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00投胎果然是技术活
    “别,千万不要!”染悦心的反应很激烈,她抓着染七七的手,在手背上留下很大的印记,“七七,你千万不要趟这趟浑水,妈真的很好。”

    “妈,你放心吧,这是什么地方,他不敢把我怎么样。”染七七相信,只要有霍君陌在,现在的欧阳珏是插翅难飞,所以他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染悦心很着急,“不行,七七,这里真的很危险。”

    “妈,你不用劝我了。”染七七心意已决,谁都不能更改。

    她离开染悦心的身边,来到客厅,对欧阳珏道:“家里还有房间吗,今晚我要住下。”

    霍君陌看着她。

    欧阳珏玩味的一笑,“你自己?”

    “不,君陌哥哥陪我。”染七七干净明媚的脸上是浅浅柔柔的笑意。

    回来之后,她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不再那么冷,整个人和气媚人,生气与不生气,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好。”霍君陌说道。

    染七七去看欧阳珏。

    “阿姨,给他们准备房间。”欧阳珏勾起唇角,特意强调着两人的身份。

    染七七冲着霍君陌温静的一笑,“君陌哥哥,我们去休息吧。”

    霍君陌起身,陪着染七七上楼。

    都客厅里只剩下欧阳一家的时候,欧阳楚气得跺脚:“哥,你干嘛让她住下?”

    “她住在这里,那个凯撒就不敢轻举妄动。”欧阳珏语气淡漠,眼神毫无温度,嘴角却噙着一抹妖冶的笑意,“我这个妹妹,和我还是挺像的。”

    欧阳楚顿了一下,“她……怎么能和哥哥你相比。”

    “楚儿,你不过是仗着我的骄纵才敢这样,出去了你就是一个软包子,把你一个人扔到意大利,你觉得你能活下来吗?”欧阳珏毫不留情的嘲笑,“你不能,可是她能,这就是你们的不同。她可以在霍君陌面前表现得像是一个小女人,也可以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冷酷的如一个机器人,你更加做不到。”

    欧阳楚咬着唇瓣,自己有那么一无是处,她有那么好吗?

    楼上,染七七看着佣人把房间收拾好,等人出去了就把门关上。

    然后检查着房间每个角落。

    霍君陌云淡风轻的脱下身上的西装,放在沙发上,然后看着她。

    染七七找了一圈,站在卧室中央,松松肩膀,“没有针孔摄像头也没有窃听器。”

    “他当然不会放这些了,明知道这些会被我们发现,他不会这么做。”霍君陌很笃定,和他到底是多年的朋友,彼此都很了解对方。

    所以对方的一言一行,都逃不过自己的眼睛。

    “万一呢?”染七七坐到床上,“这个家里可不止一个他。”

    还有一个欧阳楚。

    “她放这些东西做什么,刺激自己?”霍君陌讥诮道。

    染七七贝齿咬着红唇,幽幽道:“君陌哥哥,有的时候你真的渣的可以。”

    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霍君陌笑眯眯的睨着她,嗓音性感入骨,“怎么,你觉得在外面我就放过你?”

    染七七颤了颤,“你小心纵欲过度,过早衰老。”

    霍君陌俊美的脸庞布满了冰霜,“染七七,你屁股痒了是不是?”

    染七七瑟缩了一下,耐着性子,“君陌哥哥,你想想我是真的累啊,我一个女人哪有你的体力好,我现在浑身都疼,你就惯会欺负我。”

    她是真的没说错。

    这话说得极为熨帖。

    霍君陌满意道:“今晚饶了你,明天回家我们解锁新姿势。”

    “你个变态。”染七七很小声道。

    “什么?”男人斯文冷静的脸上再次袭上一丝怒火。

    染七七哼了哼,“睡觉。”

    她扔下霍君陌,爬上床。

    坐在床头,她敲了敲,“是红木的。”

    霍君陌坐过去,冷漠道:“家里都是红木的,你羡慕他什么?”

    染七七去脱衣服,她可不想穿着衣服睡觉,不过她只脱了牛仔裤,“我不是羡慕,就是随口一说,瞧你斤斤计较的。”

    霍君陌捏了捏她的秀挺的小鼻子,“既然困了就早点睡。”

    “你不困吗?”染七七抱着他的手臂,眨巴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干净又妩媚。

    “我陪着你。”霍君陌给她盖了盖被子,然后关掉床头柜上的台灯。

    黑暗中,男人的眼睛漆黑如墨,宛若黑曜石一般。

    染七七想了想,“这场婚礼我们一定要办的很隆重,来得人越多越好。”

    霍君陌嗓音低沉而磁性,“人尽皆知,反而他没有下手的机会。”

    “也给别人多一些机会。”染七七低低的说:“所以呀君陌哥哥,你要帮我。”

    霍君陌微微一笑,“那你记得报答我。”

    染七七笑得温温软软,“不是答应你回家解锁新动作了嘛。”

    “一言为定。”霍君陌温凉的薄唇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

    染七七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等确认她睡得很沉,霍君陌起身从房间里出来。

    来到楼下的水池前,一个人影已经站在那里,自顾自的抽烟。

    霍君陌迈步走过去,嗓音低沉,“放了七七的母亲。”

    欧阳珏嘴里叼着烟卷,邪邪的看了一眼霍君陌,“我以为你会连梁雪素一起带走。”

    “那个女人自然有人来救她。”霍君陌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看着倒映着夜空月亮的水池。

    “呵呵。”欧阳珏冷嗤,“凯撒在这里,和我一样,都没有办法施展拳脚,他能救谁?”

    “欧阳珏,帮你照顾欧阳楚这些年,为了她我伤害了七七,足够偿还你了。”霍君陌嗓音冷若寒霜:“至于你后来以另一个身份暗中对我做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可是从今天开始,你若是赶伤害七七,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放心,她是我妹妹,我不会伤害她的。”欧阳珏吸了一口烟,淡淡的说:“我只是有些嫉妒她,能够得到父爱母爱,甚至还有你,康子陵这些人,这投胎果然是技术活,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幸运呢?”

    霍君陌冷冷道:“坏事做尽,还想要幸福不是很可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