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62不要来烦我
    HR集团,总裁办公室。

    霍君陌把准备好的一份股权转让书交给顾雪琳。

    顾雪琳受宠若惊,同时也有些诧异,“这是什么意思?”

    霍君陌黑眸寂冷的看着窗外面阴沉的天色,淡漠的说:“算是聘礼。”

    顾雪琳翻开看了看,虽然很高兴,可是又有些失望。

    她以为霍君陌给的是HR集团的股份,没想到还是顾氏的。

    “怎么嫌弃?”霍君陌冷淡的质问。

    “当然不是。”顾雪琳知道,现在不能襙之过急,不然会给霍君陌留下自己是贪图他身家的感觉,“只是有些意外。”

    “我不喜欢娶一个身份比我低的女人,至少也要旗鼓相当。”霍君陌凉薄的看着顾雪琳,阴翳的黑眸看得令人心慌,“对我的事业如果没有任何的帮助,我何必娶你。”

    顾雪琳怎么会不明白。

    虽然觉得霍君陌冷酷至极,可是她天真的想,只要朝夕相处,她相信霍君陌一定会爱上自己。

    到时候,她想要什么他都会给的。

    “我明白。”顾雪琳在转让书上签了字。

    “我知道你爸爸一直有意栽培你二哥顾生,你和顾琛手里的股份加起来还没有他多。”霍君陌黑眸浮浮沉沉,变换着十分复杂的色彩。

    提到顾生,顾雪琳娇嗔,“爸爸偏心,我和大哥才是长房,他却偏偏独宠小三生的孩子。”

    要不是她母亲梁飞飞的母家还算是鼎盛,有娘家撑腰,不然早就以离婚收场了。

    “所以我才给你这些股份,让你能和顾生平起平坐。”霍君陌淡淡的说。

    顾雪琳想了想,恍然大悟的说:“君陌,你这么帮我,是不是因为你也遭遇过和我一样的事情,所以产生了共情感。”

    说到底,染七七的母亲就是破坏霍君陌家庭的小三。

    自己的父亲又很宠爱小三的女儿,还把公司的继承权给她。

    霍君陌怎么可能不恨。

    霍君陌寒眸一凛,语气带着一丝玩味,“你似乎很了解霍家的事情。”

    “那是当然了。”顾雪琳走到他的身边,娇滴滴的说:“人家以后和你是一家人,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我当然是站在你这边的。”

    “我的敌人就是你的敌人?”霍君陌挑眉,浓墨般的寒眸透着令人不懂的冷鸷。

    顾雪琳笑眯眯的看着他,“对,以后我们夫妻同仇敌忾,一起把公司发扬光大。”

    霍君陌低低的冷笑,深冷的黑眸盯着她,“如果我的敌人是你的家人呢?”

    顾雪琳怔了一下,“这怎么可能?我们两家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再说爸爸很喜欢你,一定会在生意上帮你的。”

    霍君陌黑眸泛着阴翳的冷芒,“我等下要开会。”

    顾雪琳顿了顿,心情有些复杂,“那我先回去了。”

    “婚礼的事情我已经交给裴东去办,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和他商量,不要来烦我。”霍君陌嗓音淡漠。

    “君陌,这是你的婚礼,你才是新郎。”顾雪琳有些介意。

    婚纱是她逼着他去的,婚戒是她自己买的,婚礼的一切都是她一个人在操持。

    他却把所有的事情都扔给助理,什么都不管。

    顾雪琳觉得,霍君陌对自己并不是很上心。

    然而转念一想,他太忙了,这种琐碎的事情确实不应该烦他。

    果然,霍君陌的眼神变得犀利。

    “我开玩笑的。”顾雪琳讪讪的,把股权转让书收起来,然后离开。

    她走后,霍君陌俊美斯文的脸上没有半分的温度,娶仇人的女儿吗?

    怎么可能。

    他只是要复仇而已。

    ——

    染七七醒过来的时候,天阴阴的,窗外的树枝摇曳的厉害,乌云压城,要下雨了。

    她坐起身来,揉揉眼睛,抬头就看到放在桌子上的保温饭盒。

    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看来是霍君陌来过,放下东西又走了。

    他昨晚没有回来,尽早又一声不吭的来了又走,看来是对自己避而不见了。

    这样也好,免得她尴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她起身,去浴室洗漱了一番,出来的时候,顾琛正好站在门口。

    他怎么又来了?

    “顾先生。”染七七望着他。

    顾琛拧眉,“怎么一晚上不见你,你脸色变得这么差?”

    染七七顿了一下,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昨晚自己也算是九死一生。

    尽早还能爬起来,她自己都觉得是个奇迹。

    “你和霍君陌吵架了吗?”顾琛直白的问。

    染七七轻轻摇头,“没有。”

    顾琛走过来,扶着她的手臂,“我扶你过去。”

    “谢谢。”染七七有些尴尬,他的手带着浅浅的温热,摸到她手腕顿时变得滚烫。

    来到病床前,染七七坐下。

    “那天在霍家我就看出来了,霍君陌处处针对你。”顾琛拧着眉,替染七七不平。

    染七七顿了顿,其实针对谈不上。

    霍君陌脾气古怪她习以为常。

    “你来有什么事吗?”染七七岔开话题。

    “就是来看看你。”顾琛脸颊微微一红,这么纯情的男人倒是少见。

    染七七眨眨眼睛,“哦。”

    尴尬。

    整个病房里都流动着尴尬的气氛。

    而染七七更多的是头疼。

    顾琛对她的喜欢是溢于言表的,可是她不敢再欠下感情债。

    对他的态度又不能太恶劣,她深吸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顾先生。”

    “七七,你不用这么见外,叫我顾琛就好。”顾琛笑着说。

    染七七点点头,“顾琛,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顾琛看着她。

    “我知道你有点喜欢我。”染七七十分谨慎的措辞,“可是你知道,我和康子陵刚刚结束一段恋情。”

    “我明白。”顾琛对她温柔的笑着,“七七,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其实没有别的意思。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姑娘,不会立刻爱上我,我只是想在你面前多刷刷存在感。”

    染七七发现顾琛说话幽默风趣,相处起来确实轻松。

    越是这样,她越觉得不能连累他。

    再这样下去,霍君陌会把对康子陵的敌意转移到他的身上。

    顾琛何其无辜,她不想再害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