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82圈套
    染七七冷泠泠的看了她一眼,“不要什么?”

    岳思忆茫然的摇摇头,又十分的恐慌,嘴里只是重复着,“怎么会这样?!”

    她也不想这样的。

    染七七命令她不要下车,把车门关上,然后朝那些歹徒走去。

    岳思忆十指紧扣,紧张的呼吸都变得很困难。

    可是染七七才走过去,对方就朝她的胸口开了一枪。

    一枪命中,染七七瞬间倒地。

    岳思忆不敢相信,染七七竟然就这样死了?

    不!

    她不想害死人的。

    她只是想让叔叔明白,她不想继承家业,不想让小婶婶讨厌自己而已。

    这时,有两名歹徒冲过来,他们撬开侧门,把岳思忆从车上拉下来。

    “你们想要干什么?!”岳思忆嗓音颤抖。

    “当然是绑架了,你不是收到恐吓信吗?”一个人冷冷的说,面罩下一双眼睛微微的眯起。

    恐吓信?

    “这不可能,恐吓信是我自己的写,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岳思忆太过慌张,一下子就把实话给说了。

    “你自己写的?”歹徒冷笑,“那我们更要顺水推舟了。”

    “不要碰我!”岳思忆疯狂大叫,她知道被这些人抓走将要面临着什么。

    活命倒是次要的,关键是自己的名节被毁了,她还不如死了。

    “可以了。”染七七冷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岳思忆回头,震惊而茫然的看着染七七,“你不是……”

    染七七戳了戳自己的胸口,“假的,只是为了比你说实话。”

    岳思忆吓得瘫软在地上,她不禁大哭起来。

    看来是被吓得不轻。

    染七七扶着她先上了车,锦夏吩咐人收拾残局。

    坐在车里,岳思忆哭哭啼啼道:“你知道是我?”

    “那天音乐会,你盯着绣球花,我想起来你喜欢这种花,那那封恐吓信上有这种花的香味。”染七七不冷不热的说:“昨天我让人把资料送到房间,进去洗了一个澡出来,就发现茶几上的资料被动过,我就知道是你了。”

    “万一我只是好奇才看的呢?”岳思忆哽咽着。

    “不会,如果不是关于你的资料你不会看。”染七七嗓音沉沉,“你写恐吓信和你小婶婶去医院检查是同一天。”

    岳思忆脸色一变,吸了吸鼻子:“我不是为了家产。”

    染七七淡淡的看着她。

    “我说的是实话,如果我想要家产,我叔叔是没有办法阻拦的。”岳思忆解释道:“公司是我爸爸的,可是在我未成年的时候,爸爸和妈妈就去世了,作为律师的叔叔才帮我打理公司,后来叔叔娶了小婶婶,小婶婶总是和叔叔吵架,想让我离开岳家,我不想让叔叔为难,就想着利用恐吓信,让叔叔打消把公司给我的念头。他很疼我,一定不会让我因为家产而有危险的。”

    “办法蠢了一些。”染七七淡淡的说:“不过我也查到,你小婶婶确实有对你动手的打算,只不过你写了恐吓信,她以为别人会替自己动手,就没有派人抓你。”

    “什么?!”岳思忆不可置信,“小婶婶她竟然……”

    “我们从来不管家务事,这件事等回到意大利,你自己和你叔叔说吧。”染七七冷淡道。

    岳思忆低下头去,她真的没有想到,小婶婶会这么做。

    染七七不想再打击她,把她送到她舅爷家,然后他们并没有进去。

    “想不到这个小公主心眼还挺多的。”锦夏站在染七七的身边,拿着平板打游戏。

    “你没听说过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染七七淡漠的说。

    “阿姨,那你为了自己做过什么?”锦夏好奇的问。

    “别再叫我阿姨,不然我要揍你了。”染七七气道,她才二十三,哪里老了!

    心里真是不爽。

    “可是阿姨,差三岁就是一个代沟,我们之间差了六岁。”锦夏打击染七七。

    “差六岁怎么了,姐弟恋挺多的。”染七七斜睨着他,“小伙儿,你对我态度不好,难道是为了掩饰对我的喜欢?”

    忽然,锦夏游戏里的人物死翘翘了。

    他怒道:“都怪你!”搅乱他的心智。

    染七七阴恻恻的一笑,“原来你这么菜,就别学什么大神了。”

    “有本事来一局。”锦夏挑衅道。

    “不来,我和你有代沟。”染七七重复着他的话。

    “你果然是个阿姨。”锦夏重重的说。

    “你果然是个菜鸟。”染七七鄙视道。

    靠!

    锦夏双手叉腰,“你想打架吗?”

    “那就试试。”染七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就这个小奶娃娃,她才不怕。

    不过锦夏却想起了,自己不会武功的。

    宫颜聘用她只是因为他会计算机而已,是技术型人才。

    他发誓,早晚要扳回一城!

    过了一会儿,宅子里的佣人出来,她告诉染七七等人,今晚岳思忆要留宿,让他们明天一早再过来。

    染七七就带着锦夏走了。

    “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锦夏问染七七,“要告诉岳家实情吗?”

    染七七淡漠的回答,“不用,今晚岳思忆留下,估计就是为了这件事,这是人家的家务事,我们这次这是负责她的安全而已。”

    “明白。”锦夏哼了哼,“今晚总算能睡个好觉了。”

    “别想着睡,你等下安排人在宅子附近巡逻,以防万一。”染七七乌眸发沉,“她那个小婶婶实在是不能让人放心。”

    “知道了。”锦夏不情不愿道。

    他还想今晚好好的打游戏呢。

    ——

    染七七和锦夏回到酒店。

    走进大堂,染七七看到了康子陵。

    “七七。”康子陵走来,“原来你们下榻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染七七问道。

    “来谈生意,你这是刚回来,你的胸口怎么了?!”康子陵震惊的看着。

    染七七这才想起来,她衣服上还有那个假的伤口,“我没事,这只是一点小意外。”

    “真的?”康子陵皱着眉。

    “我真的没事。”染七七回答。

    “好吧,我已经谈完了,你有时间吗坐下来聊聊?”康子陵询问道。

    染七七想了想,轻轻颔首:“正好我也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