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59让她什么都得不到
    染七七轻哼,苍白的小脸满是讥诮。

    他不承认,她也不想再说下去。

    霍君陌捏着她的手腕,深沉灼热的视线紧锁着她,“染七七,你把话说明白。”

    “我不想说。”染七七蹙着眉。

    霍君陌如此用力,扯到了她的伤口,她神情一震,眼睛都红了。

    他松开手,沉声道:“你非要刺激我。”

    他并不想弄疼她。

    染七七抽回自己的手,转过身去,不理他。

    霍君陌坐在床边,冷幽的眸子微眯,她的小性子真是令人头疼。

    当当。

    有人敲门。

    霍君陌和染七七抬头望去,只见陆知爱走了进来。

    “这么晚,你来做什么?”霍君陌寒眸冷翳,俊美的脸庞是冷冷的阴沉。

    要不是因为她,染七七不会受伤。

    “七七,我是来看你的。”陆知爱羞愧的低下头。

    染七七很平淡,摆摆手,“你不用在意。”

    这次受伤,她临近死亡,倒是想明白一些事情。

    “七七,我……”陆知爱缓缓开口,却又欲言又止。

    有些话真的不能当着霍君陌的面前说出来。

    染七七看向霍君陌,嗓音轻灵透彻,“麻烦你先出去一下。”

    他虚眯着眼睛,狭眸慵懒。

    染七七淡淡的望着他,纠正道,“请你出去一下。”

    结果,男人的脸色更难看了。

    算了,他也不指望她能说出多少听的话。

    他拿起一旁的西装外套,转身出去。

    染七七这才扭头看着陆知爱,“你想说什么?”

    “七七,谢谢你,我的命是你救的。”陆知爱一脸的诚恳,“没有你我和孩子都活不下来,所以我想等将来孩子生出来了,让他做给你的干儿子。”

    染七七无端的笑,“陆知爱,你是傻是天真还是……阴险呢?”她歪着头,打量着这个看似清纯的女人,“让我做你儿子的干妈,你不知道我和康子陵是什么关系吗?你到底是想给谁的心口捅刀子?”

    这么脑残的话说出来,她自己不觉得可笑吗?

    陆知爱有些慌张,“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认真的。七七,我真的非常想要谢谢你,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她缓缓的低下头去,“如果我做错了,还希望你原谅我。”

    染七七确实很头痛,“陆知爱,如果你真的要谢谢我,就希望你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陆知爱抿抿唇,“你讨厌我是不是?”

    “不是。”染七七摇头,她对陆知爱谈不上讨厌,可也谈不上喜欢,她直白的说:“救你,我是为了偿还康子陵的恩情,和你这个人无关。”

    陆知爱很无措,“是这样啊,是我误解了,我以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我们只是陌生人。”染七七淡淡的说,“陆知爱,我不想审判你,不过当初你在我和康子陵交往的时候,经常给他发一些暧昧的短信,我还是知道的。试问,你如果真的心思干净,何必纠缠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

    陆知爱的脸色稍显苍白。

    “你已经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态度,陆小姐请回吧。”染七七浅柔的眉目十分的沉静,看不出喜怒。

    可是陆知爱明白,染七七对她并无好感。

    她犹豫了一下,“还有一件事,七七,你昏迷之前和我说的话,我都转告给霍总了。”

    “是吗?”染七七不喜不怒。

    既然说了,霍君陌没有任何的改变,自己又何必纠结。

    陆知爱缓缓转身,迈步出去。

    来到外面,原本可怜兮兮的脸上竟然撩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她就是要让染七七,什么都得不到!

    ——

    翌日。

    护士来给染七七换药。

    霍君陌站在一旁,阴翳的黑眸盯着她看。

    染七七凝眉,“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虽然他们是那种关系,可是外人不知道。

    外人皆以为他们是“兄妹情谊”,而不是那种暧昧关系。

    霍君陌深沉的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

    小护士解开染七七的病号服,拿着棉签给她的伤口上药,染七七的肌肤很白,那傲人的山峰更是白嫩挺翘,小护士虽然是女的,看着脸都红了。

    染七七也有些尴尬,伤口隐隐作痛。

    伤口缝了好几针,估计会留下疤痕。

    “好了。”小护士重新包扎好伤口,转身出去。

    霍君陌转过身来,冷冷的说:“下次我给你上药。”

    白白的让人看了她的身子。

    染七七瞪着他,“你敢给我上药,我就去死。”

    “你……”霍君陌面沉似水。

    “君陌,七七。”顾雪琳来了。

    一下子,染七七和霍君陌都错开视线。

    顾雪琳能够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微妙气氛,她装作没有看到的说:“七七,你好些了吗?”

    染七七点点头,“好多了。”

    “那可太好了,我哥哥还一直在打听你的情况。”顾雪琳意味深长的笑着。

    染七七顿了一下,知道顾雪琳是什么意思。

    “替我谢谢他。”染七七扯了扯嘴角。

    “君陌,今天我们约好去看家具的。”顾雪琳来到霍君陌的身边,眼睛里带着殷切的期盼。

    “家具以后再换。”他嗓音透着严冷,那是他母亲的嫁妆。

    顾雪琳有些尴尬,明明上次说好的。

    染七七看着窗外,她可不想掺和他们的琐事里去。

    “七七,你瞧瞧你哥。”顾雪琳娇嗔,把话题引到染七七的身上,“婚纱和伴娘服都已经送来了,等你好了,一定要试一试,如果不合适,可以改一下。”

    染七七诧异的说:“你真的打算让我做伴娘?”

    这恐怕不合适。

    她算是婆家人,怎么能给她做伴娘。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了。”顾雪琳笑道:“我还等你出院,然后布置婚房呢。”

    提到婚房,染七七问道:“婚房你们用哪间?”

    她记得,染悦心和霍崇旭结婚的时候,把霍君陌母亲的卧室给空出来,用了另外一间小的。

    当时这么做,是怕霍君陌伤心才这样的。

    这次霍君陌要结婚,那间卧室怕是要动了。

    果然,顾雪琳略带炫耀的说:“君陌心疼我,自然是最大的那一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