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63霍君陌,我不嫁
    顾琛帮她把保温饭盒打开,“帮你弄吃的。”

    “谢谢。”染七七咬着唇,无语的望着他。

    顾琛很自来熟,笑道:“七七,我们见过几次,每次我想和你搭话都找不到机会。”

    “是吗?”染七七心不在焉。

    “那个时候康子陵天天围着你转。”顾琛顿了顿,“我没有任何的机会。”

    染七七抬头看着他,狠下心,“顾琛,你是一个好人。”

    她给他发好人卡,他应该能明白吧?

    顾琛淡笑,“谢谢。”

    她不是在称赞他,是在暗示他,婉拒他。

    顾琛把饭菜都摆好,对她说:“吃吧。”

    染七七心里苦,却又不能说。

    她拿起筷子正要吃饭,又有一个人走进了病房。

    染七七抬眸望着走进来的男人,神情一凛,“子陵。”

    康子陵走路已经不需要拐杖了,他的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没有拐杖,他的身姿更加的挺拔俊秀,走路的气势也更加的风度翩翩。

    康子陵也没有想到顾琛来的这么早,“小顾先生。”

    顾琛淡笑,“康总,好久不见。”

    康子陵阴冷的视线从顾琛的身上一扫而过,他看着染七七,“听医生说昨晚你情况不好。”

    “已经没事了。”染七七回答。

    “没事就好。”康子陵语气平静,可是神情却并不轻松。

    顾琛出现在这里,一看就明白。

    不过霍君陌竟然能容忍顾琛纠缠染七七,难道他是准备放弃染七七了?

    也对,他都要和顾雪琳结婚了,再和染七七纠缠下去,怕是要闹出笑话。

    同父异母的亲生兄妹,被人知道他们是那种关系,怕是要被人骂死。

    康子陵讳莫如深,“我先走了。”

    他转身出去,临走的时候眼角看了一眼顾琛。

    顾琛却云淡风轻,他对染七七一笑,“七七,我也还有事,先走了。”

    “好。”染七七颔首。

    他们都走了,病房又恢复之前的安静。

    染七七松了一口气,她放下手里的筷子,一点食欲都没有。

    这次见到康子陵,她总感觉他和之前不一样了,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又隐瞒了什么。

    走廊上。

    顾琛从病房里出来,漫不尽心的来到康子陵的面前。

    他微微一笑,“康总有什么指教?”

    “离七七远一点。”康子陵冷漠的回答。

    “七七已经不是你的了,你凭什么管她身边出现什么男人?”顾琛冷笑,“还是你和霍君陌一样,是个妹控?”

    妹控?

    “七七是我的老婆!”康子陵咬牙切齿。

    顾琛淡笑,“那是一个月前的事情,据我所知,你们并没有领取结婚证,只是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而已。”

    之后霍君陌就回来了。

    霍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们的婚约更是被霍君陌在公开场合否定。

    而且他又要结婚,另娶他人,却如此大言不惭,真是可笑。

    “她是我的。”康子陵强调着。

    顾琛不愠不怒,眉目含着淡淡的讥诮,“康总,奉劝你一句,你对七七算不得好,你自以为是的好,其实是害了她。”

    康子陵揪着顾琛的衣领,骨节泛白,“你说什么?”

    “那封信……”顾琛撩起眼皮,“还有绑架,偷袭。”

    康子陵的脸变了颜色。

    顾琛看似不在这场明争暗斗中,却什么都知道。

    “你说如果七七知道真相,她还会爱你吗?”顾琛冷冷的说。

    “就算我不管,霍君陌也不会让他们在一起的。”康子陵松开顾琛,“你好自为之。”

    说完,康子陵转身离开,深邃的眸底是惊涛骇浪般的震惊。

    这些事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

    看来自己的身边出现了内奸,该好好查查了。

    ——

    傍晚。

    霍君陌来到医院。

    染七七睡着,她瑟缩在被子里,干净的眉目紧锁。

    窗外下着很大的雨,他的身上凛冽的寒气,染七七一下子就醒了。

    她睁开双瞳,看着矗立在床头轮廓高大俊美的男人,淡淡的说:“你来了为什么不叫我?”

    霍君陌嗓音沙哑,“怕你不舒服。”

    染七七过紧被子,她失血过多,体质变得不是很好。

    天这么阴,她浑身都疼。

    “霍君陌,我有一个请求。”染七七声线低沉略带疲惫,“等我出院以后,能不能把我妈从精神病院里接出来?”

    “可以。”霍君陌应允。

    “谢谢。”染七七很客气。

    霍君陌不喜欢她这样,冷的像块冰。

    他宁愿她像之前那样,对自己讥诮嘲讽,也总好过冷若寒霜。

    “爸爸的情况如何?”染七七又问。

    “老样子。”霍君陌望着她,“你问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不问问我?”

    染七七一怔,“你不是很好吗?”

    他……好吗?

    一天不敢来见她,浑身都拧巴的疼,心脏更像是被人掏走了,空空荡荡,漏着风。

    “你不必每天都来看我,忙你的婚礼吧。”染七七闭上眼睛,似乎对他充满了厌烦。

    霍君陌靠过来,修长的猿臂将她裹进怀里。

    他穿的单薄,进来这么久了,身上的寒气还没有散开。

    染七七的心尖突突的疼。

    对这个霸道又变态的男人,她竟然还残留着一丝心疼。

    自己真是可悲又可笑。

    男人小心翼翼,虽然抱得很紧,却避开她胸口上的伤。

    “七七,我娶你好不好?”男人开口,嗓音却充满疲惫。

    他漂泊那么久,想要停靠的时候,她却不在给他亮起灯塔。

    这样苦苦煎熬的日子,他一分一秒也不想要。

    染七七心口疼得更加厉害,“霍君陌,我不嫁,我不爱你。”

    她的话像一盆冷水把他浇醒。

    霍君陌眉心跳动的厉害,低低的冷笑,“你不爱我,我知道我不再是你心里那个干净的少年了。康子陵取代了我,你早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松开染七七,重新站起来,他按着眉心,“染七七,你太绝情了。从我回来到现在,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后悔吗?”

    “我后悔什么?”染七七坐起来,精致的脸上是诧异和迷茫,“后悔爱上过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