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61毫无求生之欲
    她烦透了。

    烦透了霍君陌的霸道,烦透了他的自以为是。

    她不是物品,不是他的所有物。

    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霸占了她的身体,干涉她的自由,现在还要控制她的心。

    他到底有没有把她当人看?!

    霍君陌的眉梢是看不透的阴翳冷漠与痛苦。

    她可以爱上任何一个人,却不会爱上他。

    碰!

    霍君陌脾气爆发,一脚踢翻了病房的茶几。

    茶几是玻璃的,满地都是碎片。

    房间陷入空前绝后的寂静中。

    染七七忍不可忍,她疼着撕心裂肺的痛意,怒道:“霍君陌,你太过分了!不爱你就是不爱你了,你还想我怎么样?你有把我当人看吗?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只是把我当成了物品。和你这种人在一起,我只觉得心寒。每一次你碰我,都觉得自己无比肮脏和恶心。”

    她吼完,捂着胸口不停的咳着,一股血腥之气从喉咙里涌出,猩红的血顺着她的苍白的唇和冰凉的指尖缓缓往下滴。

    气血攻心,自己是要完蛋了。

    “七七!”霍君陌变了脸色,一个箭步冲到她的身边,将摇摇欲坠的她抱住。

    染七七很痛苦,精致小巧的脸变得扭曲。

    霍君陌立刻按了床头的电子铃,抱着她放在病床上。

    医生和护士很快就进来了,看到这幅情景也吓了一跳,立刻采取抢救措施。

    整整一个小时才让染七七平静下来。

    霍君陌如雕塑一般站在病床前,看着染七七虚无苍白的脸,心一阵阵的剧痛。

    她的眼角还挂着泪痕,血迹残留在她的唇瓣上,看起来可怜楚楚。

    医生出去之后,他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七七,不要离开我。”

    他没有办法承受失去她的痛。

    染七七意识恢复,缓缓的睁开眼睛,嗓音低哑:“霍君陌,让我走。”

    “这不可能。”霍君陌棱角分明的五官染着霜雪一般的冷酷,他淡漠的说:“我可以退让,你不用搬出霍家,我会搬出去。”

    反正他也不想顾雪琳沾染霍家。

    染七七轻咳,阖上眼睛,“你随意吧。”

    她不禁折腾了。

    若不是妈妈还在,她真的一点求生的**都没有了。

    “你想和顾琛交往吗?”霍君陌嗓音沉沉,有些没底气的问。

    他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顾琛是个谦谦君子,这些他都调查过。

    他的脾气秉性和顾家其他人略有不同。

    “怎么这么快就厌烦我,想要给我找下家了吗?”染七七极尽凉讽,她重重的嗤笑,“真是谢谢你的煞费苦心了,不过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不用你管。”

    “好,我不管你。”霍君陌俊脸苍冷,他站起身来,“你好好休息。”

    他走出病房,站在门外,忽然很想抽烟。

    漆黑的眸掠过浓浓的自嘲。

    染七七喜欢温柔的男人,他不是。

    染七七喜欢尊重她的男人,他不是。

    染七七喜欢善良的男人,他更不是。

    他有的,只是自以为是的深情。

    对她而言,是一种困扰。

    他走出医院,来到外面的花坛,点燃了一支烟,狠狠地吸着。

    以前,想她的时候,想想都觉得幸福。

    现在,明明得到了她,心却更空了。

    “霍总。”裴东从车上下来,“黄颖玉找到了。”

    霍君陌神情冷淡,“把她带过来。”

    “在医院见面?”裴东问。

    “万一我动手了,也不能让她轻易的死了。”霍君陌阴冷的说。

    裴东让人把黄颖玉带过来。

    黄颖玉已经被“教育”过了,她鼻青脸肿五官都快分不清了。

    看到居高临下,冷蔑的盯着自己的男人,黄颖玉非但没有怕,反而更加的激烈,“霍君陌。”

    霍君陌将抽了一半的烟扔掉,用鞋底碾灭。

    俊美阴柔的五官在月色下更显阴柔,浑身却散发着浓厚的戾气,“黄颖玉,你为什么要杀七七?”

    “杀她?”黄颖玉冷笑,“杀她岂不是脏了我自己的手?她那种人不配嫁给子陵,既然她都被你给糟蹋了,更不上子陵,我为什么要杀她?”

    霍君陌眼神更加的冷,“这么说你的目标是陆知爱?”

    “我的目标是那些伤害子陵的人。”黄颖玉冷冷道:“也包括你。不是你,他现在已经过上了幸福的婚姻生活了。可是我也要谢谢你,他如果真的娶了染七七,我反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就是疯子。

    妥妥的疯子。

    “为什么七七会受伤?”霍君陌质问。

    “是误伤。”黄颖玉并不隐瞒,“我要杀陆知爱,她非要多管闲事救那个婊子。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在她快要昏过去的时候,她竟然还拉着陆知爱的手说什么,忘不了一直没有忘这种话。”

    忘不了?

    忘不了康子陵吗?

    霍君陌的神情越发的寂冷,眼神幽幽的黯然下去。

    “霍君陌,让你的人放开我,只要染七七不再纠缠康子陵,我不会伤害她。”黄颖玉挣扎着,“我的目标是陆知爱。”

    霍君陌冷酷道:“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只是送你去该去的地方。”

    染七七忘不掉康子陵,很有可能还会和他纠缠在一起。

    如果黄颖玉知道,再去伤害她怎么办?

    他不能忍受染七七还爱着康子陵,却更不能接受有人想要伤害她。

    裴东立刻让人把黄颖玉拖下去,送到警察局。

    他望着背影寂寥的霍君陌,“顾家的把柄已经掌握的十有**了,顾云龙为了让顾雪琳嫁得风光,果然把名下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转给了她。”

    “还不够。”霍君陌俊脸在路灯的阴影下明暗交错,“把之前从股东手里收集的百分之十五的散股收集起来,整理到一起,明天交给我。”

    他要让顾家一败涂地。

    逼着顾云龙把真相说出来。

    裴东点点头,“好,我明白了。”

    “霍崇旭醒过来一次就嚷着要见律师,我估计他是想把霍氏正式交给七七,你让人盯紧点,不要让他见到律师。”霍君陌寒眸冷翳,泛着如刃一般的光芒,他绝对不会让霍崇旭得逞,再次把他和染七七推到对立的位置。

    如果实在不行,他会选择找人结束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