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87偷袭
    “那我洗澡去洗手间你也跟着?”染七七挑眉。

    简没有说话。

    染七七冷笑,“现在立刻滚出去,别让我动手。”

    可是她还是不动。

    染七七也懒得废话,拿出一把枪在简的脚边开了一枪。

    果然,人都怕死。

    简吓得脸色苍白,浑身不由得一抖。

    因为枪声引来了庄园里的保镖,染七七对他们道:“这个女人要杀我,把她拖出去。”

    “我没有!”简吓得够呛。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染七七冷笑,“我能开枪杀了你,又怎么会费力冤枉你?”

    简吓得不敢说话。

    染七七露出一丝厌烦:“滚出去!”

    保镖们立刻退出去,毕竟这是染七七的房间,他们不方便进出。

    既然什么事都没有,他们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简也讪讪的走出去,不过染七七不想再看到她了。

    所有人都走了,染七七把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躺到床上准备小憩一会儿。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房门被人轻轻的推开。

    染七七已经醒了,却没有立刻睁开眼睛。

    那人蹑手蹑脚的进来,看到染七七躺在床上睡得很沉,露出一丝阴险的微笑。

    他直接扑过去,可是还没等扑倒染七七。

    染七七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一把枪抵在了男人的额头上。

    男人的额角留下一滴冷汗。

    “亚戈。”染七七认出了他,是珍妮的儿子。

    “你这个贱女人,竟然敢勾引我!”亚戈忽然暴怒,大声吼道。

    染七七冷冷的一笑,把钱往下移,在他的大腿上开了一枪。

    “啊!”亚戈捂着大腿打搅,从床上栽倒在地上。

    染七七跳下去,朝着亚戈的裤裆就狠狠的踩了一脚。

    紧接着就是刺人耳蜗凄厉的吼声。

    染七七一脚脚踢着他,把他踢出了房间。

    珍妮跑过来,看到自己的儿子腿上满是血,大吼一声,“亚戈!”

    染七七冷冷的看着他们母子。

    亚戈敢跑到她的房间,一定是珍妮怂恿的。

    兰顿老爷子杵着拐杖来到他们的面前,看到这幅场景,眉峰一压。

    “爸爸,是她,是她要杀我的儿子!”珍妮大吼大叫着,眼神更是充满了怨毒。

    染七七皱了皱眉,不屑的冷笑。

    “妈妈,救我,她勾引我,还要杀我。”亚戈痛苦的嚎叫着。

    “爸爸,我们杀了她,替亚戈报仇!”珍妮哭道。

    兰顿老爷子冷冷的看着染七七。

    染七七冷哼,“勾引你,你是长得帅还是有钱?你比我前夫差了十万八千里,你有什么资本,让我勾引你?编瞎话都不会,一点智商都没有,不丢人吗?”

    珍妮脸色发青。

    兰顿老爷子深深的蹙眉,然后对身后的手下道:“把亚戈送到医院。”

    “爸爸。”珍妮哭诉道:“这个女人就是一个诅咒,她来我们家是带来不幸的。”

    “你还不如说这个家族的不幸是从你生了亚戈开始的,我记得你刚生下亚戈那边,兰顿家族的生意就损失了一半,后来靠着凯撒才慢慢的挽回了局势。”染七七冷讽,“不知道你哪来的脸这么说。”

    珍妮哑口无言,她不知道染七七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

    难道是凯撒告诉她的?

    珍妮说不过染七七,气得大哭。

    染七七一直觉得这外国人哭都是歇斯底里,有些时候看着像在演戏。

    一点让人感同身受的感觉都没有。

    兰顿老爷子脸色非常的难看,忽然冲着珍妮大叫:“够了!你想哭就回家去哭,我不想听到这个声音!”

    珍妮被兰顿老爷子的一声吼叫给镇住了,半晌都没有哭出来。

    染七七轻轻摇头,珍妮真是太能做了。

    惹了老爷子,她就更没有立足之地了。

    就这样,染七七就在这里住下了。

    凯撒为了演戏偶尔来住,不过大部分年时间他都回自己的别墅去。

    当然,染七七心里也明白,她是人质。

    是兰顿老爷子拿捏凯撒的人质。

    自己的处境可以很安全,也可以很危险。

    ——

    就这样,这样平静的生活,大概过去了好几年。

    念念四岁半的时候,却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

    染七七和梁雪素,她们一起带着念念去逛街。

    小家伙身体变得越来越健康,皮肤白白嫩嫩的,眼睛又大又黑,就像是梅花鹿的眼睛湿漉漉的,很萌。

    梁雪素最喜欢念念,染七七去忙的时候,都是她带着念念。

    念念也都是叫她雪素妈咪。

    “seven,我去一趟洗手间。”梁雪素把念念交给染七七。

    染七七抱着念念,“你去吧。”

    梁雪素立刻走向一旁的洗手间,大概过去了二十分钟,她还没有回来。

    染七七越等越着急,她冲进洗手间,打开门却看到梁雪素失魂落魄的站在洗手台前,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

    “你怎么了?”染七七诧异道。

    “他怎么会还活着?”梁雪素一个人呢喃着,“怎么可能?”

    染七七用力摇着梁雪素的肩膀,“梁雪素!”

    她的力气很大,梁雪素回过神来,怔怔的看着染七七,忽然崩溃大哭。

    染七七怎么劝都劝不住,最后她送梁雪素回别墅。

    把念念交给玛丽照顾,染七七去照顾梁雪素。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人?”染七七严肃的问。

    梁雪素抬头看了看染七七,吸了吸鼻子,“seven,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起死回生这种事吗?”

    “这当然不可能,除非这个人是假性休克,或者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死。”染七七解释。

    “我亲眼看到的。”梁雪素无比的纠结。

    染七七想起梁雪素提起过,她的初恋就死在了她的面前。

    “你看到你初恋了?”染七七试探性的问。

    梁雪素猛地抬起头,古怪的视线撞上染七七的眼睛,她慌张的低下头去:“嗯,他还和我说了些话。”

    “他说了什么?”染七七问。

    “也没说什么就是问我过得好不好,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他就走了。”梁雪素闷闷的说:“他为什么要这样?”

    “应该是你欺骗心有愧疚,又或者他有其他的目的。”染七七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