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91你这是在玩儿我吗?
    兰顿老爷子的脸色难看。

    不过染七七说的也是实情。

    “凯撒能力高于阿尔伯特,你为什么不放心把家族给他?”染七七一直都不能明白。

    “因为他母亲!”老爷子怒道:“他父亲不听从我的指示,去了一个不应该娶的女人。”

    染七七道:“既然如此,你可以把家族给阿尔伯特,他身上的血是纯正的。”

    其实染七七很替凯撒不值得。

    阿尔伯特虽然也不错,可是照比凯撒逊色太多。

    就因为他血统不纯正,不想把家族给他,却又让他背负着继承人的名义,被人当成靶子,这个老爷子也真是够狠。

    难道阿尔伯特是他的孙子,凯撒就不是?

    “阿尔伯特还需要历练。”兰顿老爷子意味深长的说。

    染七七却冷笑,“历练?我估计都你死了他也不见得能有凯撒一般的能力,你所谓的历练不过是一种借口。你只是想让凯撒妥协,捧自己的哥哥坐上高位,暗中给他卖命,不是吗?”

    兰顿老爷子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被染七七揭穿了内心的阴暗,他自然不自在。

    “我这次回来就是帮凯撒拿到绝对的继承权的,老爷子我对你们可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如果我是你就不想这么多,还不如把权力交出去早点颐养天年,毕竟你现在什么都控制不住了。”染七七阴阴沉沉的说完,转身出去。

    兰顿老爷子气息有些不稳,在染七七走后,不停的咳嗽起来。

    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

    不,他没错!

    家族的血统绝对要纯正。

    ——

    染七七回去找霍君陌。

    病房里,某个男人正在生闷气。

    染七七进去看到他,不由得一笑:“是不是老爷子身边的那个人和你说了什么?”

    某人冷哼。

    “这是他管用的手段,没出手先给你一点心理压力。”染七七轻笑,“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说着,她去给男人捏肩膀。

    她手指很软,可是长期持枪,掌心已经起了茧子。

    霍君陌心疼了一下,一把将她抱过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这丫头现在有九十斤?

    霍君陌深深的蹙眉。

    从他们再次见面之后,他只抱过她,却没有真真切切的看过她的身体。

    他想了想,大手竟然探进了她的衣摆下。

    “霍君陌!”染七七小脸涨红,伸手去阻止他,可是他的大掌已经在蹂躏她了。

    然而那男人一脸的认真,“是小了一些。”

    靠!

    染七七用力推开他,“霍君陌,你嫌弃我小,就去找个大的。”

    看她生气某人开心的笑了,把手抽出来,捏了捏她的脸,“染七七,我才发现,你生气的样子特别可爱。”

    特别是现在。

    “你太恶劣了。”染七七道。

    就在这时,霍君陌对她道:“seven,我现在聘请你做我在意大利活动期间的特别保镖,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拍卖会。”

    “呵,我可是很贵的。”染七七傲娇的说。

    男人轻笑,把她的手抓过来放在自己的胸口,“我把自己都给你了,可以吗?”

    染七七心里发甜,笑了笑,“还可以吧,我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小妖精。”霍君陌淡笑,“帮我换衣服。”

    “嗯。”

    染七七帮他换了衣服,不过这个男人又要作死,非要站着去。

    她把他按在轮椅上,气道:“霍君陌,如果你想我们结婚的时候画面好看一点,你就乖乖的坐着吧。”

    听到她这么一说,某人心情立刻就好了。

    他们来到举办拍卖会的现场。

    染七七去拿册子,看看今天都拍卖什么。

    当她看到册子上印着的最后一件拍卖品的时候,不由得一怔,她低声道:“这是兰顿老爷子的那只花瓶吧?”

    “嗯。”霍君陌颔首,“看着不错,我就让人弄过来放在这里。”

    什么叫做弄过来放在这里?

    “霍君陌你偷的?”染七七内心简直万马奔腾,“你干嘛招惹兰顿家族啊。”

    “报仇。”霍君陌从她的手里捏过册子,“我正大光明的从这里买走,你说他敢对我怎么样吗?”

    染七七摇摇头,他都把东西从兰顿庄园里偷出来了,这就说明兰顿庄园已经不安全。

    霍君陌的势力都已经把手伸入到那里,这对兰顿整个家族来说都是一种威胁。

    甚至,染七七觉得,他们等下一出门,就会被一群手持枪械的人给团团围住。

    可是,某人根本不在乎。

    染七七轻叹,坐在他的身边。

    霍君陌拦着她的细腰,却捏了捏。

    染七七掰开他的手:“霍君陌!”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以前就说过你要连名带姓的叫我。”霍君陌沉沉的说。

    染七七想了想,苦着一张脸,“君陌哥哥。”

    “乖。”霍君陌很满意,“这花瓶买来给你赔罪,等一会儿你砸了摔了都可以。”

    染七七咬牙,“霍君陌等下你出去要是真的被群殴了,我绝对不会救你。”

    因为你真的太恶劣了。

    前面的拍卖都是不痛不痒的。

    染七七也没什么兴趣。

    很快就到了最后一个,染七七发现大家都打起了精神,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染七七也坐正了身体,看到花瓶出现的时候,她眼睛都值了。

    花瓶她见过,根本没什么惊讶的,让她吃惊的是花瓶的价格,奶奶的,谁给定的价位一百美金!

    这花瓶卖一亿都不止。

    这时,司仪开叫价,一次可以加五十美金。

    染七七都心疼了,这么慢,要加到什么时候?

    这时,霍君陌不慌不忙的举起牌子,“一百五十块。”

    染七七还以为大家都会跟着一起举牌子,可是她想错了,没人举牌子!

    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甚至没有人觉得奇怪。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这只花瓶以一百五十块钱成交了。

    司仪把花瓶送过来。

    霍君陌对她说:“我没带钱,你垫付一下。”

    染七七身上正巧有钱,给了对方一百五十块。

    她抱着瓶子坐下来,“霍君陌,你这是在玩儿我吗?”

    某人轻笑,挑眉,“在这里?我没这么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