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72穷就别做圣诞老公公
    染七七微微一笑,“你觉得呢?”

    贝利夫人轻哼,“慢走,不送。”

    染七七走到宫颜的身边,两个人一起从别墅里出来。

    上车之后,染七七蹙眉:“贝利夫人刚才为什么这么问我?”

    宫颜发动车子,“你觉得达尔文像谁?”

    染七七想了想达尔文的脸,惊讶道:“他有点像凯撒。”

    宫颜开着车,“所以你明白了。”

    呵!

    难怪刚才贝利夫人看她的眼神那么奇怪呢。

    “你去哪里?”宫颜问。

    “去公司。”染七七道。

    ——

    接下来,染七七在意大利度过了很安稳的一个月。

    很快就到了圣诞节。

    梁雪素很期待,她买了装饰品,把家里布置的热热闹闹的。

    她还在壁炉上挂了袜子,希望能有圣诞老公公给自己礼物。

    染七七穿着牛仔裤和白色毛衣,坐在一旁,斜睨着凯撒,“她挂了这么多袜子,圣诞老公公要破产了。”

    凯撒轻哼,“穷就别做圣诞老公公。”

    染七七清了清嗓子,“我晚上要去医院,你们俩过吧。”

    “你不在吗?”梁雪素无比惋惜,一想到自己要和凯撒过圣诞节,她的内心是拒绝的。

    “我想在医院陪女儿。”染七七道。

    “念念怎么样了?”梁雪素关心的问。

    上次去看她,还是三天前。

    “好多了,长大了一些,能喝一些羊奶。”染七七道,提起女儿,她冰冷冷魅的脸才有一丝丝的笑容。

    “明天我去看她。”梁雪素道:“我把圣诞老公公的东西都送给她。”

    “那我替她谢谢你。”染七七微微一笑。

    “我是她干妈,送她礼物很正常。”梁雪素笑着说。

    “你也是借花献佛。”凯撒冷冷道。

    “那你这个佛记得送点贵重的,要是不值钱我还看不上呢!”梁雪素气呼呼的说,这时从厨房传来叮的一声,她扔下手里的铃铛,“我的火鸡烤好了。”

    说完,她就跑进了厨房。

    染七七起身,拿起放在一旁的羊毛大衣,对凯撒道:“祝你们圣诞节快乐。”

    “嗯。”凯撒冷冷淡淡的。

    染七七穿上衣服就走出去了。

    梁雪素端着烤好的火鸡出来,本想给染七七看看的,可是她却走了。

    染七七站在外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时有冰凉的东西落到自己的脸上。

    她伸出手,发现下雪了。

    圣诞节里下雪,真是温馨又浪漫。

    她坐进车里,开车去医院。

    外面的雪花越来越大,路面和建筑物上变得白茫茫的。

    到了医院,染七七去看了念念。

    禾静雨还没有下班。

    “你不去过圣诞节吗?”染七七站在保温箱外看着念念。

    这段时间可以随时进来探望,不用像以前那么样,不能随便进入。

    不过这仅限于染七七。

    “我孤家寡人,圣诞节什么的我没有兴趣。”禾静雨淡淡的说:“你呢,怎么不去约会?”

    “我可不是孤家寡人,我有女儿的,我陪她一起过。”染七七淡淡的笑着。

    禾静雨淡淡的一笑,“你在这里陪你的女儿吧,我还有研究报告要写,不打搅你们母女的温情时光了。”

    染七七点点头,“圣诞快乐。”

    “快乐。”禾静雨走了出去。

    染七七坐下来,隔着保温箱看着睡得很香的女儿,笑着自言自语:“念念,要快点好起来,来年和妈咪一起过圣诞。”

    保温箱里,小巧可爱的念念打了哈欠,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是听懂了染七七的话。

    外面的雪变得很大,染七七就坐在保温箱前,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来。

    她起身到外面去接。

    “喂?”染七七站在走廊上,墨色的大衣将她衬托的纤细。

    “七七,出事了。”宫颜沉声道:“你来贝利夫人家。”

    染七七神情一凛,“我这就过去!”

    ——

    染七七来到贝利夫人家门口,地上有一摊血迹,看得她眉头一簇。

    锦夏从里面出来,“里面还有。”

    “贝利夫人没事吧?”染七七蹙眉。

    “惊吓过度,昏过去了。”锦夏回答。

    看来人没事。

    染七七走进去,就看到宫颜正在安慰贝利夫人。

    贝利夫人的脸十分苍白,双手紧握,整个人都在打颤。

    “你来了。”宫颜看到染七七松了一口气,她站起来走到染七七身边,低声道:“贝利夫人回到家里,发现自己养的两只狗被人给杀了。”

    “家里的佣人呢?”染七七问。

    “今天圣诞节,贝利夫人让她们回家去了。”宫颜沉了沉,“我调查了门口监控,被人黑了。”

    “让锦夏查一查。”染七七淡淡的说:“有目标吗?”

    “贝利夫人并没有跟人结怨。”宫颜沉声。

    “达尔文还活着吗?”染七七又问。

    “他怎么可能还活着?!”贝利夫人的眼神变得很诡异,“他应该已经死了。”

    “皮特呢?”染七七想起他来,如果达尔文死了,说不定是他要给达尔文复仇。

    贝利夫人有些激动,“对,一定是他。”

    “夫人,你先冷静一下,我们会帮你查清这件事的。”宫颜劝说道。

    “你们一定要帮我把这个人找出来,不管花多少钱,我都在所不惜。”贝利夫人的眼睛里充满了恨意。

    “今晚我派人保护你。”宫颜想了想,不知道该派谁。

    “我来吧。”染七七道。

    宫颜有些不放心,“你留下来也可以,我再找几个人来。”

    染七七点点头。

    宫颜出去安排,贝利夫人颓废的坐在沙发里,一语不发。

    “如果我死了,该怎么办?”贝利夫人情绪十分的不稳定。

    染七七淡淡的所:“不会有事的,你身边有这么多人保护,他伤害不到你。”

    最多就是吓唬吓唬她,让她神经紧张。

    贝利夫人受到激素的影响情绪一直不稳定,这个人知道这件事,所以才会这么做。

    “我扶你去房间休息一下吧。”染七七道。

    贝利夫人站起来。

    染七七扶着她上楼,回到房间。

    到了房间,染七七先去把窗帘拉上,然后再去开灯。

    贝利夫人坐在床边,“我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