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69他们果然有一腿
    等贝利夫人彻底消失之后。

    染七七才幽幽的所:“你真是有本法能让她和我合作。”

    达尔文微微一笑,“哄她开森,我可是最拿手的。”

    染七七笑了笑,只可惜是嘴不应心。

    “明天就要签约了。”达尔文意味深长的笑着。

    染七七明白他的意思:“你放心,明天签完约,我会先给你提成的,绝对不会食言。”

    达尔文很满意,“皮特,酒。”

    刚刚那个酒保端着两瓶酒走来。

    “你再去拿一瓶,咱们一起喝。”达尔文很高兴很激动的说。

    染七七轻轻蹙眉,刚刚在内利夫人的面前,他们表现的还很陌生。

    可是贝利夫人一走,他们就变得很熟悉的样子。

    皮特看了一眼染七七,把两瓶啤酒放下,转身又去拿一瓶。

    等酒拿来,他们三人碰了碰酒瓶。

    染七七只是喝了一点点,等下她还要开车。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染七七站起身来,“明天见。”

    达尔文坐在沙发里,对她摆摆手,“明天见,小精灵。”

    染七七嘴角微抽,转身离去。

    她回到车上,并没有着急离开。

    找出昨天宫颜交给她的一个名牌,她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码打过去。

    “你是seven?”对方一下子就猜出了她。

    染七七一点都不惊讶,一定是宫颜提前告诉他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你是锦夏?”染七七只是没想到对方是个男人。

    看名字以为是女人。

    “对。”对方嗓音清冷。

    “帮我查一下一个叫皮特的酒保,他在达尔文经常去的那家酒吧上班,你帮我查一下他家的住址,查到了立刻告诉我。”染七七沉声道。

    “稍等。”锦夏立刻从电脑里搜索,很快就有了。

    他把地址告诉给染七七。

    “谢了。”染七七道。

    “你查他做什么?”锦夏不解。

    “我怀疑他就是达尔文的情夫。”染七七意味深长的说。

    锦夏不吭声,他们怎么没有想到,达尔文出轨的情夫是个男人!

    染七七挂断了电话,过了一会儿,达尔文就出来了。

    那个皮特也跟着他一起。

    两人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起去皮特的住处。

    染七七跟着他们,果然来到了皮特住的地方。

    看着二人上楼,染七七坐在车里,不由得一笑。

    贝利夫人一定想不到自己败给了一个男人。

    而且更重要的是,达尔文和皮特表现的太过正常,根本看不出他们的取向。

    如果是朋友,一起去对方的家里也不奇怪,大家根本不会多想。

    染七七想了想,再次打给锦夏,“我想怎么能从三楼的窗户拍到里面的样子,他们貌似没拉窗帘,是个好机会。”

    “你等一会儿。”锦夏挂断了电话。

    约莫过了十分钟,一个棒球帽和牛仔衬衣的少年就停在了染七七的车前。

    他身上背着一盒双肩包,里面鼓鼓囊囊的。

    染七七淡淡地蹙眉,打开车门:“锦夏?”

    锦夏抬头,那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架无人机,手里拿着遥控器。

    染七七明白了,他是准备用无人机去拍三楼。

    “这是最新型的,声音很低,不会惊扰到别人。”锦夏淡淡的说。

    无人机飞起来,锦夏操纵着遥控器,对染七七道:“把我背包里的平板拿出来,你能直接看到无人机拍摄到的画面。”

    “很先进啊。”染七七感叹。

    “不先进,我们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锦夏回答。

    染七七拿着平板,屏幕上出现的画面还算是清晰。

    画面一点点升高,很快就到了三楼。

    窗户对着的是卧室,染七七看到皮特把达尔文压在了床上,两个人互相纠缠着。

    看来自己没猜错。

    他们果然有一腿!

    “行了,这就够了,再多就不好了。”染七七淡淡的说。

    锦夏点点头,把无人机开回来。

    染七七把平板交给锦夏,“把视频发给贝利夫人吧,让她自己去处理。”

    锦夏把所有的东西都装进背包里,对她说:“你等下去哪里?”

    “医院,看我女儿。”染七七道。

    “送我一下。”锦夏道。

    染七七点点头,开门让他上车。

    路上,锦夏一直看着车窗外,小小年纪,眉头却紧蹙,似乎好像压抑很大的情绪。

    “你今年多大?”染七七问。

    “十七。”锦夏回答。

    “你这么小?”染七七有点惊讶。

    锦夏一沉,“阿姨,你说话注意一下措辞。”

    阿姨?!

    染七七嘴角微抽,“小朋友,你见过我这么年轻的阿姨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好介意啊。

    她自认为自己也是娃娃脸,怎么就被叫阿姨了。

    如果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也就认了,偏偏是一个十七八的大孩子,染七七心里不平衡了。

    “你是留学生还是华侨?”染七七继续问。

    “我是孤儿,从小就在这里长大。”锦夏冷冰冰的说:“阿姨,停车,我到了。”

    染七七把车停在路边,锦夏推门下车。

    看着少年走进大厦,她心想,宫颜怎么给自己选了一个这样的搭档啊,真是一个小屁孩!

    ——

    下午没什么事,染七七去了医院。

    禾静雨正在给念念做检查,看她又来了,对她笑了笑,继续工作。

    染七七也不打搅她,就站在外面看着,看着孩子在禾静雨的手里挣扎,她的心里也不是滋味。

    虽然是为了救她,可是她每天都要打针输液。

    明明还没有经历人生,却先受苦受难。

    作为一个母亲,这个时候真的心疼又无奈。

    再医院待了一个小时,宫颜就打了电话过来,“我给你一个地址,你现在过来,有个很厉害的射击老师在这边,让他教你射击。”

    “嗯。”染七七点点头,看了一眼念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她开车去到宫颜说的地方,那是一栋风格十分后现代化的大厦。

    进去之后,就有人给她一个名牌,上面印着她的名字。

    按照指示,她来到射击馆,就看到宫颜正在等自己。

    在她身边还有一个人,那人看了染七七眼,笑了笑。

    “战辰,是你?”染七七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