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68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梁雪素吓得一颤,手里的筷子差点掉在地上。

    他怎么醒了?

    染七七发现有些不对劲儿。

    凯撒走进来,脸色黑如锅底。

    染七七慢条斯理的吃着面条,问:“雪素,你干什么了?”

    凯撒的脸色这么不对劲。

    雪素讪讪的,“我在他喝的水里放了安眠药。”

    染七七万分无奈的看着她,这是找死啊。

    她的单子也太大了。

    “seven,救救我。”梁雪素也知道错了。

    染七七都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凯撒站在她的面前,咬着牙:“梁雪素!”

    染七七放下筷子,“不打搅你们了。”

    “seven!”梁雪素用求救的目光看着她。

    染七七无奈的耸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梁雪素恨她。

    但是此时更重要的是如何平息眼前这个修罗的怒火。

    “凯撒,你饿不饿,我给你煮了面条。”梁雪素觉得自己此时的一定很可爱,一定能获得原谅。

    可是凯撒手指用力的掐住她的下颚,“梁雪素,我果然对你太好了。”

    好到让她给自己下安眠药。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梁雪素想哭,她只是想休息一晚上。

    就在凯撒快要把她下巴捏碎的时候,染七七忽然回来了。

    染七七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气,然后对凯撒道:“我前夫也是这样蛮不讲理。”

    凯撒阴沉的看着她。

    “然后我就一脚把他给踢了。”染七七清冷冷的看着他。

    凯撒抬起下巴。

    染七七转身出去。

    梁雪素已经不哭了,她明白刚才染七七再帮她。

    她小声道:“我可是听她说那个男人后来对她可好了,可是前面的伤害太深了,她都没有办法忘记。果然,有些裂痕存在了就很难愈合。”

    凯撒手指上的力道果然轻了很多。

    梁雪素不敢放松,她可怜巴巴的说:“我真的不敢了,可是你也太不心疼我了,我真的很疼。”

    男人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走,我给你上药。”

    “不要。”梁雪素摇着头,眉头皱到一起,“我就想好好的休息一晚上。”

    凯撒皱了皱眉。

    梁雪素乌溜溜的眼睛一转,讨好的一笑:“谁让你太厉害了,我身体不如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哼。”凯撒轻哼,“算你识趣,今晚绕过你。”

    梁雪素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刚才自己差点就一命呜呼了。

    ——

    第二天。

    染七七来到酒吧,果然看到达尔文带着内利夫人来了。

    贝利夫人看了一眼染七七,立刻提高警觉。

    染七七淡淡一笑,这个贝利夫人的占有欲很强。

    “亲爱的,我介绍一下,这是seven。”达尔文揽着内利夫人的腰肢,那讨好的模样根本不像一个丈夫,倒像是一个牛郎。

    “贝利夫人,你好。”染七七清雅大方。

    “请坐。”贝利夫人十分冷淡。

    就算知道染七七是宫颜的人,可是派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来做这种事,她不是很放心。

    染七七知道贝利夫人在怀疑什么,她轻轻一笑,“我一直想认识贝利夫人,真是费尽周折。”

    贝利夫人冷漠道:“想和我做生意的人很多。”

    她拿出金色的雪茄盒还有打火机。

    达尔文立刻狗腿的帮她把雪茄从盒里拿出来,递到她的嘴边。

    等贝利夫人含住雪茄,他拿起打火机,把雪茄点燃。

    贝利夫人十分满意他的服侍,神情这才缓和了很多。

    “我知道,贝利夫人为人诚信,又出手大方,大家都是争着抢着和你做生意。”染七七不卑不亢的一笑。

    这时,昨天那个酒保端上就来,“贝利夫人,这是你的酒。”

    贝利夫人看了一眼,“倒上。”

    达尔文和酒保同时伸手,两个人的手碰到了一起,神情有些古怪。

    贝利夫人什么都没有看到,态度极为轻慢。

    染七七却皱了皱眉,不就是手碰了一下,两个大男人在矫情什么?

    “你想和我做烟酒和咖啡的声音,不知道你准备要多少?”贝利夫人沉声问道。

    染七七顿了顿,“那就要看贝利夫人手里有多少了。”

    忽然,她的手机响起来。

    “抱歉,我接个电话。”染七七怕是医院打来的。

    贝利夫人不冷不热的点点头。

    染七七起身,走到一旁去接。

    “七七。”是宫颜。

    “怎么了?”染七七严肃道。

    “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和贝利夫人说了一下,她同意以合作的方式付我们酬劳,你不是也学过做生意,咱们先从她手里卖点货,往外销售一下。”宫颜笑眯眯的说。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忘记薅羊毛。”染七七对她无奈了。

    “这笔生意我算你一股,对了你把梁雪素也拉进来。”宫颜幽幽的说:“有她在,别人也不敢刁难我们。”

    “你是说有她在,别人会看在凯撒的面子上不为难我们?”染七七捏了捏鼻梁,宫颜也太鸡贼了。

    只要是她认识的,就会被她拿来利用。

    “你也不想想,生意做成了大家一起挣钱,念念的医药费还用愁吗?”宫颜道。

    这么一说,染七七倒是觉得很有道理。

    “好吧,那资金呢?”染七七问。

    “我出。”宫颜意味深长的一笑,“你尽管谈,剩下的我搞定。”

    “好。”染七七挂断了电话。

    她回到酒桌上,淡淡一笑:“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贝利夫人倒是没什么,“怎么样,你要多少?”

    “红酒我要先要一千万的货,咖啡也要一千万,我们也要先试一试,如果好会再继续订货的。”染七七笑着说。

    “可以。”贝利夫人晃了晃自己的脚。

    达尔文立刻去给她捏。

    染七七虽然有些尴尬,可是表面上确实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内利夫人睨着染七七,定力真是不错,说话有分寸,进退得体。

    她很欣赏。

    “那我明天准备合约。”染七七笑着说,想必宫颜那边已经在着手了。

    “好,明天你来我家。”贝利夫人冷冷淡淡的说,她站起来,“我要回公司。”

    “亲爱的,我再待一会儿。”达尔文看着贝利夫人,那眼神就像小狗一样。

    贝利夫人点点头,神情有些暧昧,“今晚早点回家。”

    “好的。”达尔文幽幽的点头,等贝利夫人转身的时候,染七七从达尔文的眼底看到了一丝憎恶与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