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73只是皮外伤
    染七七安抚着她的情绪,“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可是贝利夫人神情十分不安。

    “你带了武器吗?”贝利夫人问道。

    染七七摇头。

    贝利夫人想起什么,她慌慌张张的站起来,走到一旁的衣橱,从最后一层衣橱的衣服下面,拿出两把黑色手枪。

    手枪轻巧精致,十分适合女性。

    她低了一把给染七七,“拿着。”

    染七七接过来,在手里掂了掂,十分的趁手。

    贝利夫人又塞给她一盒子弹,说:“今晚我们都不要睡。”

    染七七知道她是真的害怕,也不想多说什么,她慢条斯理的把子弹装进去,心里竟然有些紧张激动。

    这是她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任务。

    练了快一个月的射击,终于要引用到实战中了。

    贝利夫人去换衣服,脱下了身上的长裙,穿着一条宝蓝色的真丝睡裙,外面罩着一件同色系的睡袍。

    她坐在床边的地毯上,怀里抱着一瓶红酒。

    有些人在紧张害怕的情况下,是需要酒精来稳定情绪的。

    贝利夫人喝了一口,然后把酒瓶递给染七七,“你喝不喝?”

    染七七摇头,“我不喝。”

    她很冷静。

    贝利夫人冷冷的一笑,自顾自的喝着,“我十八岁的时候父母双亡,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这么有钱。”

    她开始变得话多。

    染七七一边注意着窗外的情况一边听着。

    不然她也没办法把耳朵堵上。

    “我靠着父母的遗产和自己的毅力,慢慢的把生意做大,成为这里人人敬重的贝利夫人。”贝利夫人又猛灌了一口酒,“可是我很孤独,想要有人陪着我,就是这样,我遇到了会哄我的达尔文,可是我没想到他是混蛋!”

    他欺骗她的钱和感情,还把她摧残成这幅模样。

    “我真是羡慕你。”贝利夫人有些歇斯底里,“没有钱,却活得很自在。”

    染七七用手指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这是在夸她吗?

    “听说你有一个女儿?”贝利夫人问。

    染七七点头。

    “呵,真好。”贝利夫人凄凉的一笑,“死了也不用担心没人给收尸了。”

    染七七神情凉薄,她还不想死。

    贝利夫人还想说什么,染七七却啪的一声把灯关上,然后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别墅外有宫颜布置的人,可是她也要提高警惕。

    贝利夫人吓得缩在床边,不敢出声。

    砰!

    一声枪响,卧室的落地窗上的玻璃就碎了一地。

    幸亏染七七及时转过身去,才没有被玻璃碎片伤到。

    她弯下腰,走到贝利夫人身边,“跟我出去。”

    “不,我的脚没力气了。”贝利夫人害怕的说。

    染七七拧眉,想不到贝利夫人也是一个色厉内荏的草包。

    算了!

    染七七对她说:“你不走会有人从玻璃进来的,你想死吗?”

    贝利夫人哽咽着,“那你扶我一下。”

    染七七把她拉起来,两个人从房间里出来。

    可是才出去,染七七就把贝利夫人推进去,然后朝着黑暗里开了一枪。

    贝利夫人听到枪响吓得大叫。

    “闭嘴!”染七七怒斥。

    贝利夫人不敢作声,握着自己的嘴。

    染七七看她把枪都扔了,就知道她靠不住。

    她把枪捡起来,插在腰后的皮带里。

    这时,卧室的门把手轻轻转动,染七七和贝利夫人同时紧张起来。

    在门打开的一瞬间,染七七就站起来,朝着黑影连开了三枪。

    贝利夫人捂着耳朵大叫,像是疯了一样。

    那个黑影往后倒去,染七七一脚把门踢上。

    此时,外面静悄悄的。

    染七七屏息凝神,不知道这凶徒是一个还是两个。

    忽然窗外黑影一闪,贝利夫人大叫:“后面!”

    染七七立刻转身,子弹擦着她的肩膀就飞过去了,打碎了她身后柜子上的紫水晶。

    与此同时,染七七扣动扳机,朝着黑影消失的方向连开了几枪,知道这把手枪子弹用光。

    她把手里的枪扔掉,把内利夫人扔掉的那一把拿出来,提高警惕。

    此时,窗外传来几声枪响,是从不远处传来的。

    接着外面有脚步声。

    “七七,是我!”宫颜带着人冲进来。

    宫颜推门而入,染七七看到松了一口气,双腿却有些发软,她扶着墙站着。

    “你受伤了。”宫颜看到她大衣的肩膀破了,有血渗透出来。

    “没关系,我还挺得住。”染七七沉沉的说:“抓到人了吗?”

    “已经有人去追了,我送你去医院。”宫颜真是没想到,今晚这么凶险。

    染七七把手里的枪扔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加钱,不然我不干了。”

    宫颜忍不住瞪她,“真是要钱不要命!”

    染七七轻笑,“都是为了女儿。”

    ——

    宫颜送染七七去医院,剩下的事情交给锦夏处理。

    染七七缠了绷带,行动有些不便,宫颜让她不要操心这件事了,剩下的事情她会处理。

    染七七乐得清闲,自然不会反对。

    只是到了第二天,贝利夫人来看望她。

    “你这么样?”贝利夫人问。

    “我没事,其实就是皮外伤。”染七七坐在病床上,淡淡的说。

    “昨晚的事情谢谢你。”贝利夫人的神色不再那么傲慢。

    “你不用谢我,我也是为了钱。”染七七对她说。

    贝利夫人拿出一只精致的盒子放在她的面前,“这是谢礼。”

    “你也太客气了。”染七七没想到她这么客气。

    她用另外一只手打开盒子,不由得一愣,这不是她昨晚用的那两把手枪吗?

    “送给你了。”贝利夫人说:“别不高兴,这双枪可是很值钱的,你没看到上面镶嵌的钻石都是整颗的,不是碎钻。”

    染七七合上盖子,“那我就收下了。”

    贝利夫人沉了沉,“还有一件事。”

    “请讲。”染七七道。

    “昨晚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到处乱说。”贝利夫人的神情有些尴尬。

    染七七想起她杀猪般的吼叫声,这要是说出去确实有碍她的威严。

    “你放心吧,我不会说的。”染七七对她说。

    贝利夫人这才露出轻松的笑容,“这次我欠你一个人情,下次一定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