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64你可以碰碰她的手
    染七七抿抿唇:“是有一点。”

    “染七七,你记住我的话,我是生气你抢走霍君陌,可是这孩子也是他的孩子,我只是爱屋及乌而已。”宫颜看着那个皱皱巴巴的小婴儿,“她真的好小。”

    染七七双手抵着玻璃窗,眉目是作为母亲的心疼和温柔,“是啊,又小又可爱。”

    宫颜摇摇头,哪里可爱了,就是皱皱巴巴的而已。

    果然在母亲的眼中,自己的孩子永远都是最好看的。

    过了一会儿,禾静雨就出来了。

    她身材高挑,长得十分书卷气。

    看了一眼染七七,她道:“你是孩子的母亲?”

    染七七点头。

    “你女儿的情况很不好。”禾静雨直截了当的对她说:“你想让她度过危险期,怕是很困难。”

    “只要有办法救我女儿,什么苦难我都可以。”染七七沉沉的说。

    “我收医药费可是很贵的。”禾静雨淡淡的说。

    “多少钱?”宫颜不在乎的问,钱,她有。

    “十万美金。”禾静雨开口。

    “小意思。”宫颜道。

    染七七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一天十万。”禾静雨又道。

    一天十万?

    “要治疗多久?”染七七问。

    “这就要看情况了,以你女儿现在的样子来看,至少这三个月是离不开我的。”禾静雨很有自信的说。

    染七七算了一下,三个月就算一百天,一天十万,三个月就是一千万。

    但是是美金。

    “我先给你四百万。”染七七道,这是上次凯撒给她的雇佣金,能够暂时解决一下问题:“剩下的我过几天给你。”

    “好。”禾静雨给她时间,“我明天会给你女儿安排一个特别病房,到时候你可以进去看她。”

    “谢谢。”染七七眼睛微微一红。

    “对了,你女儿叫什么?”禾静雨问道。

    “念念,思念的念。”染七七回答。

    “嗯,还不错。”禾静雨说完,转身又进去了。

    染七七松了一口气,她这时候才觉得自己的双腿都在发颤。

    宫颜扶着她坐下来,“剩下的钱我帮你。”

    “没关系,让我自己先想想办法。”染七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听她说了,这只是眼前的,往后需要钱的地方更多,我必须想些办法才行。”

    宫颜坐到她身边,“霍君陌没给你赡养费?”

    染七七摇头,“我没要。”

    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用钱。

    而且还这么多。

    “宫颜你有什么来钱快的办法吗?”染七七沉沉的问。

    宫颜幽幽的望着她,十分直接的说,“就算你去卖身,也不是长久之计。”

    “我知道。”染七七也不会这么做。

    “实在不行你就去找霍君陌吧。”宫颜说:“别一个人扛着。”

    “念念是我的女儿,我不会去找他的。”染七七冷冷的说,“我不放心欧阳楚。”

    宫颜想了想,“我倒是还有一个办法,可是很危险。”

    “说来听听。”染七七侧身看着她。

    “情报贩子,你做吗?”宫颜道:“要出入各式各样的危险的场合,可是钱很客观。”

    “我做。”染七七别无选择。

    “那我帮你联系一下,你先要进行一些特训才行。”宫颜对她说:“除了近身格斗,枪械组装,还有易容化妆,你最好能在一个半月里全部消化,只要一开始工作就能拿到钱,而且价格不菲,你知道的情报越是隐秘,价格就越高,可是同时你的生命安全也越危险。”

    “嗯,你说的我都懂,就让我试试吧。”染七七长叹。

    宫颜不再说话,陪着她一起坐着。

    大概天快亮的时候,梁雪素带着早饭过来。

    看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儿一脸的憔悴,梁雪素很心疼,“你们俩快吃点东西吧。”

    “谢谢。”染七七道。

    “我从凯撒那里听说了,seven你放心,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你需要人还是钱,我都能帮你。”梁雪素很仗义的说。

    染七七十分的感激,“谢谢,你为我最的足够了,我最应该谢谢你能带我来意大利。”

    让她知道女儿还活着。

    “别这么说。”梁雪素去看,她看到保温箱里的小婴儿,惊讶道:“好小,跟一只小猫崽子一样。”

    身体这么虚弱,真的能健康长大吗?

    染七七起身去看,念念的身上多了一些仪器,她在里面睡着,偶尔会动动小嘴小手的,很可爱。

    ——

    吃了早饭,宫颜先回去了。

    梁雪素留下来陪染七七。

    染七七把自己的打算和梁雪素说了。

    “那你去挣钱谁来照顾念念?”梁雪素问道。

    “医院里有医生和护士,不用担心。”染七七淡淡的说。

    梁雪素想了想,“你放心,我会帮你照顾的,我认她做干女儿,这样去求凯撒的时候,他也不敢不答应我。”

    “谢谢。”染七七看着她,“其实你不用这样,你不喜欢凯撒,不必为了我去求他。”

    “求一次也是求,反正他不肯放我走,我就给他找点事做。”梁雪素哼哼唧唧的说。

    染七七轻笑。

    “seven,你想读书吗?”梁雪素站起来看着保温箱里的念念,“我虽然没什么用,可是不想一直呆在家里,我和凯撒说了,想要进这里的大学读研究生,可是他不放心,想让你陪我一起入学。”

    “可以。”染七七站起来,“只是我要接受培训,怕是不能全部时间都陪你。”

    “我们选一些轻松的专业,再说有凯撒在,他会帮我们调配的。”梁雪素嘿嘿的一笑,“不用白不用。”

    染七七点点头,“好吧,我陪你。”

    “好,那我回去和凯撒说。”梁雪素很高兴,有染七七陪她,她也不会那么急寂寞。

    下午,念念就转入到了特殊病房。

    特殊病房只有她一个使用。

    染七七穿上无菌服,跟着禾静雨进去。

    禾静雨把她带到保险箱前,打开一个盖子,“你可以碰碰她的手。”

    “可以吗?”染七七很紧张,她怕自己的手带着细菌,虽然进来的时候,她洗了三遍。

    “当然可以,其实小婴儿这个事情很敏感的,如果妈咪在她会很安心,也是给她增强求生意志。”禾静雨解释道。