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65难吃死了
    “你是谁?”染七七压低了嗓音。

    “顾生。”顾生走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

    又是顾家的人?

    自从霍君陌要和顾雪琳结婚之后,染七七就发现,霍家和顾家的关系就变得密切起来。

    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

    “你有什么事?”染七七没有见过顾生,所以摸不透他的心思。

    “染小姐是否对当年霍君陌突然离家去美国的时候好奇?”顾生直奔主题。

    染七七微微一沉,“你什么意思?你知道什么?”

    “我只是知道一些你不知道的。”顾生笑了笑,“婚礼那天,我会告诉你的。”

    还要等到婚礼那天?

    他这是在吊她胃口吗?

    “那你又何必提前和我说,顾生,你有什么条件?”染七七问道。

    “难怪顾雪琳对你那么提防,你很聪明。”顾生幽幽的一笑,“染小姐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可以当面谈谈。”

    染七七精致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我这几天没空。”

    霍君陌病了,她也出不去。

    “那就在康子陵的婚礼上见一面吧。”顾生淡淡的说,“我想染小姐一定会去参加的。”

    染七七冷然,他知道的倒是清楚。

    “好,我们就后天见。”她道。

    顾生微微一笑,挂断了电话。

    染七七按了按眉心,顾生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难道他也想参与到这场大战中吗?

    别人都是明哲保身,他却义无反顾,真是匪夷所思。

    ——

    染七七休息了一下,感觉有些口渴,发现水壶里没有水,她起身出去倒水。

    走到霍君陌房间门口,又听到了他剧烈咳嗽的声音,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样。

    她有些揪心,小心翼翼的推开门,“霍君陌,你还好吧?”

    霍君陌坐在床上,身体披着一件针织衫外套,身上盖着被子,在手边的小桌子上堆了高高一摞的文件。

    他竟然还在工作。

    霍君陌微微蹙眉,“你怎么没有休息?”

    “应该休息的是你。”染七七紧握着水杯,“你这样婚礼的时候该怎么办?”

    “婚礼没那么重要。”霍君陌寒眸冷翳,低下头继续工作。

    “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染七七向里面望着,“如果不涉及你公司的机密的话,可以让我帮你。”

    “不用。”霍君陌俊脸紧绷,眼底掠过一丝讥诮,“我要是累死了,对你来说不是很好吗?”

    染七七僵了一下,眼瞳狠狠的一缩,“不需要就算了。”

    霍君陌眉头紧锁,“等等。”

    染七七站在原地。

    “这份文件需要我圈起来的地方修改,然后重新打印一份。”霍君陌把一份文件扔在床上。

    染七七眼皮跳动了一下,走过去,把文件拿起来,“好。”

    “你用我书房的电脑,那里也有打印机。”霍君陌淡淡的说。

    “嗯。”染七七点点头,抱着文件出去。

    她来到霍君陌的书房,打开他的电脑,却发现电脑是需要密码的。

    她登登的跑回去,“密码。”

    霍君陌神情一凛,嗓音清沉,“你的生日。”

    染七七脸颊不由得一红,转身回去。

    回到电脑前,她输入了自己的生日,果然电脑打开了。

    令她羞涩的是,电脑桌面竟然是她的照片。

    染七七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时候拍的,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难道霍君陌一直都在暗中偷偷的观察她吗?

    她甩甩头,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要赶快整理,这样霍君陌也能早点休息。

    两个人分工合作,那一摞文件很快就消灭了。

    等染七七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天都黑了,窗外下起了雨。

    她把打印好的文件装订成册,抱着来到霍君陌的房间。

    却看到他斜倚着床头的靠垫,一只手拿着笔,另外一只手放在腿上,睡着了。

    俊美的侧颜在柔和的台灯下,散发着一种如玉一般的光泽。

    深刻的眉骨,挺拔的鼻梁,整个人看起来温和矜贵,不似往日里那么阴翳冷酷。

    特别是他的唇瓣,浅薄,苍白,却很性感。

    只是他长眉轻蹙,睡得不是很安稳。

    染七七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把怀里的文件放下来,伸手摘下他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放在床头柜上。

    要不是这次帮他一起工作,染七七都不知道HR集团的规模竟然那么大。

    每一笔生意最低都是一亿起步,霍家那点生意,对他来说简直一文不值。

    所以说,他要整垮霍氏轻而易举。

    染七七的眉心又痛起来,霍君陌的一些行为确实反常。

    奈何她看不透。

    也不知道顾生见她,当初霍君陌突然离家,又有什么关系。

    就在她眉头紧锁,愁眉苦脸,想破脑袋的时候,霍君陌忽然醒了。

    她靠的很近,身上干净清甜的香气如魔法一般,令他疯狂。

    他忽然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怀里,紧紧的抱着她,呼吸都痛起来。

    染七七挣扎了一下,“放开我。”

    “七七,别乱动。”男人的嗓音是紧绷的,“我只是抱一下,不会对你做什么。”

    他感冒还没有好,不想让她也跟着生病。

    她伤口没有愈合,如果再发烧了,会很麻烦。

    染七七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伏在他的胸口,神情冰凉。

    “今天谢谢你了,不然我不知道还要忙到什么时候。”霍君陌淡漠的开口。

    染七七摇摇头,“举手之劳而已。”

    两个人都不说话,房间里又变得静悄悄的。

    “你饿了吗,我让吴阿姨弄些吃的?”染七七心跳的很快。

    霍君陌虽然病了,可是身上竟然没有难闻的气味,反而是他一贯冷冽的气息。

    这种气味就像荷尔蒙,闻了就能把人吸引住。

    “我没有胃口。”霍君陌阖上眼睛,他只想这么抱着她。

    纵使她心里没有自己,他觉得这样抱着,也心满意足。

    不然,还能怎么样才能不让自己那么痛苦。

    他已经找不到答案了。

    “我去给你做小汤圆?”染七七从他的怀里坐起来,“有一次你病了,我做过给你吃,你记得吗?”

    当然记得,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他都记得。

    他捏了捏她的脸颊,语气带着一丝宠溺,“当时你做的难吃死了。”

    可他却终身难忘。

    “七七,或许当初我应该回来把你带走的。”男人低低的说。

    染七七一怔,“那样我只会更恨你。”

    霍君陌捏着她的下巴,“如果时光能倒流,我真的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