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85伪情敌
    染七七不再管岳家的事情,第二天就准备回国。

    岳思忆来送她。

    “你怎么不在医院休息?”染七七看着她。

    岳思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我有几句话想问问你。”

    “你不用问了,你想追康子陵可以去追,不用管我。”染七七直截了当的说。

    岳思忆的眼睛里划过一丝诧异,“你怎么知道?”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作为一个局外人当然什么都明白。”染七七是从她的眼睛里看出,她对康子陵有意思。

    花篮和那顿饭,她就已经有感觉了。

    “我……”岳思忆不知道该怎么说。

    染七七淡淡的一笑,“我和他早就没什么了,而且我不会再去打搅他,你放心吧。”

    岳思忆更加的羞愧,“其实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你什么意思都好,我都不在意,我要走了。”染七七轻叹道:“他是一个不错的人,好好的照顾他吧。”

    岳思忆眼睛一亮,“嗯,我会的。”

    “再见。”染七七转身,走向检票口。

    岳思忆目送她进到里面,才离开。

    染七七坐在飞机上,想着,岳思忆其实不错,如果她能和康子陵在一起,她会祝福的。

    她一下飞机就去医院看女儿。

    这段时间念念恢复的很好,小家伙儿明显长大了一些。

    这几天,梁雪素每天都来医院,对念念极为用心。

    染七七看着女儿,嘴角才露出淡淡的微笑,再有两个月,她就能跟着自己回家了。

    梁雪素笑道:“她最近胃口可好了,喂了一些羊奶,她喝了很多。”

    “她能平安长大就好。”染七七就心满意足了。

    梁雪素看了看染七七,幽幽的说:“当了妈妈都是这样吗,会特别的温柔?”

    “我也不知道。”染七七又没有看到刚才自己的眼神。

    梁雪素微微一笑,“弄得我也好像生一个。”

    “你这话要是和凯撒说,他一定会高兴死了。”染七七笑着说。

    “哼,我才不要给大坏蛋生孩子,万一生下一个小坏蛋怎么办?”梁雪素很认真的说。

    染七七轻轻一笑,“应该不会。”

    梁雪素却蹙着眉,“我觉得很有可能。”

    这时,病房外人影一闪。

    染七七转身,就看到凯撒已经站在门口了。

    她走过去,“怎么了?”

    “爷爷说今晚让你还和我一起回家。”凯撒拧着眉,“他要把你介绍给家族的其他人。”

    “我不想见。”染七七冷冷的拒绝,“你明知道这是意外,我答应做雪素的影子,可没答应帮你应付你家那些人。我出手轻了,将来倒霉的是我,我出手重了,你要有责怪我,我不去。”

    “如果我说你对他们可以不用手下留情呢?”凯撒冷冷的问。

    染七七冷笑,双手抱臂,“得了吧,你要是能纵容到这个地步,还怕护不住一个梁雪素?”

    凯撒嘴角微抽,这个女人眼光也太毒辣了。

    “五百万美金。”凯撒咬着牙。

    染七七想了想,“行吧,我是看在雪素的面子上答应你的。”

    “用你们中国话就是你就是个财迷。”凯撒冷嗤。

    “还有一个说法,叫掉进了钱眼里。”染七七摊摊手,“带路吧。”

    “哼!”凯撒冷哼,带着染七七去了兰顿庄园。

    今晚果然来了很多人。

    染七七进过公司的资料库,这些人是什么背景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等下如果有人敢对她出言不逊,她绝对不会客气。

    “凯撒的眼光真是越来越不好了。”染七七神情凉凉,眼神有些慵懒,“你是珍妮?”

    “没错,我是凯撒的姑姑。”珍妮睨着染七七,“想不到他竟然也找了一个中国女人。”

    “我奉劝你不要人身攻击,我很容易翻脸的。”染七七不悦。

    “别以为你能和贝利夫人做朋友,就以为了不起。”珍妮轻蔑道:“如果我想杀了你,简直易如反掌。”

    “是吗,听说你一年前一直想要杀掉那个私家侦探都没有得手,现在在我面前说这些不是很可笑吗?”染七七轻哼,“还是觉得你做的那些事真的人不知鬼不觉?”

    珍妮的脸色紧接着就变了。

    “你有个儿子叫亚戈,他的爸爸是……”染七七故意拉长了尾音,勾着眼角。

    珍妮的心跳跟着顾柔的音调起起伏伏。

    “我要去吃东西了,别来缠着我。”染七七还是给她留了一些颜面,转身去找东西吃。

    该死的凯撒!

    把她仍在这里面对敌人,他不知道躲去哪里了。

    不过大厅里全是人,空气不是很好。

    染七七端了一杯鸡尾酒来到外面,一边喝酒一边呼吸新鲜空气。

    “凯撒,没想到你竟然结婚了。”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低声哭泣的声音。

    “我结不结婚和你有什么关系?”凯撒的声音听起来很不耐。

    染七七走了过去,转个弯就看到凯撒和一个女人站在游泳池边。

    那个女人穿着一袭珍珠粉的晚礼服,头发盘起,脖子和手腕都戴着精致昂贵的手势,很明显是精心打扮过的。

    凯撒看到染七七,一直以为冰冷的脸竟然露出一丝笑容,“你来了。”

    染七七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却保持着处变不惊的样子,“我一直再找你,你前女友吗?”

    孟美缓缓地转身,冷冷的看着染七七,“你不配和他在一起。”

    “你是今晚第二个和我这样说的人,如果你们能帮我和他离婚,我会很感激的。”染七七意味深长的一笑,“你的魅力能大到能让他爱上你,然后和我离婚吗?”

    孟美的脸微微有些苍白,她不能!

    如果能,凯撒早就是她的了,怎么还会等到现在。

    “既然不能,你和我说再多的狠话有什么用?”染七七耸耸肩膀,“男人都讨厌死缠烂打的,像我这样把他踩在脚底下的,他却爱的不行。”

    凯撒嘴角再次抽搐,这个女人!

    染七七很得意,一副你敢发火,我就说出一切的嘚瑟表情。

    孟美看着他们眉来眼去,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她迈步就走,可是没注意脚下,扑通一声就掉进了游泳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