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炎黄人间 > 第100章 解决方案
    欢迎你!</br>?    莫渊所说的一些东西,对苏治平来说有些新奇,但他还是领会到了莫渊的意图,神色也请快了些。

    又问:

    “会长,您给我的那个名单,我这段时间暗中对这些人进行了关注,有些确实在一些事情上表现得敷衍,在人少的时候也忍不住流露出一些真实的心态,确有异心。

    但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在您的主持下宣誓效忠的,我没有资格直接处理他们,这些人我应该怎么安排?

    还有,就是即将新加入的这一批人里面这种人应该也会有,只是掩藏的好,没有被我们发现,以后又该如何处理?”

    所有在他主持下的盟誓,在秘法牵引之下,融合了一人魂灵印记的信念光辉就会被封禁在奇鼎空间的鼎腹之下,莫渊甚至能够根据他们对于自己所盟誓的内容的坚定程度判断其“心理阵营”。

    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就准确无误的找出了原影蝎会投诚者中一些别有异心之人,他们直接处理这些人,而是将这些人列成名单交给苏治平,一来避免他把这些人安排到外面去,那样就脱离控制了,二来也是让他暗中观察验证一番,毕竟自己不能靠奇鼎空间中得来的判断就给人定性。

    但对于这些人该如何处理当时并没有对苏治平说。

    苏治平此刻看似在请示,但莫渊能够感觉到,他心里已经有了很清晰的判断,就是直接将这种怀有异心的不稳定因素处理掉,对于这种做法,出身影蝎会的他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

    他之所以请示自己,只是因为这些同样在自己的见证下宣誓效忠,某种程度上来说,在新的剑仆体系中,他和这些人地位是平等的,他只是多了个管理负责的职务,并没有决定这些人生死的权力,而他现在就是想要讨这个权力。

    只要自己松了口,那些人活不到明天。

    莫渊看清了苏治平的想法,这和他的观念有些违背,但却没有怪他,这些是这个时代赋予他的,他也不会强求他必须和自己想的一样。

    而通过这件事,他也想到了更多,再次回想起当初柴超等人面对直接跪地投降的影蝎会众的为难,还有自己的那些想法。

    他现在还是当时的想法,而且更加清晰坚定。

    而苏治平在他未来的计划中,角色相当重要,想到这里,他便决定趁机和他说得更透彻些,让能够更准确的领会炎黄之剑的不同观念,免得以后在做事的时候束手束脚,不知道到底怎样做才符合自己的心意。

    他让苏治平坐到旁边,道:“咱们聊聊吧。”

    苏治平恭敬的坐在一边,摆出侧耳倾听受教的态度。

    “你年纪比我大,我就叫你老苏吧,我实话说,要是以我们炎黄之剑的行为标准,你们影蝎会中的任何人都是死有余辜的。”

    他态度平和,可这一句话听在苏治平耳中却很是振聋发聩,神色间难掩惶惑失措之色。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知道会长对自己说这些当然不是想要说完后把自己给杀了,而是真正的教诲,他的态度于是越发的恭敬起来。

    莫渊继续道:

    “但是呢,我们炎黄之剑是一个入世的组织,而不是自居清高,只需洁身自好,管好自己就万事心安的世外势力。

    我们要入世,要行大宏愿,就必须不断吸纳新人,要有源源不断的新的兄弟姊妹鼎力相助,才有那么一点可能真正践行重续炎黄文明的大宏愿。

    可是,若是完全秉承炎黄之剑的标准去招人,是很难找到符合我们心意的人选的,说得透彻点,若有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还能活到现在!

    譬如你们原来的影蝎会,每个成员都有着我们眼中的罪恶——没有这些你们也成不了影蝎会的人,可我们直接追究乃至审判你们没有任何意义,这个原罪,是这个世道给你们的。

    所以,我们的标准是,在加入我们以前,我们既往不咎,我们只管你们以后的行事。

    之前让你们甄别梳理那些新诓入的影蝎会成员,将那些不合格的直接处理抹杀掉,并不是因为就他们死有余辜,而那些没被杀掉的就罪不至死,不是这样。

    在这一点上他们两者都处在同一个平台上,在我们眼中没有褒贬,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那些被杀掉的人连掩饰的功夫都懒得做,我们很确信,将他们吸收进来只会败事不会成事,或许我们付出一些真心,一些成本,他们里面也有弃暗投明,回心转意的人,但这个成本太大,不确定因素太多,最好的方法只能让他们去死。

    而剩下这些人,既已正式效忠,加入我们,就算是我们自己的人,我们不能够再这么做。他们当时没被我们甄别出来,那是他们的本事,而且也说明做了基本的掩饰伪装,至少不用担心他们一时半会主动爆炸给我们制造麻烦。

    我之前就说过,我不喜欢秘密法,我们不能因为他们私下里表现出的异心,就直接把他们杀掉。这样做岂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

    苏治平听着听着,嘴巴不知不觉微微张开合不拢了。

    虽然莫会长说的这些和他的观念差得太远,可其所表达的意图他清楚无误的领会到了。

    他脑子里有些转不过弯来,甚至开始觉得会长有点“轴”,善良得有点“过火”,明明都已经知道这些人有异心了,还留着干什么,空耗米粮么?

    忍不住道:“这样不稳定的因素,就是一根插在我们腹部最柔软处的毒刺,不拔出来怎么行!”

    莫渊道:“毒刺当然要拔。”

    “那……那您刚才说……”苏治平突然感觉脑子有点晕,搞不清会长的思路逻辑了。

    莫渊道:“我们不要行秘密法,要行成文法,我们完全可以这样,把这些怀有异心的人召集起来,直接将他们的伪装给揭开点明,并许诺给出他们改造改过的机会,并白纸黑字的列出一个清晰的改造时间表,若在限期到来之前,他们完成了自我改造,那我们就应该一视同仁的接纳他们,如果限期到来后没有完成改造,那再做处治不迟。这样有理有据,人心才会信服。”

    听了会长的解决方案,苏治平彻底的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