨飞进门时的表情,更加确定,这个男人,不过是施思拉来挡驾的。

    所以,他故意轻描淡写,把一桩大生意,说得无足轻重。

    说完之后,吴兴平特意打量杨飞的表情,却发现后者波澜不惊。

    吴兴平只能自我慰藉:对穷人来说,一百万,只是一个不着边际的数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