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我真是风水大师 > 第0317章 桃花面相
    就要抬手敲门的王梓轩心中一凛。

    苗王是乘气境?传说中“九黎”部落的后裔,果然不能小看。

    王梓轩心思百转,抱着水果纸袋敲门进来,神情自若的将纸袋放到床头柜上。

    “新鲜的水果,蔡莲,你阿达好些了么?”

    他抬脚勾来一把椅子坐下,拿着水果刀,自然而然的拿起一个苹果削皮,来之前他也做了一番功课,调查了两人的身份。

    病床上的真蛊婆头领抹不开面子,闭上眼睛装昏迷,论资排辈,她比解天罡资格还老。

    “王大师,多谢你,救了我们数次性命!”中年真蛊婆感激的起身,就要给王梓轩下跪。

    “你这样我就走了!”王梓轩脸色一板。

    “我不是!……”中年真蛊婆慌忙解释。

    王梓轩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她,叹息道:“如果贺国彰不是要伤害你们,我顶多是废掉他的修为。”

    “王大师宅心仁厚,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也不会狠下辣手!”中年真蛊婆双手接过去,理解的道。

    王梓轩不置可否道:“安心养伤,费用多少我会安排人结算,养好伤就回家吧,山外的世界虽然精彩,但人心叵测,也充满危险,不要被坏人利用。”

    中年真蛊婆郑重点头。

    王梓轩取出一个卷轴递给她道:

    “这是你们的《腹中虫解》,我已经看完,受益匪浅,众多的虫侵入人的肠胃发生了蠹蚀的作用就叫做蛊,又叫中蛊,而这是一本医术,用来解毒虫之害!”

    “世间万法,根本目的是为了造福黎民,我们修行之人更要明白这个道理,否则只想利己害人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你们苗家先祖传下蛊术,也是为了医病救人,造福民众,不要忘记初衷。”

    中年真蛊婆双手接过卷轴,更是心中感激,不迭点头。

    聊了一会苗疆的风土人情,与蔡莲互换了联络方式,王梓轩为真蛊婆头领掖了掖被角,才告辞离开。

    待王梓轩推门出去,装睡的真蛊婆头领猛然睁眼,一下掀开被角,却愕然发现,是一沓钞票。

    她目光满是感激:“又误会了他,王大师虽然年轻,但是真正有德之人,回去一定要叮嘱外面闯荡的苗家子弟,对他要多多敬重交好。”

    门外的王梓轩微微一笑,得道者多助,四处树敌是寻死之道,广结善缘,修行之路才会更宽广。

    “先生,刚才谢谢你!”走廊里,一名俊俏的小护士看到王梓轩,快步跑过来道。

    王梓轩微笑颔首。

    “先生是华人?”小护士用华语试探道。

    “是的,我是华人。”王梓轩点头道。

    “真是啊,我父亲也是华人,刚才真是太谢谢你了。”小护士用华语欣喜的说道。

    王梓轩笑着点头:“不用客气了。”

    小护士脸色微红:“小女子无以为报,愿以身相许!”

    王梓轩微微惊讶的仔细打量她一眼。

    桃花眼,桃花唇,山根与眼白同时有痣,面白唇红,竟然是难得一见的桃花面相。

    桃花眼指双眼水汪汪,眼皮湿润,目光轻兆游离,这样眼睛的人,一生性情浪漫,墙外桃花源源不断,导致感情生活放荡,人生丰富多彩,但却运势不佳;

    而桃花唇,在面相上指人嘴大唇厚,这种男人或女人,对性有着强烈渴望,双唇两边微微往上弯曲时,双唇如桃花般,所以被称为“桃花唇”,向人微笑的时候充满诱惑,很受异性欢迎,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很多桃花;

    山根位于双眉之间,面相上山根代表女人的情缘宫。山根有痣,说明情缘不正,而眼白有痣也代表‘烂桃花’,这种男人或女人属于招风引蝶的类型;

    面色白白净净的人,天生就是桃花脸,无论男女拥有这种面相都十分受异性欢迎,而嘴唇鲜红者天生就很有异性缘,综合到一起,这名护士典型的命犯桃花,而且是特别的烂桃花。

    王梓轩不想与这种女人扯上关系,板起脸,快步向外走:“抱歉,我有老婆了。”

    小护士愕然,竟然被拒绝了,她说错了吗?书里面都这么说的,她快步追上去:“我不介意的,我要报恩。”

    王梓轩哭笑不得:“护士小姐,你这不是报恩,你这是在报仇。”

    小护士一脸认真:“在泰国可以同时娶几位妻子的,真的,不违法!”

    难得遇到一个颜值极高,性格人品好,满身名牌,一看就超级有钱的大帅哥,她不想错过。

    “抱歉,香江的法律不允许,你会遇到更好的,再见!”

    王梓轩头也不回的摆手,留下懊恼跺脚的小护士。

    黄吉吸收完药力,一下从长椅上蹦了起来,他迫不及待的拿出一面小镜子打量,发现头上竟然多出丝丝黑发,不禁喜形于色,他能感觉自己元气充沛,身体的亏空也被填补,而且药力还未完全消失,当真是仙丹。

    “好了,你身边的是一万泰铢,做你的路费。”王梓轩沉声道。

    黄吉跪倒地上,砰砰磕头:“多谢大师慈悲,以德报怨,与我再造之恩,您就是我的在世父母,您就是我的太阳!……”

    王梓轩鸡皮疙瘩掉满地,一翻白眼,掐算桑冲秘术,眨眼不见踪影,空中留下一句话:“机会只有一次,好自为之!”

    黄吉抬头看不人,心中更是敬畏和感激。

    他跳起来,飞快跑去病房找李兆天师徒算假支票的账,但却被护士告知,李兆天一个小时之前已经出院离开。

    现在背后多了王大师,底气足了起来,黄吉马不停蹄赶去机场追人。

    中午时分,曼谷深山中的一间茅屋前。

    九名身穿虎袍的大鲁士盘坐在大树下,一片愁云惨雾。

    十九位大鲁士过去,只有九人回来,损失惨重,已经算不得大鲁士团了,更重要的是,他们伤势严重,很可能因此断去修行之路。

    修行界比世俗界更加残酷,大鲁士团也不是没有对手,没有足够的实力,命都难以保住,这也是修行者很多短命的主要原因。

    最发愁的是国师阿赞颂,死掉如此多的大鲁士成员,剩下的又都受了重伤,他这长老位置坐不稳,那国师的位置也会不保,他可不会幼稚的认为国王郑固封他国师,单是因为他的个人实力。

    “谁!?”阿赞颂忽然眉头一挑,看向林中。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