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89染七七,我不喜欢那两个字
    宫羽摇了摇头:“不见得。”

    染七七又想,“难道他是想借用欧阳楚的手除掉我吗?”

    “或者说,用君陌的手除掉你。”霍君陌意味深长的说道。

    染七七顿时就明白了,“你来的时候,我妈怎么样了?”

    “君陌已经吩咐了纪清,让他派人去欧阳家做内应,他和欧阳珏相处的时间最短,欧阳珏应该不会查到他的身上。”宫羽解释道。

    “那就好,赶快把这边的事情解决一下,我们也好早点回国。”染七七无比担心染悦心和梁雪素,也不知道欧阳珏会不会伤害他们。

    她真的是一点也放心不下。

    四个小时后,手术结束了。

    手术很成功,霍君陌已经送进了病房。

    染七七去病房看霍君陌,他脸色苍白,唇瓣也是毫无血色。

    她坐下床边,叹了一口气:“你这个人疯起来,真是让人害怕。”

    “seven。”病房外,有人在叫染七七。

    染七七抬头看去,露出一丝惊讶:“禾医生。”

    她给霍君陌掖好被子,起身出去。

    “抱歉,我这边有事,没去机场接你。”染七七带着十二万分的歉意说。

    明明把她请来是为了给念念制药的,自己却给忘了。

    “没关系。”禾静雨淡淡一笑,她向病房里看了一眼:“你前夫怎么样了?”

    “刚刚做完手术,身体还很虚弱。”染七七解释。

    “对了,他如果醒了你可一定要带我引荐一下。”禾静雨微微的笑着。

    染七七颔首:“没问题。”

    “那我先回办公室了。”禾静雨道。

    “你不去酒店休息吗?”染七七诧异,毕竟她做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

    禾静雨轻轻的摇着头,“我身体不需要那么长时间的休息,我在飞机上睡过一觉了。”

    “好。”染七七点了点头。

    禾静雨含笑,离去。

    染七七回到病房中,刚坐在椅子上,霍君陌温凉的手就碰了碰她的手。

    “你醒了?”染七七惊喜。

    “被你吵醒的,说话时间那么大,变得一点都不淑女了。”霍君陌抱怨道。

    染七七恨不得在他的胸口戳个大洞,“这么嫌弃,就别来找我啊,说不定我就带着念念给她找个后爹了。”

    “你敢。”霍君陌握住她的手,“敢带着我女儿改嫁,染七七信不信我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哼。”染七七轻嗤,“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大名鼎鼎的seven,岂是那么容易被抓到的。

    霍君陌看着她,神情活灵活现,微微一笑,“七七,亲亲我。”

    “我怎么亲你?”染七七无语的看着他。

    “脸颊上。”霍君陌幽幽的说。

    染七七轻叹,错过去在他消瘦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满意了吧?”

    “还可以。”某人模棱两可的回答.

    “真可恶。”染七七轻哼,“我都没嫌弃你,你敢嫌弃我。”

    “你嫌弃我什么?”男人深黑的眸子里满是怒意。

    “也没什么,就是嫌弃。”染七七傲娇。

    霍君陌沉然,“都说女人口是心非,染七七你也一样。”

    染七七不承认,“霍君陌,你想太多了。”

    蓦地,霍君陌伸出手捏捏她的脸,“七七,对不起。”

    染七七微怔,“你说这些做什么?”

    “我们重新开始吧。”霍君陌放下手,将她的柔荑握紧,“我都给彼此一个机会,重新开始好不好?”

    “这话你以前也说过。”染七七淡淡的说。

    “这一次,我们一起努力。”霍君陌把她按到自己的怀里,染七七的头轻轻的贴着他的胸膛,神情触动,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我们重新开始。”

    ——

    几天后,霍君陌腿上的伤口恢复的不错,染七七用轮椅推着他来到楼下的花园散步。

    偶尔,他也会问一些问题。

    他提到染七七剪头发的事情。

    “你把头发剪短是因为我吗?”霍君陌目光深沉的盯着染七七那一头的短发,心里有些凄然。

    染七七摇头,“这个真的是意外。”

    霍君陌幽幽的望着她。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在这里准备继续上学,大概是大学快结束的时候,学校准备校庆,当时雪素和宫颜都在,我们一起帮忙刷油漆,结果油漆就到了头发上,不得不简短,后来就一直这样,毕竟这样也挺方便的。”染七七解释。

    霍君陌淡淡的说:“把头发留长吧,不然将来举行婚礼怎么办?”

    “婚礼?”染七七眨巴眨巴眼睛,“我还没和凯撒离婚呢。”

    “我已经让宫羽去办了,你这边单方面提出离婚,向法院申请,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霍君陌冷冷淡淡的说:“我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在别人的名下,不管是什么原因。”

    染七七无语的望着他,“我觉得凯撒不见得会同意。”

    毕竟离婚,要支付昂贵的赡养费。

    “我找到五个人的律师团队,你等着就是了。”霍君陌对她说。

    五个人的?

    “你是想人尽皆知吗?”染七七哭笑不得,这么大的一桩离婚案估计会全城瞩目吧。

    “不会。”霍君陌解释,“这件事全程保密,他们签了协议,不敢随便透露。”

    “你财大气粗。”染七七挪逾道。

    霍君陌笑了笑,“你也不想想,如今我在这里你天天陪着我,咱们的关系早就昭然若揭了。”

    染七七无言以对,毕竟他说的没有错。

    其实这些天,已经有人告诉她,很多人都在注意她了。

    而且兰顿老爷子也在这家医院,虽然他们一直没有碰面,不过染七七知道他也已经知道了。

    “seven。”禾静雨来看他们。

    她依旧是一件素净的白大褂,扎了一个马尾,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我来介绍,这是禾静雨医生,这是我前夫。”染七七介绍道。

    某人不爽,冷咳了一声。

    染七七轻笑,“我没说错啊。”

    霍君陌没好气的瞪着她,“染七七,我不喜欢那两个字。”

    听起来很别扭。

    他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