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66你越骂我越兴奋
    染七七把所有的东西收好,起身离去。

    宫颜坐了一会儿才离开。

    回到别墅,染七七一头栽倒在床上,才一分钟就睡着了。

    梁雪素进来看过,帮她脱了鞋子,还帮她盖上了被子。

    她一转身,就看到染七七的眼角还挂着泪水。

    她轻轻一叹,有些心疼。

    从房间里出来,梁雪素就被拉入一个十分清冷的怀中。

    她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梁雪素幽幽的问。

    “三分钟前,你竟然没在门口迎接我!”凯撒很不满的控诉。

    而且他都没有回房间,就直接过来了。

    果然看到她来这里了。

    她就这么不放心这个女人?!

    “你真是一个老古董,家里那么多佣人迎接你还不够,还加上一个我。”梁雪素很不爽,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她可不想这么“奴役”自己。

    “我只是想一进家门就能看到你。”凯撒愤愤的说,“梁雪素,你给我正常一点!”

    梁雪素很无语,“我哪里不正常了?”

    “你对那个女人比对我用心。”凯撒愠怒道。

    梁雪素哭笑不得,“我温柔善良,对谁都一样。”

    “我怎么没看出来?”凯撒很生气,“你对我就像见到了洪水猛兽。”

    “废话,你对我一点都不好,不是吹胡子瞪眼就是在床上对我施暴,我干嘛对你好?”梁雪素恼火道。

    “你觉得那是施暴?”凯撒抬起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你要不要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施暴?”

    他眼神犀利,眸底是阴厉的狠意,十分的危险。

    “不要,你不要碰我!”梁雪素吓得不轻,一直在挣扎着。

    凯撒将她扛上肩头,朝三楼走去。

    “呜呜,seven,救救我。”梁雪素伸着手,对紧闭的房门呼救着。

    凯撒在她的小屁股上狠狠的一拍,“今晚你就是请来玉皇大帝都不可能!”

    梁雪素吸了吸鼻子,控诉着,“凯撒,你这个大猪蹄子,你竟然敢这么对我,我恨死你了,我祝你早日不举。”

    砰!

    凯撒把她扔进大床上,将她两只手捏在一起,举过头顶,他冷冷道:“祝我不举,那我就让你试试,我一次能举多久,让你有个清醒的认识。”

    “不要,我不要!”梁雪素双腿乱蹬,“你昨天就弄疼我了,你这个禽兽。”

    “骂继续骂。”凯撒冷冷的看着她因为生气而涨红的小脸,“你越骂我越兴奋。”

    梁雪素更加的生气,抄起身边的枕头往他头上砸去。

    这种东西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对凯撒根本构不成威胁。

    梁雪素坐在床头,抽抽搭搭的,“我上辈子到底欠了你什么,让你这么折磨我。”

    “不管上辈子,梁雪素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凯撒把她抓过来压在身下,意味深长的一笑,“瞧你哭的这么可怜,我反而更想折磨的让你哭了。”

    梁雪素乌眸睁大,这个男人是个变态吧?

    就是一个变态!

    ——

    翌日。

    染七七醒来之后,洗漱一番,就下楼去吃早饭。

    只见只有凯撒一人,神清气爽的坐在餐桌前。

    她缓缓坐下来,“早上好。”

    “嗯。”凯撒心情很好。

    染七七抬头看了看三楼,默默的祈祷,希望梁雪素没事。

    “听说你答应宫颜做情报贩子?”凯撒沉声问道。

    染七七喝了一口咖啡,“是,我需要钱,似乎这个来钱很快。”

    “来钱最快的方式就是通知你男人。”凯撒冷漠道,他不懂这个女人在矫情什么,都遇上这种事了,当然是找男人了。

    为什么要自己扛着?

    “希望你不要多嘴。”染七七沉沉的说:“我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答应你做雪素的影子我也不会食言。”

    “她要去读书,我自然也不会阻拦。”凯撒放下手里的报纸,“你们的入学手续已经办好,你们可以随时入学。”

    “我知道了。”染七七没什么感情的说,她快速的吃了一块吐司,就准备出门了。

    凯撒听着外面车开走的声音,眉目沉沉,他能够感觉到,染七七变化很大。

    那天见到她,感觉她的身上还带着一种小女人的天真,可是今天她似乎一夜之间成长,变得深沉而稳重。

    为母则刚,真是难为她了。

    染七七来到港口,一艘游轮刚刚靠岸。

    她的目标人物达尔文已经从上面下来了。

    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位打扮华丽又很有气势的妇人,那就是她的雇主内利夫人。

    达尔文送内利夫人上车,每星期的这天,内利夫人都去美容院。

    等内利夫人走后,达尔文不再像刚才那样的卑躬屈膝,而是换了一副神情,他掸了掸衣袖上的灰尘,又整理了一下头发,拦了一辆出租车。

    染七七驱车跟着他,他先是回家洗澡换衣服,然后很快就出来了。

    接着,他又去餐厅吃早午饭,中途见了两名朋友,都是男性。

    他们谈的很开心,一直到下午一点钟才各自回家。

    从十一点聊到一点,三个大男人到底在聊什么?

    之后,达尔文又去了酒吧,染七七也跟着进去。

    他一个人坐在吧台上,点了鸡尾酒。

    染七七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只点了一杯气泡水。

    “你又去赌了?”酒保一边擦拭着桌子一边问。

    达尔文不屑一顾的说:“是啊,输了五百万欧元,妈的要是赢了就都是我的了。”

    染七七竖起耳朵,他们也太敢赌了,五百万欧元!

    “那个肥婆没有给你?”酒保惊讶的问。

    达尔文摇摇头,很愤恨,“陪了她一晚上,什么都没有给我。”

    “你们都结婚了,她还这么不放心你。”酒保替他可惜,毕竟达尔文长得很帅,而且会穿会打扮,站在俊男堆里也丝毫不逊色。

    达尔文猛灌了一口酒,一脸的嫌弃,“她对我很提防,听说一直在找人调查我,这段时间我要小心一点了。”

    染七七心中一惊,她只有三天的时间。

    万一这三天里,他不去见那个女人怎么办?

    一定是之前的私人侦探,打草惊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