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怪谈异闻 > 第231章 潘瑶(3)【感谢Vikingfjord对《青叶》的打赏】
    瑶城圣母教堂,教堂二楼的空间是宿舍。目前住在这里的只有潘瑶牧师和他的妻子。原来和潘瑶牧师一起来的传教士及同工都已经离开了教堂。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他们似乎是约好了一般,一个个陆续离开,甚至都没有和任何人告别。

    教堂内,充斥一种压抑又令人恐惧的气氛。

    潘瑶牧师的太太芙兰窝在她位于二楼卧室隔壁的工作室内。工作案台上摆放着制作娃娃的工具和材料。一张黑白照架在眼前。制作到一半的娃娃已经能看出和照片中的相似之处。

    芙兰没有继续工作,而是呆呆望着窗外,出神地想着事情。

    她忽然听到了门外的动静,顿时变得警觉。她看向了工作室的门,眼神紧张而不安。

    脚步声顺着楼梯上来,在工作室门口停顿后,就进入了隔壁的卧室。

    芙兰的心放了下来,神情变得复杂。

    她枯坐到了夜晚。肚子内没有饥饿感,但她的精神已经万分疲惫。

    她不想回卧室。她害怕回到卧室中。

    又等了一会儿,天色完全变黑之后,芙兰又听到了脚步声。

    这次的脚步声是在工作室内响起来的。

    芙兰低头看去,只见旁边架子上蹦下来一个已经制作完成的小娃娃。它有些笨拙地走到了芙兰的脚边,小手搭在了芙兰的鞋面上。

    芙兰的心变得柔软。她弯腰将小娃娃捧在了手心。

    那娃娃的身体内发出含糊的声音。

    芙兰笑了笑,又叹息一声。

    她看向了工作室的墙壁。

    墙壁上挂着照片。没有点灯的室内,只借着月光,根本看不清房间内的东西。但芙兰还是凭借印象,在脑内描绘出了那些照片上的景物。

    那是她的照片。有她制作娃娃的照片,有她坐在娃娃之中的合照,还有她和她家人的照片,她和教会信徒的照片,她和潘瑶的照片……

    芙兰感受到了一股心酸。

    她能理解潘瑶此刻的心情,但她并不能感同身受。虽然有着相同的信仰,但她和潘瑶是不一样的。

    她的视线落在了那一排照片的最末位置。那里挂着的照片是她和一个年轻女人的合照。她知道那个女人并非是人,而是怪物。东方人称之为妖怪,在西方,这就是邪恶的生物。但潘瑶和她对于这样的怪物都持有一种开明的态度。即使是怪物,只要拥有智慧,就该和人一样,有善恶之分,甚至可以成为信徒。天生的种族不是划分善恶的标准。

    她还记得那个女人前几天对她的警告。

    芙兰低头看了看那个娃娃,回忆着这些天她送走的那些娃娃。

    教堂内,现在只剩下这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了……她这几天或许就能为它找到一个合适的归宿。

    “……你最好小心一点潘瑶。”

    芙兰脑海中闪过了那个女人欲言又止的另一句警告。

    她心中一颤。

    怀中的娃娃拍了拍她的手背。

    芙兰回过神,对娃娃笑了笑,将它放回到了架子上,还给它盖上了一块小小的手帕。

    她起身往外走。

    她的裙摆被勾住,她回头一看,就见那个娃娃跟在她身后。

    芙兰回过身,再次抱起娃娃,将它放回到架子上,用有些别扭的中文安慰着娃娃,又唱起了她故乡的催眠曲。

    不久之后,娃娃不再动,眼睛也闭了起来,仿佛是陷入了香甜的梦乡。

    芙兰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工作室。

    她走到了卧室前,深呼吸了几次后,才打开了卧室的房门。

    潘瑶背对着她,跪在窗前,如往常一样,在睡前虔诚地祷告。

    芙兰感到了几分安心。

    她走进了房间,正要说什么,就看到潘瑶转过头来。

    潘瑶的眼神是她从没见过的冷漠、压抑。

    芙兰愣了愣。

    不等她反应过来,潘瑶已经站了起来,向她走来。

    “我想了很久,为什么主抛弃了我、抛弃了这里。不是因为约瑟夫他们,也不是因为富贵他们……”潘瑶自言自语般说道。

    芙兰感到了害怕。她忽然间想起了不告而别的那些同伴们。

    她脚跟一转,就往外跑去。

    她的头发被抓住,头皮上一阵剧痛。

    闷哼一声后,她被拖入了房间。

    “是因为你。因为你做的那些东西!你做了什么?”

    芙兰痛苦地抬眼,看到了自己神情狰狞的丈夫。她想要摇头,想要说点什么,但她吓得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

    “你亵渎了主。是因为你,主才抛弃了这里!”

    芙兰被潘瑶扼住了脖子,压在地上。

    她挣扎起来,双手抓着潘瑶的手臂,双腿踢动着,却没有办法推开一个成年男人。

    她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这一瞬,她忽然明白那些同伴为什么不告而别了。

    芙兰只感到痛苦远离了躯体。她没有挣脱潘瑶,她的灵魂先一步挣脱了肉体的束缚。

    她站在自己的尸体边,看到了表情疯狂的潘瑶。

    潘瑶的手指筋挛着,慢慢松开。

    芙兰的尸体上,出现了清晰而可怕的手印。

    潘瑶在那具尸体边上跪了片刻,摇摇晃晃站起身,弯腰抓住了芙兰的双腿。他拖着芙兰往外走去。

    “我们素常彼此谈论,以为甘甜;我们与群众在上帝的殿中同行。愿死亡忽然临到他们!愿他们活活地下入阴间!因为他们的住处,他们的心中,都是邪恶。……上帝啊,你必使恶人下入灭亡的坑;流人血、行诡诈的人必活不到半世……”

    潘瑶诵念着《诗篇》,拖着芙兰的尸体,下了楼。

    他从讲坛前经过,进入了教堂的后院。

    那里的空地立着墓碑,埋葬着死去的信徒。

    潘瑶将芙兰的尸体扔在地上,在附近找到了铁锹。

    芙兰的鬼魂就跟在他身边。她许久都没有到墓园来过了。这时候她才发现墓园的土地被人翻动过。

    她麻木地看着潘瑶随意挖了一个坑,将自己的尸体推入其中。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潘瑶一边填土,一边继续诵念着。他仿佛不知疲倦的机器,将芙兰的尸体掩埋后,又如行尸走肉一般回到了教堂内。

    “……你要赞美耶和华!在上帝的圣所赞美他!……”

    潘瑶提着煤油进入了芙兰的工作室。

    娃娃似乎被惊醒了,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看向了潘瑶。

    潘瑶并没有去看那个娃娃。他专心致志,一边大声念诵经文,一边将工作室点燃。

    他跪在大火外,看着在火焰中惨叫的娃娃,不为所动,只是执着地念着那些他铭记在心的经文内容。

    芙兰心头剧痛,下意识冲入了火中,伸手抓住了那个娃娃。

    她想要将娃娃带火海,但一抬眼,她就看到了潘瑶冰冷的视线。

    她的灵魂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抓住了。

    意识被困在那只手中,只能感受到火焰席卷而过的灼烧过。

    她陷入了短暂的昏迷,再次苏醒过来时,看到的只有黑暗。

    她像是被埋葬在了棺材中,动弹不得。

    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时间流逝,不知道自己将会变成什么样。

    在她崩溃之前,她重新看到了光。

    她在刺目的光线中,逐渐恢复视力,这时候才发现,那刺目的光只是黯淡的月光。

    她看到了衰老的潘瑶。

    “芙兰,没有神了。再没有神了。这里就是天堂,这里就是地狱。”潘瑶抓住了她的头,将她扯了出来。

    她看见了一闪而过的圣母像。

    那尊她曾经亲手擦拭的圣母像已经破碎。

    一转头,她又看到了教堂内探出头的许多娃娃。那些娃娃都是她留下的半成品,缺少身体、缺少五官。它们簇拥在一起,即使没有装上眼珠,都好像在看着她。为首的娃娃身体焦黑、残缺。它跌跌撞撞,跑到了芙兰的脚边,孺慕地依靠在了芙兰身上。

    教堂之后,有沾着泥土、草屑的骷髅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也都望着她。

    芙兰看向了潘瑶。

    “这里就是我们的天堂和地狱。”潘瑶用力扣住了芙兰的灵魂,“新的天堂和地狱。你和我一起创建的天堂和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