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92委屈死了
    以一百五十块钱买了人家的心中最爱的花瓶不说,还是从人家家里偷出来的,他胆子也太大了。

    她掩面哭泣,自己不认识这样恶劣的男人。

    果然从小就混的,这手段太招人恨了。

    “好了,我们走吧。”霍君陌淡淡的笑。

    染七七把花瓶塞给他,推着他,从拍卖现场里出来。

    一出大门,就看到凯撒站在门口。

    他脸色难看,看着二人还有他们手里的花瓶,幽幽道:“染七七,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凯撒,对我的女人说话客气一点。”霍君陌一只手把玩着花瓶,“想必你爷爷已经知道我的厉害了,想要花瓶,只要你在离婚协议书上去签字,至于抚养费这些我的律师会跟进,我的女人不会要你们家一分钱。可是你爷爷如果还打算利用我女人来维护他兰顿家族的面子,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他做了一个要扔掉花瓶的手势。

    凯撒的脸扭曲了。

    染七七还是第一次见到凯撒的脸上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果然自己和梁雪素都是小打小闹。

    霍君陌对他的伤害才是直击灵魂的。

    看到凯撒吃瘪,染七七还是很高兴的,至少不再让凯撒自大的以为,这个世界上没人能把她这么样。

    “明天,律师楼见。”凯撒转身要走。

    染七七顿了顿,忽然道:“凯撒!”

    凯撒停下来,冷冷的看着她。

    “当初雪素离开的时候和我提过。他说你那段时间脾气变得不是特别好。”染七七看着他眼底反射出来的戾气,继续道:“我只是想问问你,你有没有接触过什么人或者吃了什么药,才会让你的性情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

    其实,染七七和凯撒相处不多,他对她的脾气一直都不好。

    可是梁雪素不同,他们天天生活在一起,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情绪的变化,哪怕只是细微的。

    凯撒皱了皱眉。

    “我听人提起过,经过催眠的人脾气会有变化,甚至会做一些,他们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霍君陌冷冷道:“然而这种催眠不是认识的人,是不可能成功的。”

    言外之意,凯撒的身边有内鬼。

    染七七也是这么想的。

    凯撒却没有说什么,听完他们俩说完,转身离开。

    染七七轻叹,“我以为凯撒内心足够强大,不那么容易被催眠的。”

    “兰顿家族最在意的是血统,凯撒再过强大,可他也是人也在意血统。”霍君陌淡漠的解释。

    染七七看着他,“那你的软肋呢?”

    “是你。”霍君陌不假思索的说:“如果你学会了催眠,我一定逃不过。”

    “那我真要学一学,看看霍先生你内心到底有多阴暗。”染七七哼了哼,推着他走向停车的地方。

    ——

    霍君陌不想去医院了,染七七拗不过他,只能带她去住自己的小公寓。

    公寓离着学校很近,那是染七七从前买下来,偶尔会住一下。

    房间是不需要打扰的,她之前花了钱请了人,每星期都有打扫。

    所以他们直接入进去,只需要准备一些吃的东西就可以。

    公寓很小,客厅,卧室,还有一间工作室,然后就是厨房和洗手间。

    不过阳台外的风景很好,能够看到大海。

    家里的装修风格和染七七的品位是一样的,都是那种温馨舒适的。

    染七七给他拿了拖鞋,某人轻哼,“这次怎么不拿拖鞋刺激我了。”

    上次的事情,他还没完。

    染七七见他斤斤计较的样子,轻笑,“你不想穿光着脚算了。”

    “把鞋子给我。”男人很霸道,伸出脚来,让她给穿。

    其实他也没办法,因为腿上的伤痕,他没办法弯腰。

    染七七把拖鞋给他穿上,他走进屋子里开始四处查看。

    染七七也不慌不忙的换了鞋子,把手里拎着的袋子拿出厨房,然后烧水泡茶。

    “我做培根意大利面,你要不要吃?”染七七冲着他喊。

    他已经到了染七七的卧室。

    卧室里是一张单人床,不过床头柜上摆着染七七和念念的照片,家里也随处可见念念的涂鸦,看来她们母女俩也经常住在这里。

    他从房间里出来,“我发现你不太喜欢家里很大。”

    染七七已经在煮面了,“只有我和念念两个人,没必要买那么大的房子。”

    “这五年你过得快乐吗?”霍君陌问。

    染七七想了想,“快乐,有念念在,我没有理由不快乐。”

    “有想起过我吗?”他很在意的问。

    染七七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怎么会没有呢,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怎么会那么轻易忘记,只是情感不会触动就不会想起。有些时候念念会问起你,我才会让自己去想一想你。”

    霍君陌沉沉的看着染七七。

    “想你的时候心脏总是疼得。”染七七低下头去,手里拿着刀切着培根,“你不会懂的。”

    没有人能懂。

    她爱他到底有多疯狂。

    可是爱的越深伤得也越重。

    她不想再自虐,所以才不让自己去想。

    霍君陌走到她的身边,把她手里的刀子抢过去,放在一旁,修长的双手抓着她的细腕,矜贵的气质下是与生俱来的强势,“染七七,为了你,我把自己关在别墅半年。”

    染七七一怔。

    “不吃不喝,只想你。”霍君陌嗓音暗哑,“后来扛不住了,就酗酒抽烟,那滋味不错,忘记你已经离开,感觉你还在那个家里。”

    染七七的眼睛瞬间嫣红。

    “我那个时候才理解醉生梦死这句话的含义,我想如果能一直这样我宁愿待在房子里不出去。”霍君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可是严煌他们冲进别处把我揍了一顿,然后将我拖进了医院。我在医院里休养了三个月,身体才恢复一些。”

    “我本想去找你的。”霍君陌音调变得沙哑,“我想求你回来,可是我找不到你了。”

    染七七心脏狠狠的疼了一下。

    “后来是大半年前,是康子陵结婚的消息,新娘没有露面,可是看背影我以为是你。”霍君陌将她抱进怀里,“你的心痛我能懂,七七,我也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