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77这就是对你和你主子的警告
    染七七接住车钥匙。“放心。坏了让我凯撒给你买新的。”

    宫颜轻笑。都把凯撒当成冤大头了。

    染七七开车宫颜骚包的红色跑车来到凯撒的公司。

    她不顾门口西蒙的阻拦。冲进去。

    “凯撒。你给我解释清楚。”染七七一脸的凶狠。“我说过是给你女人当影子。可是我女儿是无辜的。”

    凯撒眉目冷沉。他刚刚听说了。染七七在医院门口差点遭遇车祸。

    他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这么快就动手了。

    看来这个人消息很灵通。

    “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女儿的。毕竟她现在也是我名义上的女儿。如果她被人害了。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凯撒凉薄的说。

    “我才不关心你的面子里子的。我来是给你打预防针的。如果我查到这件事和你家人有关。我绝对不会客气的。”染七七狠狠的说。她眼神凌厉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凯撒皱了皱眉。她还真是敢说。

    “好啊。这件事确实是我哥哥的一个手下做的。人我告诉你了。你有本事自己去报仇。”凯撒不爽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会客气。”染七七冷厉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从办公室里出来。战辰的电话打过来。“七七。已经查到了。派人杀你的人是阿尔伯特的一个手下叫琼斯。”

    “他现在在哪里?”染七七问。看来凯撒知道的没错。

    “就在兰顿庄园。他跟着阿尔伯特去看老爷子了。”战辰回答。

    “我知道了。”染七七沉沉道。“谢谢你。”

    她准备挂断电话去兰顿庄园。

    “等等!”战辰喊道:“七七。你是要一个人去报仇吗?”

    染七七不想听他啰嗦。直接挂断了电话。

    兰顿庄园她去过一次。路也记得。

    大概一个钟头之后。染七七到了庄园门口。

    从车上下来。她直奔庄园正门而去。

    一进去。管家站在她面前。毕恭毕敬:“夫人。”

    “阿尔伯特呢?”染七七沉沉的问。

    “大少爷在房间里陪老爷说话。”管家回答。

    “跟着他一起来的琼斯呢?”染七七又问。

    “在房间门口。”管家道。

    染七七从他身边走过去。上楼去找琼斯。

    琼斯看到染七七。碧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

    染七七看到他的脸上的惊讶。邪狞的一笑。拔出了腰后的手枪。

    琼斯脸色大变。“你干什么?!”

    染七七不管那么多。把枪抵在他的额头上。“敢找人撞我。敢把矛头对准我女儿。你们真的以为我好欺负吗?”

    琼斯看到染七七眼底的怒火。心里也有些忐忑。不过他不认为染七七敢开枪。

    染七七忽然拿下手枪。他正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手枪却又举起来。对准他的胸口毫不留情的就是一枪。

    巨大的枪声。搅乱了庄园的平静。

    佣人听到枪声吓得大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琼斯只感觉胸口一怔灼热的疼。缓缓低下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胸口破了一个大洞。

    再看染七七。冷而幽魅的看着他。“这就是对你和你主子的警告!”

    琼斯倒在了染七七的脚边。血染红了地毯。

    阿尔伯特扶着老爷子就站在她的身边。

    “你干什么?!”阿尔伯特怒吼道。

    染七七转过身来。举着手枪。“干什么。杀仇人还用得着请示你吗?”

    “谁让你在这里胡闹的?”阿尔伯特紧握着拳头。

    染七七冷笑:“胡闹?别人的性命在你眼中一文不值。仇人来寻仇就是胡闹。阿尔伯特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老爷子终于开口了。

    “知道。”染七七冷漠的看着他。“可是那又如何?”

    老爷子脸色发灰:“那你也敢来这里撒野?”

    “撒野?你儿子先对我动手的。”染七七冷然。

    老爷子看向阿尔伯特。“你做了什么?”

    “爸爸。别听她胡说。我没有。”阿尔伯特替自己辩解。

    “你有。”战辰赶到。手里举着一份录音:“这是那个司机的口供。是在他清醒的情况下录的。”

    “是假的。”阿尔伯特怒道。“这份口供不能说明什么。”

    “这份口供是没有什么用。可是对我来说就是证据!”染七七怒不可遏的看着阿尔伯特。“下一颗子弹。就送给你了。”

    “等等。”老爷子缓缓开口:“你女儿还在医院。只要我一声令下。就没人敢给她治病。”

    染七七冷笑:“我女儿要是死了。你们全都要陪葬。”

    她不怕。

    “染七七。”凯撒来了。

    阿尔伯特立刻发难。“凯撒。你看看你的女人!”

    凯撒冷笑着。“女人嘛。不就是用来宠的。”

    染七七浑身一震恶寒。他故意恶心她的吧!

    “别的我不想多说什么。阿尔伯特正确确凿。你还想抵赖吗?”凯撒冷冷的问。如果换做是梁雪素出事。他一定比染七七更激动。

    “我没有做过。”阿尔伯特阴沉着脸。“也许是琼斯自作主张。”

    这件事并不是他直接授意。那个司机根本不知道他。

    所以这个锅就让琼斯背了。

    反正死无对证。

    “既然是琼斯找人做的。人死了就死了。”老爷子冷冷的开口。“但是这件事确实和阿尔伯特无关。你们俩就回去吧。”

    染七七抿抿唇。她知道老爷子是不会让她动阿尔伯特的。

    不过至少阿尔伯特这段时间不敢再对她动手。

    染七七转身下楼。

    凯撒看了看阿尔伯特。跟着离开。

    战辰却看着阿尔伯特。“我会继续盯着你的。”

    “你。”阿尔伯特眯起眼睛。

    来到外面。凯撒对染七七道:“你也太冲动了。”

    都没问清楚就动手杀人。

    “我问你。如果我问了琼斯承认了。你说会是什么结果?”染七七冷冷的问。

    凯撒皱了皱眉。

    “阿尔伯特会把人交给我处理吗?”染七七掷地有声的问。“说不定还会以我没事为理由。让我放过琼斯。或者把他送走。到时候你让我找谁报仇?我知道我杀不了阿尔伯特。可是这口气我总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