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64男人偷腥是正常的
    霍君陌低低的冷笑,沉静而清冷的眉目是愤怒前的阴翳。

    他狠狠的看了染七七一眼,直接拂袖离去。

    染七七深吸了一口气,空空荡荡的病房里,还残留着他的香气。

    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砸,完全不受控制。

    她望着窗外瓢泼大雨,心疼的无法呼吸。

    接着,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一直到第七天,染七七要出院,霍君陌都没有出现。

    染七七也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感觉。

    感觉不见他,自己就能轻松一些。

    如果这辈子都不见面,也许自己就真的能把他给忘了。

    来接她回家的是裴东。

    染七七诧异:“你怎么没跟着霍君陌?”

    裴东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染七七,“总裁病了。”

    病了?

    “他怎么病的?”染七七蹙眉。

    “那天他从医院离开,淋了雨发高烧,可是他坚持去公司,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终于在第四天熬不住,昏倒在办公室里。”裴东顿了顿,“他醒了之后,还说不让我们告诉你。”

    染七七听得都觉得简直是在胡闹,“他现在怎么样了?”

    “霍总不来医院,请了家庭医生照顾他,情况已经稳定,只是还需要休息。”裴东犹豫了一下,“霍总昏迷了两天,一直喊着你的名字。那天说让我们不要告诉你,他说就算告诉你,你也不会担心他的。”

    染七七僵住了,她别过头去,看着窗外。

    他是这样认为的吗?

    恨归恨,可她不想他死。

    “顾雪琳没有去照顾他吗?”染七七问道。

    “霍总的性格你应该很清楚。”裴东不想多说。

    染七七乌眸微沉,她用手指按住眉心,神情恍惚。

    回到霍家,染七七立刻上楼,裴东把她的行李从车上搬下来。

    她来到霍君陌房间门口,就听到他在咳嗽的声音,听起来就很严重。

    犹豫了一下,她迈步走进去。

    霍君陌狭长的眼尾扫到她脚上的白球鞋,神情一凛,“出去!”

    染七七僵硬的看着他。

    “出去。”霍君陌的语气很严厉。

    他病得严重,房间里全是病气,万一病毒入侵她,她生病了怎么办?

    染七七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自己好心好意的来看他,他却这样,她有些难过,更多的是气愤。

    吴阿姨站在门口,替霍君陌解释:“小姐,先生病着房间里会有病气,他是怕传染给你。你如果感冒了,就严重了。”

    男人的俊脸一僵,“话多。”

    染七七恍然大悟,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泛红。

    霍君陌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她这是做什么?

    明明说恨他,为什么还要哭?

    他黑眸阴沉了几分,不能软下语气,“你先去休息,听话。”

    妈的!

    到头来还要他低三下四的。

    染七七果然是他的克星。

    “好。”染七七看他脸色不好,不敢打搅,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霍君陌半躺在床上,阖上眼睛,用手捏着鼻梁。

    他该拿她如何是好?

    ——

    知道染七七出院,最坐立不安的就是顾雪琳。

    她去过霍家,可是被人挡在外面。

    对方给她的交代是,“霍总的命令,他生病期间任何人都不见。顾小姐请回吧,总裁说有时间,你还是多操持一下婚礼的事情。”

    可是她却没办法静下心来。

    梁飞飞给她炖了猪蹄汤,端到房间,却看她走来走去的,就问:“你这是怎么了,哪里有一点要出嫁的样子?”

    顾雪琳蹙着眉,“妈,染七七出院回霍家了。”

    “那又如何?”梁飞飞隐隐感觉到霍君陌和染七七的关系不寻常,可是想到他们的关系,也知道是登不上台面的,所以根本不担心。

    “霍君陌不让我去看他,染七七又回到霍家,他们……”顾雪琳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无法冷静。

    梁飞飞却不以为意,“那你也不应该这么慌张,男人没有不偷腥的。再说他们那种关系是没办法公之于众的。”

    顾雪琳惊讶于母亲接受的程度:“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想如果这个女人是他的妹妹,那么这个女人永远无法上位,还能帮你看着霍君陌,你又不用担心正室的地位被取代。”梁飞飞把她拉到身边,坐下。

    顾雪琳不可思议的看着梁飞飞,“妈你难道不介意吗?”

    “我介意,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梁飞飞很无奈,“不过这都是不重要,我最生气的还是没有阻止那个贱人把顾生生下来!”

    如果自己当初狠一点,自己的儿女早就继承家业了。

    顾雪琳知道,顾生的存在对梁飞飞来说,就是一根扎在心底的一根刺。

    “你听妈的话,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你要是计较起来,怕是他会更加逆反。倒不如顺着他,反正只要那些女人生不出孩子就行。”梁飞飞劝说着。

    顾雪琳抿抿唇,“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

    “你现在跑去霍家立威,霍君陌一定会反感你的。”梁飞飞很有经验的说:“倒不如私底下给那个染七七一些警告。”

    顾雪琳听完之后,眉头紧蹙,“可是给她什么警告呢?”

    梁飞飞意味深长的一笑,“妈有办法,你就等着瞧吧。”

    顾雪琳终于露出轻松的笑容,她挽着梁飞飞的手臂,撒娇:“妈,你对我最好了。”

    梁飞飞笑道:“妈只有你一个女儿,你大哥又软弱争不过顾生,只要有了霍君陌这个靠山,以后顾家就是我们的。”

    顾雪琳点点头,“妈,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霍君陌这条大鱼溜掉的。别说顾家,等以后我生了儿子,HR集团和霍氏都说我们的。”

    房间外,顾生斜倚着墙壁,露出邪魅的笑容。

    这俩母女还在做美梦。

    难道她们就看不出来,霍君陌根本就是在算计顾家?

    当然了,这和他没什么关系。

    顾家是死是活,他一点都不在乎。

    不过,他也不能坐以待毙。

    顿了顿,他拿出手机看着存在手机里很久,却没有打出去的电话号码,不知道个女人在关键时刻,能不能帮自己一把。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会给她提供一些帮助。

    想着,他就拨了电话号码,两声之后,对方接听。

    他阴阴的一笑,“染小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